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沒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林建山專欄:豈可陷臺灣於這般鎖國自閉自殘絕境

2019-12-25 07:10

? 人氣

蔡英文與民進黨的反滲透法將陷臺灣於鎖國自閉自殘絕境。(資料照片,盧逸峰攝)

蔡英文與民進黨的反滲透法將陷臺灣於鎖國自閉自殘絕境。(資料照片,盧逸峰攝)

在隔絕自由民主開放國際社會「抗中反全球化」大纛下,蔡英文政府即將強行通過《反滲透法》聯鎖《國安五法》,粗暴截斷臺灣經濟社會對內對外活力連軌,如此反動開放的大倒退,即將自陷於完全「鎖國自閉自殘絕境」,全民驚心。

《反滲透法》必將反鎖自絕臺灣

蔡英文指令立法院於十二月三十一日極限強行三讀通過《反滲透法》「顧主權」。此一復辟威權戒嚴的邪惡法律一旦完成立法付諸實施,結合已立法的《國安五法》,不啻將使李登輝陳水扁政權所構築的「鎖國自閉」治國政策,進一步強固柵立成為復古從前的「冷戰大鐵幕」,徹底把臺灣社會再度關進「自鎖自閉自殘絕境」,如此一個激越極化了絕對「反全球化」的「舊酒劣瓶」經濟治國政策,不啻是用蔡英文的摧折棘手,硬生生自斷了七十多年來臺灣賴以成長發展的血脈。

以「國安」為名義的這種極端「經濟民族主義」的仿中國共產主義治國政略,是否在完成法制化之後,猶然能夠獲致「美國利益以外的」國際社會認同與接納,乃至絕大多數臺灣人民認可,或許2020年1月11日的大選,可以獲致明確答案。

反全球化「顧主權」是新民族主義?

從表象層面看,蔡英文的反全球化「顧主權」,似乎與廿一世紀一十年代以來,新民族主義浪潮昂揚,之與「全球化主義」而崛興的「民粹主義」大潮直面對槓,似有相映相從關聯,且可以因此獲致美國支持;但事實風潮趨勢,並不盡然如此。

就世界金融海嘯危機後的發展狀況看,特別是2016年的英國脫歐公投,恰恰映現了歐盟和美國巴馬政府所極力擁護的「自由國際主義」已然遭受雙重打擊:先是英國公投脫歐,緊接著不久「高舉美國優先」的川普當選為美國總統。

而這種新民族主義浪潮在非西方社會也同樣波濤洶湧:中國習近平主席所標舉的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願景,與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信諾如出一轍;俄羅斯普京總統近年來也滿口都要讓俄羅斯再次偉大;印度,莫迪總理也一樣承諾會用力實現印度文化和民族的大復興。

勢必激發各種不同經社部門重大騷亂

這些新民族主義者時不時都會如此向外宣稱:最大的敵人還是「全球化主義」;抱怨「全球化主義者」都是自私自利國際菁英,一心一意要消除國界和民族文化。但是,許多自由主義者卻也認為被貼上「全球主義者」標籤背後,根本就是用心叵測的陰謀論者。因為,自由主義者也認定新民族主義者正是當今全球化的敵人;民族主義者一向偏執注重針對主要民族或主要宗教團體的「個體利益」,而且往往要以犧牲傳統自由主義者珍視的個人和少數群體權益為代價。這一作為方式,其實正與蔡英文政府執意達成的「以邪惡立法來鞏固顧主權」之最新做法相一致,識者咸認為,這樣一發展勢必激起公憤,引發各種不同政經構面的重大騷亂。

「本土臺灣人」民族主義更肇致族群間衝突和撕裂

從理論上講,民族主義都是以「自我民族的利益」為基礎所進行的思維或行動。實質上今天蔡英文等所標舉的「本土臺灣人民族」,就是一種想像的政治共同體,一心一意祇圖謀讓「本土臺灣人」可被想像為本質上有限卻也享有主權的共同體。今天蔡英文發動反全球化「顧主權」作為一種政治運動,無非想要追求三個目標:

第一,「本土臺灣人」民族的成員,都應當忠誠於所屬的「這個民族共同體」;

第二,「這個民族共同體」(即本土臺灣人民族)希望成為一個獨立國家;

第三,「這個國家」祇應當由一個「團結的」「本土臺灣人」民族所組成。

讓韓國瑜撿到一挺直擊英派邪念的超級巨砲

就其積極意義而言,以「顧主權」為主訴求的「本土臺灣人民族」民族主義,推動各自民族解放之追求,期待強力發揮「足以敵對外來壓迫和侵略」重要作用;從消極角度來講,「這個新民族主義」反而更會導致島內各族群間的衝突和撕裂。

但弔詭的是,當前全球化民主政治中的民族主義,無一不在演變成「民粹主義」。與新民族主義將整個國家作為認同對象不同,新民粹主義則是將一個國家中的「平民」或「庶民」作為積極認同的對象。

這次韓國瑜算是趁著全球大勢撿到了一挺超級砲:大方使用「庶民經濟主義」對陣「本土臺灣人民族主義」;更大方使用「貪腐牌」以直面迎戰英派「主權牌」。韓國瑜充分利用了今天臺灣庶民普遍高昂激越的新民粹主義情緒,公開承諾當選執政首務就是「重啟兩岸關係」「重啟核電」「重啟特偵組」打貪除腐、壯大國力、再造臺灣經濟動能,恢復1980年代臺灣奇蹟榮光,「讓人民有錢、臺灣安全」。

