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晶華都招不到人!潘思亮:台灣最大國安危機就是「人」,政府應仿效安倍開放僑外生留台

2020-01-17 09:00

? 人氣

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見圖)認為台灣最大的國安危機就是「人」。(資料照,顏麟宇攝)

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見圖)認為台灣最大的國安危機就是「人」。(資料照,顏麟宇攝)

台灣工商團體過去幾年,對政府的建言始終圍繞「五缺」議題,即便喊出「黃金十年」的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在呼籲政府把握台灣「黃金十年」契機時,最重要的改革建言也跟「五缺」有關,潘表示,台灣最大的國安危機就是「人」,台灣社會從去年開始才出現人口紅利下降現象,「我們千萬不要像日本政府一樣,等了20年才解決這個問題!」他呼籲政府,仿效日本安倍政府,輸入34萬5100名外國勞動者,在看護、旅宿、餐飲等14個行業,全面開放僑外生畢業後,能夠留台工作。

民進黨政府2016年重返執政後,因為《勞基法》的一例一休政策,惹得勞資雙方都不高興,如今,蔡英文總統在總統獲得壓倒性勝利後,工商團體們再度呼籲勞動政策改革,潘思亮所提出主張正是最敏感的「服務業外勞」議題。

作為一家曾是「股后」的上市公司,並且自詡為「觀光業的台積電」,潘思亮對於缺工仍有深切感受,「連晶華都找不到工人!我們洗碗工、管家工作,很多都找不到人」,現在台灣失業率掉到3%多,但有些工作,勞工就是不願意做,很多職缺幾年來都空著沒人要做,台灣社會在談論外勞議題時,總是擔心外勞搶了本勞工作,「把千分之一、萬一分一機率的東西,講得好像每天都會發生!」

「日本政府都把答案寫出來了!」

潘思亮表示,台灣最大國安危機就是「人」,「五缺」議題當中,土地部分一定會有,不過頂多就是貴一點,但是人的部分,台灣是一直在減少,「我們去年才開始出現人口紅利下降,我們千萬不要像日本政府,等20年才解決這個問題。」

潘思亮表示,近年日本企業破產原因,找不到人比發生財務危機的比率更高,為了解決高齡社會勞動力不足問題,日本政府輸入34萬5100名外國勞動者,由14個行業分配外勞名額,包括看護、建築、物業管理、旅宿、餐飲等等,飯店業分到2萬2千人,外食餐飲業分到5萬3千人。

日本本國勞動力每年減少70萬人,因此修法廣納外國人赴日。(林瑞慶攝)
潘思亮表示,近年日本企業破產原因,找不到人比發生財務危機的比率更高。(資料照,林瑞慶攝)

潘思亮強調,日本政府並不是全面性地開放「服務業外勞」,引進的條件當然是必須熟諳日語,為了鼓勵外籍生留在日本工作,日本政府將外籍生畢業後的免簽待遇,從5年延長為10年,如今,日本飯店業的外籍工作人員佔比已達兩成。台灣人因為對日本友善,外語能力也比日本人強,因此成為這一波日本主要招攬的對象。

潘思亮表示,日本過去在外勞政策,比台灣還要保守,日本當初如果早一點醒來,就不會有20年的不景氣,如今日本全國不分黨派、不分部門,針對勞動力減少的最大國安危機,都願意捐棄部門本位主義,共同解決問題,「日本這麼龜毛國家,如今都擺明挖台灣人,現在全世界包括日本,港澳等地,都在挖我們的人,為什麼我們不能宏觀地解決問題?更何況日本政府都把答案寫出來了!」

潘思亮表示,他在10幾年前曾經跟新加坡總理(吳作棟)聊天,新加坡過去很挺台灣,當時他很感慨:「台灣怎麼變這樣?」

當時潘思亮與新加坡總理針對外勞外傭議題聊天,發現台灣對於外籍幫傭的限制最多,薪資也最貴,潘表示,新加坡開放外籍幫傭,出發點是提高女性勞參率,職業婦女要工作又要養小孩,等於做兩份工作很辛苦,所以外籍幫傭政策,可以讓婚育的夫婦安心工作,如今,外籍保母佔整體托育已有4分之1至3分之1,「政府為何不幫台灣社會一半的人口著想,解決這個問題?等於解決生育率問題。」

鬆綁僑外生留台點評機制

潘思亮表示,解決五缺問題,最重要的關鍵,還是開放與鬆綁,開放與鬆綁是不需要花錢的,但因為涉及到政府整個施政策略的調整,調整的難度很高,這也是台灣社會很多議題「無解」的原因。

