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宇展露軒昂,衣帶漸次飄逸 捏泥人:傳統匠心與現代社會的融合之美

2020-01-03 15:23

? 人氣

「泥人張」第六代傳人張宇在給作品塑形。(新華社)

「泥人張」第六代傳人張宇在給作品塑形。(新華社)

冬日微弱的光從窗戶溜進來,落在一張木質的工作桌上。張宇左手轉動著一尊泥塑,右手中的「壓子」不斷與它觸碰。於是,眉宇展露軒昂,衣帶漸次飄逸,一座關公像開始鮮活。

第一代「泥人張」張明山也是用這般精湛的技藝,成為「津門一絕」。馮驥才在《俗世奇人》中寫道:「手藝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張』排第一。而且,有第一,沒第二,第三差著十萬八千里。」

從清道光年間起,這些泥人們引得無數名流讚譽,被寫入故事演義,甚至在清末民初走出國門,在時局動盪中,將中華藝術展示在世界舞台上。如今在天津市古文化街上,掛著「泥人張世家」大幅招牌的門店,依然吸引著來往的遊人。

至張宇,捏活人間百態的「泥人張」已傳承六代,老手藝卻遇到了新問題。

張宇說,現在很多傳統手工藝都在慢慢「退化」,大家都把傳統工藝當作過去式,認為它與現代社會有點格格不入,人們對傳統文化雖然還保持著敬畏和尊重,卻在漸漸遠離。

這是「泥人張世家」泥塑作品《紫氣東來》。(新華社)
這是「泥人張世家」泥塑作品《紫氣東來》。(新華社)

「傳承是兩個字,『傳』的是我這種人,我在做傳統的工藝,而『承』者是接受我的社群,有『承』者存在,『傳』者才存在。否則作品最好的方式就是進博物館,或者變成書籍的內容。」張宇說。

面對從祖輩們承繼下來,刻苦學習數十載的技藝,張宇決定做拓路者。

他一邊精心對待著每一件作品,一邊開始尋求傳統藝術在現代社會中如何良好自處。

「先是用作品培養真正的文化粉絲。」張宇說,從18歲入行以來,他的顧客有國外的愛好者,也有國內各地的人們。很多人因為看到他的作品,開始對「泥人張」有了更多的瞭解。

2006年,張宇擁有了自己的小團隊,他也開始不斷招收學生。

張宇總是將自己定義為一名「匠人」,但他也從不避諱商業化的發展之路。「泥人張」手機殼等文創產品也在張宇的設計之下應運而生。

與此同時,他也開始出版書籍,走進南開大學等校園進行授課。為了深入研究中國泥塑的發展,他招聘專門的人員開始研究雕塑文化,自己也在潛心做東西方雕塑藝術的比較研究。

2016年,他在北京798藝術區開設了張宇雕塑館。他認為,在北京可以獲取更多新鮮、有趣的資訊,對眼界開闊、藝術方向發掘都有推動。

在「泥人張」的製作工藝上,張宇也推陳出新,與大學機構合作研製新材質顏料,讓作品保持更好的狀態。雖然自己依舊主張「泥人張」的傳統形象,但他也鼓勵自己的學生將現代元素融入作品中。

不久前,張宇在日本武藏野大學孔子學院的邀請下,在日本進行了展覽和講座,用作品向日本大眾講述了中國泥塑的傳承和創新,以及一個200年匠心世家對匠人精神的理解和演繹。

「現在,我們正積極走向海外,想讓更多的人瞭解中國的傳統藝術之美。」張宇說。

如今,張宇剛過不惑之年,他希望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創作中。

「我只是一個鋪路者,希望能夠給別人帶來一點啟發,希望青年人能加入進來,帶來新鮮的血液,新鮮的感覺。我的祖輩在戰亂中求存,如今的和平發展中,人們會更加注重精神層面的東西,傳統文化會受到更多重視,我們會在主流文化的身邊自由生長。」張宇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