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兒子放下手機,這位加拿大爸爸帶孩子到蒙古冒險壯遊

2020-01-03 14:0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如何讓青少年放下手中的手機和你談心?傑米・克拉克(Jamie Clarke)到蒙古尋找答案。

探險家克拉克騎著摩托車穿梭在蒙古的一個偏僻山谷,引擎的嗡嗡聲和他的思緒在腦海迴蕩。

幾個小時後他停下來,脫下頭盔看看地圖。

這就是他喜歡冒險的原因:獨處、亮麗的風景和掌控自己命運的感覺。

但當他18歲的兒子騎著摩托車在他身後停下時,他對剛剛結束的長途旅行有了不同的看法。

對他來說,一個人待著雖然新穎但令人不安。「我的天,那太可怕了!我的大腦不能一直這樣!」

但這就是兩人決定一起踏上旅程的原因。

克拉克一直堅持滑雪、登山和徒步旅行,他覺得自己失去了與兒子科比的聯繫,在位於加拿大第四大城市阿爾伯塔省卡爾加裏的家裏,科比一直沉溺於玩手機。

他覺得部分責任在自己。像其他所有人一樣,他有智慧型手機。兒子很小的時候,他很喜歡和兒子在黑莓機上玩遊戲。

克拉克對BBC說:「如果個人和家庭成員有任何上癮(情況),是我們(父母)讓其持續下去。它們是很酷的設備,但我們開始覺得它們在控制我們,反之則不然。」

幾年前,當克拉克和家人一起去一個偏遠滑雪小屋過周末以慶祝他的50歲生日時,這個問題就浮出水面了。

該地區沒有wi-fi,也沒有手機信號。

科比告訴BBC:「那以前,我沒過過沒有手機的周末,我覺得很奇怪。」

科比承認,當時他因為不得不離開社交平台Snapchat而痛苦不堪,因為沒有Snapchat或Instagram,他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在做什麼,這讓他很生氣。

這使得他的父親開始思考技術在家庭生活中的作用,以及如何解決它帶來的問題。

很長一段時間,他一直夢想著騎車穿越蒙古。現在兒子大了,為什麼不和他在一起呢?

大約一年前,他把這個想法告訴科比,結果也不是一擊即中。

「我想都沒想就拒絶了。」科比說。

「但過程變得有趣,凖備的過程讓人興奮。」

科比拿到了摩托車執照,兩人一起練習長途旅行。雖然父親兩次登上珠穆朗瑪峰,但科比從未攀登過一座山,因此他必須練習。

他們於7月28日出發,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他們騎摩托車,騎馬和駱駝穿越了2200多公里(1367英里)。

儘管這次旅行的經歷可以發佈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但直到他們返回離開前,他們都避免在網上發照片。

科比說,不用手機是個挑戰。

他說:「全程我都因為沒有手機變得非常沮喪。一切變得無聊。(以前)無聊時我可以打開YouTube或看網飛(Netflix)。現在呢?看星星玩手指嗎?」

他還說,為了進一步了解父親,這樣做是值得的,特別是在離開道路一起在帳篷裏做飯的時候。

他說:「當父親離開工作環境和家庭時,他的舉止可能會接近我的年齡,這讓我驚訝。」

克拉克也驚訝地發現,當不拘泥於父子關係時,兒子很成熟。

他說:「它讓我用新視角看科比。以前我看到的他還是小孩子,他一直把夾克忘在餐桌上,不洗碗。這次看到他一步步成長為年輕人,他出色的抗壓能力給我留下深刻印象。」

致力於向父母普及媒體和科技知識的非營利組織「常識媒體」(Common Sense Media)育兒編輯卡羅琳・克諾爾(Caroline Knorr)說,不必為了拉近和子女的距離特意跑到世界的另一端去。

她說:「父母可以全年在家裏設立無螢幕的時間,尤其是在假期裏。」

她說,嘗試在沒有手機的時間做一些例如玩遊戲、散步或看電影這些有趣的事情。

放假期間,躺在沙發上時很容易就要伸手拿電話,但是克諾爾說,為孩子樹立榜樣很重要。她說:「父母要解釋這樣做的價值:為什麼遠離手機的生活是一種家庭價值觀。 」

要明確說,「我正關機,這樣我們才有家庭時間。」

克諾爾說,不要妖魔化技術本身或妖魔化孩子使用科技產品的行為。

她說:「很多時候父母非常擔心,認為媒介改變孩子的行為。」

「但真正導致這種行為的是孩子們對流行文化產生興趣的自然結果,他們對家庭時間不感興趣。」

社交應用程式抖音和Snapchat加重了這些後果,這些程式旨在增加用戶粘著度,好通過廣告賺錢。

克諾爾說:「這真是禍不單行。」

克拉克說,旅行結束後,他和兒子正試圖將他們學到的一些經驗應用到日常生活中。

他說:「我意識到技術的價值並擁抱科技,他正在意識到技術對人的消耗。也許我們倆都要提醒自己,控制權在誰手裏:我們自己還是應用程序?」

科比說,他正嘗試讓技術變成「他想做的事,而不是必須做的(事)」。

他說:「當你和一群人一起,本該有社交互動時,但每個人都在玩手機,那是我要試圖改變的習慣。」

「(和人交往的時候)分心很粗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