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川普成了黑幫教父,美國淪為流氓政權

2020-01-07 06:10

? 人氣

行事風格有如黑手黨教父的川普(AP)

行事風格有如黑手黨教父的川普(AP)

「我想起早年擔任檢察官對付黑手黨的生涯,人們聚在一起俯首貼耳,老大掌控一切,手下宣誓效忠。你死我活的世界觀,大事小事都可以扯謊,要求忠誠讓組織超越了道德、超越了事實。」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任局長柯密(James Comey)這段文字描寫的不是別人,就是2017年1月上任的川普總統及其執政團隊。2020年初川普親手引爆的中東危機,再次證明他的確是把白宮變成黑手黨會堂,以「教父」(Godfather)的姿態治國理政。他是美國的恥辱,世界的劫難。

蘇萊曼尼絕非善類,但川普決策鹵莽滅裂

1月3日,川普下令美軍出動「MQ-9死神」(MQ-9 Reaper)無人機,以飛彈擊殺離開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國際機場(Baghdad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特種部隊聖城軍(Quds Force)司令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及其多名伊朗與伊拉克黨羽。

蘇萊曼尼此人絕非善類,伊朗政府也多行不義,但是看看近年中東局勢,川普的決策只能以「鹵莽滅裂」形容。伊朗固然群情悲憤,信誓旦旦要發起「強烈報復」,攻擊美國在中東的軍事設施與人員。伊拉克也因主權遭嚴重侵犯而輿論譁然,其國會於5日通過一項不具法律約束力的決議,要求駐伊拉克美軍捲鋪蓋走人。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聖城軍」司令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遭美軍誅殺,伊拉克民眾群情悲憤(AP)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聖城軍」司令蘇萊曼尼遭美軍暗殺,伊拉克民眾群情悲憤(AP)

愚蠢、粗暴、蠻橫、冷血的美國總統

熟悉川普作風的人都知道,他捅了馬蜂窩之後、被叮得滿頭包之後,反應十之八九是惱羞成怒、威脅恐嚇。果不其然,面對兩伊──伊朗與伊拉克的反擊,川普再次成功詮釋「黑幫教父當總統」的戲碼;他的外交國安重臣如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之流,淪為粉飾太平的油漆工;美國在國際社會也因他而蒙羞,不是第一次,更不會是最後一次。

川普警告德黑蘭(Tehran)當局挨打後若敢還手,他會下令攻擊52個伊朗目標──數字來自1979年到1981年「伊朗人質危機」(Iran hostage crisis)遭挾持的美國人;而且川普揚言:其中有多處目標並不是軍事目標,而是歷史文化遺址。1975年迄今,伊朗共有24處地點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世界遺產」(World Heritage Sites);請注意,是「世界遺產」,不是「伊朗遺產」。

換言之,川普,這個全球超級強權、民主標竿國家的領導人,揚言要摧毀人類歷史文明的珍貴遺產。2001年3月,阿富汗恐怖組織政權「神學士」(Taliban)以炸藥摧毀「巴米揚大佛」(Buddhas of Bamyan),川普還沒敢動手,但其愚蠢、粗暴、蠻橫、冷血與神學士並無二致。

受到美國總統川普攻擊威脅的伊朗文化遺址,2500年歷史的古城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AP)
受到美國總統川普攻擊威脅的伊朗文化遺址,2500年歷史的古城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AP)

1954年《關於武裝衝突情況下保護文化財產的海牙公約》(Hague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the Event of Armed Conflict)明訂交戰各方必須保護歷史文化財產。1998年《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Rome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規定,蓄意攻擊歷史文化遺址者犯下「戰爭罪行」(war crime)。當然,以淺薄無知不讀書出名的川普,很可能真的不知道自己已成為預備犯。

