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錢飯真的好吃嗎?監所長期超收 戒護醫療人力與受刑人比例懸殊驚人

2020-01-02 08:10

? 人氣

近年各監所實際收容人數都超過6萬人,台灣矯正機構的戒護、教化、醫療、社工與受刑人間,始終存在懸殊的比例。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林瑞慶攝)

近年各監所實際收容人數都超過6萬人,台灣矯正機構的戒護、教化、醫療、社工與受刑人間,始終存在懸殊的比例。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林瑞慶攝)

「錢難賺、生活艱難,不如進去吃免費的牢飯」常聽人賭氣似地這麼說,偶爾也有人真的這樣做!但免錢的牢飯真的好吃嗎?全國51所矯正機構房舍多半年代久遠,即使極力擴建,目前可收容人數最多也只有5萬7000人,惟近年各監所實際收容人數始終都在6萬人以上。影響所及,台灣矯正機構的戒護、教化、醫療、社工與受刑人間,始終存在驚人的比例;尤其是醫療人力不足,保外就醫又沒想像中容易或方便,因此衍生的機構健康衛生隱憂,恐一觸即發。

根據法務部矯正署統計,2018年全台共有監獄、看守所、觀護所等矯正機構51所,收容人數6萬3317人,惟各監所實際核定的總收容數只有5萬7573人,換言之,即使在各監所持續改建或擴建的努力下,現在監所超額的情況已較2014年超收近9000人改善不少,但總體超額比例仍達10%。

20191227-SMG0035-黃天如_D國內矯正機構實際及超額收容人數及比例
 

更甚者,同一時間, 矯正署依「聯合國在監人處遇最低標準規則」(The United Nations 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Treatmend Prisoners),持續在各監所推動「一人一床」政策,雖是出自正向的人道考量,然對部分空間原就狹窄的監所來說,小小的群居房一旦塞進上下鋪的雙層床,暫時無床可睡的受刑人,可能就連打地鋪都沒有欠缺翻身的空間。

台北監獄新擴建的「至善大樓」及內部設施。法務部次長陳明堂6日受訪時指出,法務部希望在3年內達成每個受刑人有一個床鋪的目標。(法務部提供)
針對台北監獄新擴建「至善大樓」,法務部表示,盼能達成每個受刑人一個床鋪的目標。(資料照,法務部提供)

受刑人長期超額的結果,也更加突顯監所各項人力的不足。根據統計,各監所預算編制人力雖有8600人,但實際的執勤人數只有7607人,缺額993人、12%,其中戒護員4822人,平均每員須戒護13名受刑人;教誨師等教化人力403人,平均每人須教化157名受刑人;醫事人力188人(包括衛生科長44名、醫師2名、護理師77名、藥師58名及醫事檢驗師15名),平均每人要照顧337名受刑人。唯一合理的人力配置恐怕只有行政人員有2215人,占監所整體人力29%,且每人只須負責30名受刑人的行政工作。

20191227-SMG0035-黃天如_B國內矯正機構各類主要醫事人員-與受刑人比例
 

特約醫院援助也難解套?人力不足恐還是關鍵

台灣全民健保1995年開辦,但監所受刑人卻值到2013年才全面納入健保,其間空窗的18年,乃至於沒有健保的時代,矯正機構內的醫療資源堪稱乏善可陳、慘不忍睹,受刑人因急症缺乏及時救治而死在獄中的案例,更是不勝枚舉。

曾支援台東當地乃至於綠島監獄醫療工作的前衛生福利部立台東醫院院長祝年豐表示,受刑人全面納保後,各監所紛紛與鄰近醫院簽約,由醫院每周2到3天輪派各科別的醫療小組至監所內設立門診,為受刑人提供醫療服務,對監所長期存在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確實帶來了立竿見影的改善,但並未完全解決問題。

20191227-SMG0035-黃天如_A我與相關國家矯正機構戒護人力比
 

(延伸閱讀:在監身心障礙者恐藏黑數 精神疾病受刑人最終只能往「泡棉房」送?

為什麼會這樣呢?法務部矯正署曾作過調查,全國6萬多年受刑人,平均每天都會有約10%、也就是6000多人反映身體不適,而不難想像的是,其中有的受刑人是真的身體有恙;但傷腦筋的是,每每也總有受刑人企圖裝病,藉此為自己謀些福利,或者還可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到外面放放風、透透氣。

祝年豐說,以目前每一個監所平均編制2~3名的醫事人力,除了團體生活的傳染病預防、一般行政工作,每天還要忙著篩檢上百名嚷著身體不適的受刑人,早已焦頭爛額。又健保醫院也很難天天都前往監所駐診,就算是有門診的日子,也並非24小時,所以,在監所的無醫時段,一旦有受刑人突感不適或急症發作時該怎麼辦?對矯正機關而言,不啻為一大挑戰。

20191227-SMG0035-黃天如_E近年國內矯正機構受刑人數及看診人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