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黑鷹意外暴露國軍兩種能量不足

2020-01-24 06:50

? 人氣

國防部為黑鷹殉職鬥士舉行聯合公奠典禮,3架黑鷹直升機通過會場上空致敬。(蘇仲泓攝)

國防部為黑鷹殉職鬥士舉行聯合公奠典禮,3架黑鷹直升機通過會場上空致敬。(蘇仲泓攝)

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等八位將士因直升機失事而殉職。承平時期,國軍軍令最高幕僚長遇難,國軍的緊急搜救能量尚且都暴露出這些問題,又如何能應付戰時的高強度狀態。

一月二日上午,國軍一架UH-60M黑鷹直升機在新北、宜蘭交界處山區失事,造成包括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在內、八位國軍將士不幸殉職。意外發生後,舉國哀傷。十四日上午在松山基地的儀式中,空軍四架幻象戰機也以失蹤者隊形通過台北市上空,表達哀悼與追思。然而,在意外發生後的搜救過程當中,其實也暴露出國軍在「戰鬥搜救」(CSAR)和「戰術戰傷救護」(TCCC)兩方面能量的不足。

兼任業務反而成為本務

首先要強調的是,在二日參與搜救的國軍部隊,其實都表現得很傑出。空軍救護隊在沈總長座機的光點八時七分於雷達幕上消失後,一小時內就已兩度派遣待命機飛抵失事現場附近,但都因山區能見度太低,無法進入救援。

特戰部隊則是在接獲出動命令後,迅速完成人員、裝備的整備與集結,於上午十一時偕同消防署搜救人員,在無道路的山區困難地形中開路前進;並在不到三小時內(意外發生後五小時),於下午一時三十分,搶在山區天候進一步惡化前抵達失事現場。

遺憾的是,據媒體報導,至少有包括副駕駛在內的兩名罹難者,最初還有生命跡象;副駕駛甚至開啟了個人座標發射器,送出準備的座標信號求救,但最後還是因為傷勢過重,無法撐到地面部隊抵達。

在失事現場範圍可確定,且兩支國軍單位的反應也非常迅速的情況下,卻還是無法早些抵達失事現場。原因除山區天候,也包括國軍在戰鬥搜救能量方面的漏洞。

在空勤總隊於二○○五年底成立前,空軍救護隊是國內唯一具備空中搜救能量的單位,承擔了所有「一般災害救援」的空中搜救任務。但在空勤總隊成立後,由於裝備性能限制,使空軍救護隊還是必須承擔一般性搜救任務。

黑鷹將士移柩車隊自三總出發,總統蔡英文在國防部門口向車隊致意。(蘇仲泓攝)
黑鷹將士移柩車隊自三總出發,總統蔡英文在國防部門口向車隊致意。(蘇仲泓攝)

提升戰鬥搜救能量的聲音遭忽略

這個歷史因素,加上缺乏實戰經驗與民間的掌聲,使原本應該是「兼任」的一般災害救援,反而成為空軍救護隊的「本務」;應該是本務的戰鬥搜救能量,卻長期被忽略。

在這次意外的搜救過程中,如果第一批飛抵失事現場附近的待命機上,載有具備特戰能力、可執行特戰搜救任務,類似美國空降搜救隊(Pararescue Jumper, PJ)的人員,就可能在失事現場周邊、能見度符合最低標準的地區,以繩索垂降的方式,在困難地形中落地。然後憑自身的專業訓練與儀器設備,攜帶專業的拆解機身器材與醫療設備,自行開路,朝失事直升機副駕駛所發送的座標前進。

喜歡這篇文章嗎?

揭仲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