再者如果「52」這個數字對川普有特殊意義,那麼我們也別忘了「655」與「290」對伊朗民眾的特殊意義:1988年7月3日,美軍巡洋艦「文森斯號」(USS Vincennes)因為「誤判目標」,以飛彈在波斯灣上空擊落伊朗航空(Iran Air)編號655班機,機上290人全部罹難,其中包括66名兒童。

左圖是阿富汗巴米揚大佛被毀前的資料照片(日期不詳)。右圖是2001年3月26日,一些神學士武裝人員站在被徹底摧毀的巴米揚大佛前。(新華社)
左圖是阿富汗巴米揚大佛被毀前的資料照片(日期不詳)。右圖是2001年3月26日,一些神學士武裝人員站在被徹底摧毀的巴米揚大佛前。(新華社)

「伊拉克沒還錢之前,我們絕對不走」

對於另一位「苦主」伊拉克的大動作,川普表示要談撤軍可以,但伊拉克必須先償還積欠美軍的「軍費」,尤其是美國近年幫伊拉克建了一座空軍基地(可能是他2018年去過的阿薩德空軍基地(Al Asad Air Base)),花了數十億美元,「伊拉克沒還錢之前,我們絕對不走。」勒索之餘,川普還恐嚇說他要對伊拉克祭出「前所未有的制裁」。

問題是,今日伊拉克積弱不振、亂局難靖是拜誰之賜?2003年3月,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發動21世紀人類最愚蠢的一場戰爭(川普或許很快就會跟進),美軍入侵伊拉克,讓這個國家從此兵連禍結、民不聊生。據「伊拉克屍體計算」(Iraq Body Count)網站估計,迄今已有18萬至20萬平民死於戰禍。如果人命有價,美國政府欠伊拉克多少錢?

川普的國際社會,弱肉強食的叢林

這副嘴臉的美國總統,完全無法(也無意)作為國際政經秩序的維護者、穩定者;對於人類社會的普世價值,更是恬不知恥地做出負面示範。川普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其實是「美國獨行」(America Alone);如果有所謂的「川普主義」(Trump Doctrine),也不外乎唯利是圖、唯力是尚。

川普理想中的國際社會似乎是一座弱肉強食、不擇手段、一切都可交易的叢林,自己(美國)高踞食物鏈頂端,睥睨眾生。然而,許多國家──例如台灣──需要穩定的國際政經秩序架構來生存、繁榮,需要堅強的普世價值體系來抗衡霸權強鄰。對於這些國家──包括台灣,這樣的美國總統,其實非常非常危險。

2020年1月3日,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遭到美軍轟炸,造成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司令蘇萊曼尼喪生。(AP)
2020年1月3日,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遭到美軍轟炸,造成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司令蘇萊曼尼喪生。(AP)

擊殺蘇萊曼尼,美國一步錯、步步錯

最後再來談談「一擊成名天下知」的蘇萊曼尼,他長期負責伊朗在海外的軍事與情報工作,伊朗民眾視他為民族英雄,伊朗敵國(包括美國)視他為恐怖分子。華府聲稱擊殺蘇萊曼尼是為了防止他進行更多傷害美國的攻擊行動,但這理由相當牽強,他早已建立完整的運作網絡,他的死亡並不會重創伊朗在中東興風作浪的能力。

蘇萊曼尼在伊朗的地位猶如副總統、國防部長、參謀總長、情報局長四合一,將他暗殺對伊朗而言是不折不扣的「戰爭行為」,德黑蘭當局非得強力回應不可,與美國重啟核子協議談判的可能性就此消失。去年下半年,伊朗與伊拉克因為民生問題爆發大規模示威,公民社會浮現一線生機,如今也宣告斷絕。

美軍天下無敵,伊朗不太可能捋虎鬚、硬碰硬,但其「不對稱作戰」(asymmetric warfare)能耐不可小覷。而且伊朗畢竟是一個面積165萬平方公里、人口8200萬的大國,在中東各國的什葉派附隨組織(proxy)也可以派上用場,絕對有本錢讓美軍陷入二戰之後最艱困的局面。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