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專文:翁啟惠絕非最糟的院長

2017-01-10 07:00

? 人氣

前中研院長翁啟惠因浩鼎案遭到起訴。(資料照/葉信菉攝)

前中研院長翁啟惠因浩鼎案遭到起訴。(資料照/葉信菉攝)

檢方起訴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指他為了私利而敗壞官箴。檢方固然有理,但是,翁啟惠不是敗壞官箴的始作俑者,在台灣政治經濟倫理全面崩解的背景下,翁啟惠充其量只是一個參與者,而且他是純粹依附在集團運作下,為了自己與家人謀好處,絕對不是歷史上最糟糕的中研院院長。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產官學三方合作,利用國家預算,跨國界挪移資源進行大竊局的,豈是翁啟惠領導的實驗室所能夠籌謀的?國家撥預算必須政府中有人裏應外合、步步高升、權傾兩院;集結上市必須穿梭黑白兩道、熟稔法律漏洞、手握融資的紅頂商人把風吹氣;至於翁啟惠,就是他們共同打賞來當門面的學術面具而已。換了別人,在台灣這樣領導階層沒有遠景又率獸食人的條件下,一樣會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想法。

就算盯住翁啟惠個人操守,他遠遠比不上其他更惡質的前人或來者。翁啟惠進入的是一個靠「運作」才能行動的學術環境。翁啟惠絕不是把政治上這種「運作」或「造勢」風格帶進學術圈的人。學術界現在大事小事全部要事先運作,全面架空道德良知或學術良心,翁啟惠根本只能是個繼承者。

翁啟惠對於政治角色沒有興趣,他對於成為總統大選的關鍵人也沒有興趣,他沒有勸其他人不要去站台,也沒有自己想盡辦法幾次在選前之夜出面支持政黨候選人。他擔任中研院院長的時候,中研院已經因此而高度政治化,在立法院裡經常成為話題。這是為什麼覬覦國家預算的政經怪獸集團,會毫無顧忌染指中研院,翁啟惠被相中,正是中研院清譽蕩然,遭到政客藐視,而且,他的個性與利益已經遭到掌握。

當了院長以後,翁啟惠也沒有把自己當成台灣的救世主,從教育到兩岸關係,無所不在以自己的院長光環,指指點點,想要製造天翻地覆的轉變。翁啟惠沒有意願改造台灣的孩子,讓他們學習他認為應該學習的,停止學習他認為不需要學習的;也沒有想幫助台灣說服大陸,雙方應彼此同情,以便扭轉對台灣不利的兩岸關係。

翁啟惠想的是他自己,弄不清大局,所以成為可以誘惑的獵物。他只想從旁獲取邊際的利益,而不是想咬著國家預算,使納稅人成為自己集團的源源不絕的來源,很容易滿足,也就弄不清楚自己捲進的,是什麼樣的產官學集團。別人告訴他怎樣可以撈到好處,怎樣不算犯法,他輕易的就相信。他沒有害人,也不想害人,更不知道自己是在幫忙把整個國家預算與人民大改造。

翁啟惠遭到起訴並不冤枉,他的集團也會從方方面面運作,設法在法律上幫他解套。但是另一方面,想必也會有另一種考量,會想設法切割他,讓他承擔所有的問題,就此止血,如此政經怪獸集團繼續運作,另外找個短視自利的合作對象。翁啟惠該接受制裁,但也值得同情。

*作者為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