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美味絕不是來自童工的血汗!荷蘭「零奴工巧克力」進軍亞洲,第一站就是台灣

2019-12-27 11:00

? 人氣

荷蘭超人氣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由三位記者創立,希望減少可可業的童工剝削現象。(Sebastian Koppehel@wikipedia_CCBYSA4.0)

荷蘭超人氣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由三位記者創立,希望減少可可業的童工剝削現象。(Sebastian Koppehel@wikipedia_CCBYSA4.0)

香甜的巧克力,吃一口就讓心情亮起來,但若知道這樣的美味來自非洲童工的血汗,再濃郁恐怕都有些食不下嚥。非洲可可農業的勞力剝削問題嚴重,全球巧克力大廠卻幾無作為,變相助長童工現象,但荷蘭一家公平貿易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一路堅持「零奴工」理想,不僅成為荷蘭最大巧克力品牌,更幫助8000個以上的非洲可可農家庭穩定脫離貧窮。

「每一口巧克力,我們都可以創造影響力!」東尼寂寞巧克力銷售經理古騰(Ivan van Kooten)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說。

三位良心記者的「巧克力革命」

全球最大的可可豆生產地集中於西非,60%以上都產自迦納和象牙海岸。但根據東尼巧克力2019年「公平報告」(Tony’s Fair report),這兩國約250萬個農業家庭中,因為販賣可可收入過低,至少210萬兒童需要中斷學業從事採收、噴灑農藥、操作機具等重勞力工作,最小童工只有5歲。古騰透露,因為可可需求量極大,估計至少3萬名兒童是從其他國家被綁架、賣至西非的可可園,成為遭受監禁、虐待的幼小奴隸。

荷蘭超人氣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進軍台灣,推廣「零剝削」公平貿易。(王穎芝攝)
荷蘭超人氣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進軍台灣,推廣「零剝削」公平貿易。(王穎芝攝)

2003年,荷蘭調查記者柯肯(Teun van de Keuken,Teun即Tony)歷經整整一年調查,發現西非絕大部分可可園都是這種惡劣環境。他更驚訝發現,雀巢、瑪氏、M&M等大廠早已知情,還曾在2001年共同簽署《可可議定書》(Harkin-Engel protocol),承諾10年內徹底消弭剝削現象,實際上卻毫無作為,他問遍各大廠牌,沒有得到任何明確的進展或答覆。

不死心的柯肯為了吸引大眾注意,先拍下自己大吃17條巧克力的影片,竟然向警方「自首」,因為根據荷蘭法規,刻意購買「非法製造」的產品也算買賣贓物。此舉成功引發媒體報導與社會關注,但柯肯不願止步於此,他在2005年與兩位記者同伴共同創立「東尼的寂寞巧克力」,起身從源頭改變生產鏈。

修復可可產業的「五項原則」

古騰表示,全球可可豆多數都在期貨市場買賣,跨國企業往往並不了解自家可可來源地的環境,而收購價格也遠低於農民可以生活的最低水準,導致可可園難以雇用合法勞工。古騰說:「這個系統是崩壞的,所以我們要修復系統。」

東尼巧克力的公平貿易包含五項原則,包括生產過程可溯源、提高收購價格、每次建立至少5年契約關係,認識農民家庭並幫助農民提高生產力等等。古騰表示,他們先計算各國的基本生活收入(living incom),彌補可可豆到該筆收入之間的缺口,每公斤收購價約2.1至2.3美元(約台幣63至69元),確保所有農民都能擁有合理收入,幫助他們採買農藥、提升產值或翻修農場等等。

東尼巧克力也與第三方組織合作組成「童工監督輔導機制」(Child Labor Monitor Remediation System,CLMRS),確保旗下農園都沒有僱用童工。

古騰透露,東尼巧克力的合作生產組織共5家,可可農明年約增加至8000人,雖與250萬人相比有不小差距,但每位農民背後都有一個家庭,至少得以保障數萬人不受巧克力產業剝削。因為收購價格高,許多可可園都爭相與東尼巧克力合作,2020年合作組織即將擴展為7家。

古騰表示:「我們只能確保自己的生產鏈裡,沒有童工與販賣兒童的事情發生。」

口碑傳達價值,成荷蘭第一大品牌

如今,東尼巧克力已在荷蘭、德國等歐洲八國及美國等地設立據點,身為價格較高的公平貿易品牌,特別重視透過別具巧思的行銷方式將「零奴工」(slave-free)的概念傳布出去,例如巧克力片不是傳統格狀,卻以不規則的方式切塊,希望提醒消費者注意,口中的巧克力是否來自「不公平」的生產環境。

靠著消費者好口碑,東尼巧克力光是2018年就成長逾25%,也成為荷蘭第一大巧克力品牌,市佔率高達19%,遠超雀巢(Nestlé)、瑪氏(Mars)等國際大廠。古騰表示,如今東尼巧克力肩負數千個西非家庭的生計,公司的成長也成為一種責任,期望繼續進軍世界,「這樣才能購買更多可可豆,擴大影響力。」

台灣成亞洲第一站

安侯建業(KPMG)教育基金會與家樂福18日舉辦「不正常品牌大解密」論壇,分享公平貿易、友善耕作等企業心法,東尼巧克力也將透過鄰鄉良食社會企業在台銷售,這是東尼巧克力第一次在亞洲透過經銷商上架,明年也希望陸續進軍日本、韓國、新加坡與香港等地。

古騰透露,台灣是個學習亞洲市場與華人市場的好地點,可以幫助來自歐洲的東尼巧克力更了解此地的消費者需求。台灣消費者對於社會企業、B型企業或在地創生等概念也較不陌生。主動尋求正式合作的鄰鄉良食創辦人譚景文也表示,聽聞東尼巧克力的故事後深受感動,才希望擔任「永續型的貿易公司」引入不同國家的社企經驗。

古騰不住點頭稱讚:「台灣是個進步(progressive)的地方。」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農業處處長葛菈樂(Gelare Nader)也分享,熱愛巧克力的她十多年前得知童工現象後,就開始拒吃巧克力,直到東尼巧克力成立,她就像找到兩全其美的救星。葛菈樂說:「東尼巧克力不只指出問題,還提出了最重要的解決方案,這對農業與食品部門而言特別重要。」

團隊是最重要資產,「BMI 獎勵」顧健康

此外,東尼巧克力不僅關心遠在西非的農民,對自家團隊也極為重視。除了喜歡慶祝各種里程碑進展,公司也關注員工的生活吮準。例如因為員工常常吃巧克力,公司每年提供一雙新的慢跑鞋或運動服補助,鼓勵他們培養運動習慣;若每年體脂肪指數(BMI)能維持不變,還會發給特別獎金;若有員工生育,也會收到1000歐元(約台幣3.3萬元)的獎勵。古騰感性表示:「我們希望對每一個利害關係人來說,東尼巧克力都是最好的雇主、供應商與合作對象。」

東尼巧克力的座右銘是「對待巧克力要瘋狂,對待人們要認真」(Crazy about chocolate, serious about people)。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東尼巧克力非但沒有藏私,反而努力分享做法,希望其他企業複製他們的商業模式。古騰說:「從生產、製造、包裝到與農夫的互動等,我們希望業界了解,做生意可以有不同的方法。」

他也藉此對台灣民眾說:「希望你們享受東尼巧克力,分享我們的巧克力,分享我們的故事。」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8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