「完全執政」絕對優勢的最近惡質運用

回歸到當前臺灣最弔詭騷亂的2020一一一大選前夕,朝野敵抗之現實格局看,對於蔡英文坐天掌政將屆四年以來,當家執政黨一直口口聲聲對內對外宣稱的,臺灣面向國際(事實上唯一扈從於美國的尾巴),是個如何又如何「言論絕對自由」「自由民主開放」的前沿先進社會;可現在大選前夕,卻要用一部《反滲透法》,使勁要將臺灣推向歷史國際的另外一個極端,當然令國際社會也錯愕不置。

在高雄挺韓罷韓大對決的造勢場上,執政黨民進黨的行動主軸是「保衛臺灣」,以在政治上凸顯所謂的「民主價值」及「臺灣價值」,以呼應蔡英文政府所動員公權力機關操弄「芒果乾」來重磅打擊韓國瑜的選戰策略;然則,在真正現實上,臺灣目前所存在的「最大民主威脅」,正是民進黨之利用「完全執政」絕對優勢,動員行政、立法、司法及監察等所有公權力,以「絕對暴力方式」全面濫權干預臺灣社會的一切公司部門政經軍警政策措施與策略作為,其終極目的祇有一個:唯圖讓蔡英文連任後可以更加「完美獨裁專制」。

「臺式麥卡錫主義」「臺式門診羅主義」並舉出籠

以強化國安為名義企圖強行通過《反滲透法》,搭配既已法制化的《國安五法》,表面上是為維繫「自由民主」,用以強固這次三一大選的「顧主權」選戰主軸。

但骨子裡,是在政治上藉由「臺式麥卡錫主義」用抹紅抹黑,箝制政敵與打壓在野黨派並作為「仇中抗中敵中」的精神武裝武器;而在經濟上,用以實質推行「臺式門羅主義」閉關鎖國政策手段,徹底《反全球化運動》俾便可以完全挫敗臺灣可能全面融入全球社會及協作中國供應鏈打入世界市場的《全球化運動》。

《反滲透法》加上既已法制化的《國安五法》所能產生的對外經濟政策效應,是使臺灣「徹底脫軌國際市場」及「根本反全球化」,是將臺灣經濟徹底「自絕」、「自外」於國際社會,及「自殘」過去70年好不容易建立的「臺灣經濟吸引力」與「對外全球競爭力」;而在對內的經濟政策效應,除了宏觀經濟上,肇致極端嚴重的「鎖國自閉自殘」的經濟發展之自敗效應外,在微觀經濟上則嚴重「箝制」、「壓制」工商產業及所有企業廠商對外直接投資、國際合資經營及技術合作發展,乃至整體經社部門對外貨品貿易、國際化供應鏈/價值鏈參與建置的實體經濟構面範疇,所有可能存在的一切「自由度」與「機會空間」。

工商企業界的「一致恐慌症」

最起碼的是,針對今天所有在中國大陸長期投資營運獲利成長的台商,以及所有配合新南向政策,在東南亞、東北亞以及南亞社會的貿易投資之所有公司企業,已然造成極其嚴重的寒蟬效應,致其最終不得不以「或根本撤出臺灣選走他遷」「或全面性自國際社會市場頹退歸鄉回流臺灣自我封閉自我框束以自鎖苟活」。

繼《國安五法》及即將強行通過的《反滲透法》,早已在工商團體及普遍企業家領袖社群中的「一致恐慌症」,已然又深深感受到,曾經苦難過的那種戒嚴時期「人人心中有個小警總」的肅殺嚴酷氛圍,直教人有「人人背脊發涼」感覺,讓幾乎臺灣所有「企業家」與「專業經理人」,在《反滲透法》陰影下都在尋求趨避「被捲入莫名的抹紅政治漩渦裡」;在未來,恐怕所有涉及兩岸政策的談話,都會因為「匪諜就在你身邊」而不敢說、不敢碰,甚至開拓市場、談生意之事,都得步步為營,處處保密防諜,凡事先作好嚴格自我審查,乃能「以保自我安全」!然則,到了這樣一個田地,兩岸生意還能繼續作嗎?除非《反滲透法》不通過、或民進黨在這次一一一大選中被完全下架。

逼臺灣社會淪陷鎖國自閉自殘自廢絕境

因為蔡英文堅持:「臺灣(蔡自許本人就是臺灣!)對中國的滲透非常戒慎恐懼,所以《反滲透法》有其必要性」,反而給工商企業界公司廠商都帶來極其普遍的「更肅殺的一般化戒慎恐懼感」,可以推定,倘若這次大選蔡英文成功連任,則「兩岸交流必然為壽終正寢」,最起碼也會「又有一段很長時間的靜止停擺」。

《反滲透法》草案第二條所明訂的,所謂「滲透來源」是「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則因為,在中國大陸共產主義社會的經社部門,「根本沒有任何可謂是『純粹的民間組織、機構』之存在」,則在《反滲透法》威懾下,豈非更無任何一樣兩岸交流互動的人事物可以「接觸」或「碰觸」嗎?

尤其《反滲透法》草案所規範的「滲透來源」,遍及全中國大陸各層級、各層面,未來根本沒有一點可以交流互動之可能。

同時依《反滲透法》規定,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從事遊說行為,也不得有其捐贈政治獻金,通通會因此觸法「刑責」入罪。

準此規定,則臺灣最具代表性及經濟骨幹性的全國工總每年編製《政策白皮書》,及企業界為了拓展投資貿易機會而進出中國者都將觸法有罪,如此天羅地網封殺,則不是自閉鎖自殘自廢臺灣產業經濟發展才怪。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