潘思亮舉僑外生留台的「評點制」為例,潘思亮認為,只要將評點制從「正面表列」改為「負面表列」,就可以讓絕大多數僑外生畢業後,都可以留在台灣找工作,評點制的鬆綁,也可以讓政府少做很多事,「這是最容易做的,也是我一直建議的,但是去年我在工商協進會與閣揆的早餐會上提出這項建議,卻因為在場有閣員提出反對意見,因此不了了之。」

「這些外籍學生,人家中文都會講,又想留下來,你還設重重關卡!全世界都在搶人才,馬來西亞僑生,中英文都會講,你『評點制度』搞了1、2個月,還要僑外生拿到本國大使館認證,出生證明、畢業證書影本還要附中譯本,你以為他們沒有別的工作機會嗎?」潘思亮說。

潘思亮表示,僑外生們其實都很愛台灣,應該可以借鏡日本,讓他們在台灣社會落地生根,「為何不讓他們留在台灣容易一點?手續改成負面列表,只要不是殺人放火就好,台灣社會這麼缺人情況下,卻還要搞評點制,設下重重關卡!」

20160919-文化大學外籍學生。(顏麟宇攝)
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認為要鬆綁僑外生留台的點評機制,讓他們有機會在台灣社會落地生根。圖為在台外籍學生。(資料照,顏麟宇攝)

事實上,日本對特定服務業外勞政策的鬆綁,的確帶動了日本觀光產業的全面成長。

「十年前,日本與台灣的外國觀光人數差不多,他們1000萬人次,我們7、800百萬人次,但是去年日本的外國觀光人次已達3000萬人,5年內成長1倍,最大的關鍵就是『人』!」潘思亮表示,日本過去5年解決勞力短缺問題,如今每個機場、景點甚至鄉鎮部門,都鉅細彌遺地訂定考核指標(KPI),機場要做到20分鐘通關。

相對之下,台灣政府過去20年都發表「觀光政策白皮書」,宣示拚觀光。潘思亮認為,台灣要「觀光立國」,缺「人」問題必須要先解決,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我先前有建言政府,扭轉過去高科技掛帥的產業政策,重新定義觀光產業,任何一個行業,只要是進口大於出口,就代表國際競爭力不夠,日本政府把觀光產業,定義為策略性出口產業,他們的人是進來較多,我們的人是出去,結果當然是台灣觀光『超級大逆差』!」潘思亮表示,政府如果可以重新定義觀光業為「旗艦產業」,像過去培育高科技產業一樣,用舉國力量引進全世界人才,扶植觀光業,提升觀光產業國際競爭力,台灣才能做到『觀光立國』,但如果觀光業缺人,第一步根本就沒辦法到位」

大幅提升最低工資不是辦法

潘思亮說,觀光業人才需要具備語文能力與世界觀,晶華酒店5年前跟政大、觀光局合作,邀請康乃爾旅館學院教授來台短期交流,「康乃爾有一個特點,就是該校餐旅系課程,一半是在商學院,另外一半才與飯店觀光相關,觀光產業要有整體商業經營模式為基礎,才能變成主流產業,政府訂定的觀光政策,才會有國際競爭力。」

高雄餐旅學院,有三分之一的畢業生,畢業後有日本、港澳在搶,台灣人才很多都往外跑,每年出去1、20萬人,「很多人批評台灣薪資水準不具競爭力,但市場給台灣的定位與價錢就是這個樣子,台灣的飯店房價,只有馬來細亞的水準,別的國家商務旅客,有總裁、資深工程師預算,台灣只有工程師與資深工程師會來,這是整個產業邊緣化的結果。」

潘思亮表示,現在全球局勢正在轉變,台灣經過30年的邊緣化,終於往正面方向發展,位階也在提升,大幅提升最低工資只會像韓國一樣,導致企業關門走路。

台灣人才排名全球第20,勝過日韓。(圖/pixabay)
晶華董事長潘思亮認為大幅提升最低工資只會像韓國一樣,導致企業關門走路。(資料照,取自pixabay)

潘思亮表示,他最近去韓國一趟,發現韓國現在跟台灣2018年以前的狀況很像,「我這次去韓國,發現韓國無比蕭條,出了名愛國的韓國人,現在居然很多人要移民,韓國文在寅總統政府作為,很重視轉型分配問題,過去兩年大幅調高最低薪資,企業不友善政策全部出籠,造成企業做不下去,只好關廠離開。」

潘思亮表示,台灣政府至少在開放外籍學生議題上可以進一步鬆綁,日本安倍政府,在開放外勞議題上,從國家戰略高度訂定了一個大目標,一旦跨部門討論,相關政策不會因為個別部會有不同意見,就整個就會停頓下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第二次回籠擔任首相,跟小英總統狀況很像,小英總統也知道台灣的挑戰與機會,就看她未來要往康莊大道,或是不確定的路走?你應該有一個大目標,把餅要做大,才可以談分配。」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