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空難疑雲》專家推測烏克蘭客機「可能遭防空飛彈擊落」 德黑蘭當局態度啟人疑竇

2020-01-09 17:41

? 人氣

2020年1月8日,一架從伊朗德黑蘭起飛的波音737客機失事。救難人員蒐集飛機殘骸。(AP)

2020年1月8日,一架從伊朗德黑蘭起飛的波音737客機失事。救難人員蒐集飛機殘骸。(AP)

伊朗首都德黑蘭8日發生不明原因慘重空難,一架波音737-800客機在空中著火墜毀,機上176名乘客與機組員全數罹難。伊朗當局第一時間宣稱是「機械問題」導致失事,原本支持這種說法的烏克蘭大使館今日卻撤下聲明,外界專家則認為伊朗軍方很可能以防空飛彈誤擊飛機,讓事件走向更撲朔迷離。

伊朗8日對伊拉克兩處美軍基地發動飛彈攻擊,而在同一天清晨德黑蘭近郊傳出空難意外。伊朗媒體報導,該架飛機為烏克蘭國際航空(Ukraine International Airlines)編號「PS752」的波音737-800(Boeing 737-800)客機,機齡只有3年半,但起飛僅3分鐘就起火燃燒,並從8000英尺(約2.4公里)的高處墜落,機上167位乘客與9位機組員無一生還。

2020年1月8日,伊朗首都德黑蘭,一架波音737-800客機起飛後不久墜毀,乘客與機組員共176人全部罹難。(AP)
2020年1月8日,伊朗首都德黑蘭,一架波音737-800客機起飛後不久墜毀,乘客與機組員共176人全部罹難。(AP)

伊朗拒分享黑盒子資訊

德黑蘭檢調單位告訴伊朗官方媒體,搜救人員已經找到失事飛機的黑盒子,可以從錄音與飛行資料研判墜機前的情況。伊朗民航局長阿貝札德(Ali Abedzadeh)表示,無論調查過程進行到哪一階段,美國當局都不可能涉入。

「我們不會把黑盒子交給飛機製造商或美國,」他說。

根據國際法規,空難事件的調查權責屬於發生地所在的國家,也就是伊朗。但烏克蘭身為註冊國亦應參與調查,身為設計國的美國、以及客機製造商波音也有權參與。

烏克蘭附和伊朗之後又改口

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臉書貼文表示,他會取消接下來在阿曼的訪問行程,盡速飛回首都基輔處理空難事件。澤連斯基也說,烏克蘭已經派出相關專家與國安單位前往伊朗。他說:「我們的第一要務是重建事實,找出哪些人應該為這起可怕的浩劫負責。」

2020年1月8日,一架從伊朗德黑蘭起飛的波音737客機失事。飛機在空中解體、殘片四散各處。(AP)
2020年1月8日,一架從伊朗德黑蘭起飛的波音737客機失事。飛機在空中解體、殘片四散各處。(AP)

伊朗官方媒體於意外發生當天已經報導,失事原因完全是因為「引擎故障」等機械問題,並強調不涉及飛彈誤射或恐怖主義。社群媒體盛傳,伊朗當時才剛對美軍基地發動攻擊,很可能將這架飛機誤認成反擊的美國軍機而將它打落。但這種說法尚未得到證實。

烏克蘭駐伊朗大使館昨日也發表聲明,說法與伊朗一致,皆指出這架客機是因為發動機故障而墜毀,並非任何恐怖攻擊。但使館後來拿下了這道聲明,表示目前一切猜測都「言之過早」,並稱未完成全面調查前,不會再發表任何正式聲明。

然而,網路流傳的影片也可看出,該架飛機在天空燃燒成一團巨大火球,而遺骸散落範圍相當大,疑似還未墜毀就在空中解體。

2020年1月8日,一架從伊朗德黑蘭起飛的波音737客機失事。飛機在空中解體、殘片四散各處。(AP)
2020年1月8日,一架從伊朗德黑蘭起飛的波音737客機失事。飛機在空中解體、殘片四散各處。(AP)

機長經驗老到 烏克蘭航空:不可能是他們的錯

CNN報導,失事飛機的機長身分確認為資深機師賈波能科(Volodymyr Gaponenko),他駕駛波音737客機的時數逾1萬1600小時;教師機師則是諾姆金(Oleksiy Naumkin),駕駛同一機型的經驗也達1萬2000小時。烏克蘭航空總裁戴克(Yevhenii Dykhne)指出,德黑蘭機場「不是簡單的機場」,兩位駕駛都受過好幾年的特別訓練以適應該機場。

他說:「這一對駕駛員不可能犯錯的。」

美國恐難參與調查

一般而言,美國的航空公司或飛機製造商在海外發生事故時,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都會參與調查。但美國目前與伊朗處於劍拔弩張的緊繃態勢,雙方也不存在外交關係,NTSB恐怕很難加入。NSTB聲明說,他們正密切關注此意外的發展,並說:「如同標準程序,本委員會將與國務院和其它單位合作,找出對未來最有利的下一步。」

《紐約時報》(NYT)也報導,美國前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局長胡爾塔(Michael Huerta)認為,空難發生地點偏偏是伊朗,也讓事件變得棘手。胡爾塔說:「這起事件最不尋常的是,調查掌控在敵國手上。全球航空業一般都認為技術專家的意見最重要,但因為對象是伊朗,只能靜觀其變。」

加拿大移民達63位

烏克蘭外長普里斯泰科(Vadym Prystaiko)表示,176位罹難者包括82位伊朗籍、63位加拿大籍、11位烏克蘭籍、10位瑞典籍、4位阿富汗籍、3位德國籍、3位英國籍。但可能是因為部分罹難者具有雙重國籍,伊朗也有報導統計,共147名伊朗人和2名加拿大人遇難。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沉痛說,罹難者中原有138位預計從烏克蘭轉機飛往加拿大。昨日下午那班飛往多倫多的班機,幾乎空空如也。

2020年1月8日,一架從伊朗德黑蘭起飛的波音737客機失事,共176人罹難,親友掩面哀悼。(AP)
2020年1月8日,一架從伊朗德黑蘭起飛的波音737客機失事,共176人罹難,親友掩面哀悼。(AP)

波音737禍不單行

波音公司近年災難頻傳,外界對波音系列也充滿質疑聲浪。2018年10月,印尼獅子航空(Lion Air)編號JT610班機失事,釀成189人喪生;2019年3月10日,衣索比亞航空一架波音737 MAX 8型客機也在起飛後不久墜毀,機上157人全數罹難。兩起悲劇引發全球多國民航主管部門和航空公司擔憂,波音公司2020年1月起將暫停生產737 MAX機型。

不過,德黑蘭失事飛機屬於波音737-800,和上述兩架並非相同型號。《紐時》指出,737-800屬於737 NG系列,在全球廣泛使用,且極少涉及飛安事故。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