劉性仁觀點:楊蕙如有如政治掮客,唯利是圖令人不齒

2019-12-11 06:30

? 人氣

「卡神」楊蕙如遊走藍綠當網軍「首腦」。(新新聞林旻萱攝)

「卡神」楊蕙如遊走藍綠當網軍「首腦」。(新新聞林旻萱攝)

還記得去年燕子颱風侵襲日本,關西機場因此關閉,由於場面混亂,有我國籍旅客抱怨駐日代表處沒有派員協助,反而讓他們「搭中國大陸使館的車」離開機場。消息傳回國內,輿論大力抨擊駐日代表謝長廷失職,謝長廷不僅推卸責任,還把所有問題都推給大阪辦事處。甚至外交部為了掩護謝長廷,還打電話給處長蘇啟誠,揚言要「把所有辦事處人員打丙等考績」,這句話是否是導致蘇處長輕生的最後一根稻草,有待法庭進一步釐清,但外交部仍須承擔部分政治責任,是無庸置疑的。

除此之外,楊蕙如發動網軍攻擊蘇處長,讓他含冤而去,對於蘇處長一生躬忠體國,令人不捨,痛失英才與忠才,為國奮鬥的蘇處長竟然是被楊蕙如等發動網軍攻擊而去,楊蕙如等人行為令人髮指,天理不容。蔡政府痛失良才竟成為力挺楊蕙如的重要力量,令人心寒。

曾幫謝長廷打總統選戰的楊蕙如,竟慫恿網軍對蘇處長大肆進行人身攻擊,連「黨國餘孽」這種文字都出現,當時謝系人馬多麼想護主表功,即便民進黨自己就是執政黨都搞得如此醜陋,可見得當時的謝系多害怕蔡英文趁勢拔除謝長廷的職位,因此必須把輿論風向轉往事務官身上。謝長廷的私心害死了忠貞的蘇處長。

先前鼓勵年輕人欠卡費自稱卡神的 楊蕙如,其惡行惡狀陸續揭開,為了錢遊走藍綠白,是個典型的政治掮客,號稱透過網軍,打擊政敵,當然其惡行惡狀讓藍綠白不敢領教,她的主子謝長廷撇清責任,她打擊蔡政府外交官。近日北檢起訴楊蕙如和她旗下網軍,以還蘇啟誠案公道;綠營忙著和她切割,楊蕙如幫助蔡英文打擊賴清德,帶出一長串政商網絡。民進黨不得不聲明和楊蕙如「毫無關係」,但卻無法否認楊蕙如是民進黨員的事實及恩師是謝長廷,楊蕙如膽大妄為,千夫所指,處處要錢,勒索惡行惡狀,為何可以玩弄政治於鼓掌間,網軍問題嚴重性也浮上檯面。

謝長廷當然難辭其咎,他竟還辯稱,他和楊蕙如只是「一般朋友」;但楊蕙如經營的公司向政府部門承攬業務,公文副本均發送給多名謝系議員,難道謝長廷沒責任嗎?謝長廷透過子弟兵打擊蘇啟誠,可以說是罪大惡極,令人髮指,楊蕙如網軍的運作並非只是一個單純的個體戶,她成立了資本額三千萬元、實收資本一千萬元的實體企業易始公司。她並透過旗下公司四處承攬中央及地方政府活動標案,加上相關部門的補助,兩年多即有近億元的收入。她的公司經營依附在綠營政治人脈關係上,因此能對政府部門或國營事業的標案予取予求,這是賺錢秘門,也是臭不可聞的醜聞。

楊蕙如遊走藍綠,就連柯文哲也不放過,誰不給她錢她就號召網軍批鬥他,除說明楊蕙如只有利益,沒有道義,借勢靠勢發揮政治力量,不斷得逞。她敢吹牛、敢拉關係,敢要的本事,令人髮指,難道謝長廷沒有任何責任嗎?縱容這樣的人殘害台灣民主法治。

令人更為不解的是,楊蕙如只是綠營側翼網軍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她竟然可以玩弄政治大咖,她憑什麼?因為沒有羞恥心嗎?試問誰給她靠山?誰給她通天本事?檢方都應當好好查清楚。楊蕙如支付給旗下網軍每人每月一萬元的資金,究竟又是從何而來?事實上,她就是透過綠營的政治手套,伸進政府機構及公營事業所攫取的經費和補助,可悲的是,政府及公部門在不知不覺中被要脅及敲竹槓的經費,成為攻擊像蘇啟誠這樣忠誠公務員的工具,政府制度被一個體制外的騙子搞得團團轉?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根據台北市議員游淑慧等人揭露的訊息指出,楊蕙如在申請及申報政府標案時,有一些極不尋常的手法,充滿操控、造假的意味。網軍一個讓台灣民主低落,民粹當道的暗黑紅衛兵,其邪惡的地步,不輸過去紅衛兵,非但不僅罔顧事實,更罔顧道德與人性地攻擊自己國家的外交官,凶殘冷酷,只因為為了錢。這股暗黑力量,是受與綠營派系交好的楊蕙如指揮,除了直間接導致蘇啟誠不堪受辱而輕生,就在當下的選舉熱潮中,可能還有不少網軍仍在網路上馳騁攻擊異己,造謠抹黑。楊蕙如之惡行罄竹難書,判處終生監禁也不為過。

總之,楊蕙如帶來的醜聞及傷害,令民主蒙羞,令法制不張,令人性墮落,一個行為乖張的詐騙老手應當得到最嚴厲的譴責與批評,楊蕙如旗下網軍常使用立法院的網址發文,這是否意味著idcc是綠營網軍共用帳號,或者立院辦公室已成為綠營網軍活動的基地,這些都是必須迅速查證的事。給她錢的人應當受到譴責,從楊蕙如網軍案的民主墮落使台灣價值觀扭曲,無論藍綠白都比不過楊蕙如眼中的利益與金錢,當楊蕙如在賣弄時,難道沒有一丁點的羞愧心嗎?謝長廷難逃責任,民進黨縱容楊蕙如也難逃責任,歷史的因果不是不報是時機未到,被楊蕙如等陷害之忠良諤諤之士,終究會向她索命。會和騙子交好不分藍綠白之人士也多半人格也是有些問題,一個價值偏差的紅衛兵終究會受到歷史唾棄,楊蕙如究竟是什麼咖?

當台北地檢署以侮辱公務員及侮辱公署罪,起訴楊蕙如及其下線網軍,民進黨無情切割。不論哪個派系,統一口徑的答案就是「沒交情」、「只是普通朋友」或「不認識」。只不過,各界實在無法接受民進黨諸公們的撇清說法,因為綠營操作網軍早已習以為常,只是因為事情被揭露了,楊蕙如的罪嫌深重故只求自保,但看在蘇處長家屬眼中更是無奈及難過,難道人的道德良心就僅限於此嗎?民進黨內的楊蕙如們難道眼中只有利益嗎?就不怕報應嗎?蘇處長走了,我們失去優秀外交官,剩下的只是唯利是圖的政治掮客。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