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觀點:經濟景氣續調降,全球利率市場風險向上

2019-12-29 06:20

? 人氣

筆者指出,若美國與中國簽訂具實質作用的協議,雙方貿易摩擦可望減緩,全球經濟風險自然將隨之降低反之,美中雙方競爭的態勢則將更趨激烈,發生系統性風險的機率也大增。(資料照,AP)

筆者指出,若美國與中國簽訂具實質作用的協議,雙方貿易摩擦可望減緩,全球經濟風險自然將隨之降低反之,美中雙方競爭的態勢則將更趨激烈,發生系統性風險的機率也大增。(資料照,AP)

各項經濟數據皆顯示當前已現衰退疑慮,在通膨並不構成威脅的情況下,許多國家紛紛採行寬鬆的貨幣政策以拉抬經濟。而投資人因經濟前景不明,紛紛將資金投入相對安全的政府公債,使得債市一片大好。

俗話說:「砍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但奇怪的是,即使全球主要央行紛紛調降政策目標利率,公債殖利率也相應走低,日本、德國、瑞典及瑞士的10年期公債殖利率甚至落入負值(圖1);美國及台灣雖然保持在正值,但過去20年的美國、台灣10年期公債殖利率平均為3.45%、1.68%,目前卻僅有1.92%、0.70%(圖2),投資人卻仍趨之若鶩。這代表市場認為全球經濟前景充滿不確定性,遂寧願將資金置於相對安全的政府公債。

20191220-梁國源觀點配圖一。(作者提供)
圖1,各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作者提供)
20191220-梁國源觀點配圖二。(作者提供)
圖2,美國及台灣10年期公債殖利率。(作者提供)

經濟及通膨表現不佳讓債市大熱

何以如此?主要是美中貿易戰陷入膠著等風險因素加劇,使全球經濟持續放緩,加以主要國家通膨率未及政策目標所致。而今年國際貨幣基金(IMF)已四度下修2019及2020年全球經濟預測,從1月的3.5%及3.6%,調整為10月的3.0%及3.4%,亦是為此。

具體地說,從當前主要國家的經濟表現來看,美國第3季實質經濟成長率跌破2%,中國則來到創下27年新低的6%,歐元區亦持續走低。其中,又以製造業生產不振最具代表性,如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的製造業指數顯示,2019年8月起製造業已連續3個月呈現萎縮,中國官方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也有6個月低於50的榮枯線。難怪IMF描述當前經濟的用語,會明確地點出全球製造業活動正在萎縮中,且存在向下風險。

除了經濟成長走弱外,當前美國、日本和歐洲等主要國家物價亦持續低迷,歐元區和日本已低於1%,美國第3季以來的核心PCE雖稍有回溫,但各大金融機構對明年美國通膨預期,仍不及2.0%之政策目標。於是,在各項經濟數據皆顯示當前已現衰退疑慮,且通膨並不構成威脅的情況下,許多國家紛紛採行寬鬆的貨幣政策以拉抬經濟。

問題是,除了日本、瑞典與瑞士外,目前主要國家政策利率雖仍維持在0%以上,但已大多低於2%。其中,歐洲央行再融資利率長期位於0%,而央行隔夜存款利率早在2014年6月已降為負值,2019年9月第五度調降10個基點至-0.5%;美國聯準會則以通膨不及目標與避免經濟衰退為由,進行「預防性」降息,自7月31日起已三度降息,至10月底聯邦資金利率已下調到1.5%~1.75%。此外,10月澳洲及韓國亦緊跟著陸續降息。至於新興國家方面,中國人民銀行於9月宣布調降存款準備率2碼、11月下調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至3.25%,部分新興市場國家也接連宣布降息(圖3)。也由於官方的政策利率被視為其他市場利率的參考基準(benchmark),以至於在各國央行相繼降息的情況下,全球利率維持低檔便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