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重塑經貿關係的重要一步——《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解讀

2020-01-24 09:00

? 人氣

2020年1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白宮簽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AP)

2020年1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白宮簽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AP)

這是全球關注的時刻——1月15日13時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簽署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標誌著中美雙方朝著解決問題的正確方向邁出重要一步。

近兩年時間歷經13輪高級別磋商、20多次牽頭人電話磋商,這份中美經濟貿易協議來之不易。協議以中文和英文寫成,兩種文本同等作準。協議包括序言,第一章智慧財產權,第二章技術轉讓,第三章食品和農產品貿易,第四章金融服務,第五章宏觀經濟政策、匯率問題和透明度,第六章擴大貿易,第七章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第八章最終條款。

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正式簽署有何意義?協議文本有哪些重要看點?雙方各自關切文本中如何回應?未來中美經貿合作走向怎樣?新華社記者第一時間採訪權威人士對協議文本進行全面解讀。

互利共贏——這是一份基於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協議

合作,是中美雙方最好的選擇。翻開協議中文版,幾乎每章條款中都出現的「雙方應」等字眼告訴我們,這是一份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力求平衡的協議。

「協議很多章節既體現了美方的利益訴求,更反映了中方的利益訴求,是一份符合中美雙方利益的平衡的協議。」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上訴機構原主席張月姣對記者說,在全球經濟持續低迷背景下,中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為中美兩國和世界經濟注入「穩定劑」,成為兩國重塑經貿關係的一個起點。

協議簽署前,不乏有擔憂認為中國作出了很大讓步。

從協議內容看,主要覆蓋深化貿易雙向合作進一步放寬市場准入持續優化營商環境三大方面,同時雙方將建立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安排,及時有效解決經貿分歧。在關稅退坡問題上,美方承諾取消部分對華產品加徵關稅。可以說,這是一份有利於中國,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全世界的協議,彰顯了中美經貿合作互利共贏的本質。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高淩雲說,協議充分照顧雙方的合理關切,總體上是平等互利的。從中方承諾看,無論是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增加農產品、能源產品等進口,還是擴大金融開放,很多條款都是中方已經出台的改革開放舉措,符合中國改革開放的既定方向。

「協議簽署恰逢其時,有助於為中國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實現民族復興偉業提供相對穩定的外部環境。」高淩雲說,協議也推動美方實現對華加徵關稅由升到降的轉折,包括暫停原定去年12月15日要加徵的關稅,並將去年9月1日生效的對華已加徵關稅稅率從15%降至7.5%,這也是本屆美國政府首次降低一國已加徵的關稅,有助於推動中美經貿關係逐步回歸正軌。

協議簽署後,美方是否會如此前傳言的單方面派員來華監督落地執行?張月姣說,協議在爭端解決方面一大亮點就是通篇沒有「監督」一詞,取而代之以「安排」一詞,美方不會派員來華監督執行,雙方承諾建立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安排。「這實際上在世貿組織之外雙方又搭建了一個解決分歧和摩擦的平台,通過從司局級到部級自下而上的溝通對話機制管控分歧,遇事好商量,更好保障雙方貿易權益。」

根據協議,中美雙方應恢復宏觀經濟會議,以討論綜合性經濟問題。這讓外界對中美雙方以對話磋商方式更有效管控分歧,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推動中美經貿關係向前發展有了更多期待。

優勢互補——中方擴大自美進口有空間、有原則

深化貿易雙向合作是協議一大看點。雙方承諾擴大在製成品、農產品、能源產品、服務等領域的貿易規模。

「中美兩國經濟互補性強,從兩國超大規模經濟和市場看,中美貿易潛力巨大。」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貿易研究室主任東豔說。

深化貿易合作,有利於兩國資源優化配置和經濟結構調整,有利於進一步發揮雙方經濟互補的特點、實現互利共贏、深化全球經貿合作,能有力提振全球市場信心、維護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穩定。

「雙方用實實在在的行動回應中美『脫鉤』言論,有利於夯實中美關係基礎,也為全球經濟穩定發展增強了確定性。」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說。

中國擁有近14億人口,擁有全球規模最大、最具成長性的中等收入群體,市場潛力大,擴大進口空間也大,進口美國優質商品和服務,有利於滿足我國日益擴大的市場需求。2019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口規模超過2兆美元,服務進口規模在5000億美元左右,超大的市場規模令世界矚目。

擴大自美進口,也有章可循。根據協議,美國應確保採取適當舉措,以便有足夠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供中國採購和進口,中方將基於市場價格和商業考慮開展採購活動。

張燕生強調,企業是採購活動的主體,中美兩國政府最重要的責任是為企業的正常、合法經貿往來創造條件。中方多次表示,願意鼓勵本國企業遵循世貿組織規則,根據市場化原則,與美方企業商談進口協議,並確保不會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商品和服務造成歧視。

專家們著重表示,擴大進口自然帶來一定市場競爭和結構性產品以及利益調整,但中國有改革開放以來的成功積澱和入世近20年的經驗積累,廣大市場主體有著足夠的競爭承受力,也有助於通過競爭有效實現轉型升級。

一方想多買,一方也得多賣。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王鴻剛強調,擴大貿易需要雙方共同努力,希望美方與中方相向而行,擴大各類產品和服務生產能力,提高產品品質和價格競爭力,滿足中國相關監管要求。如中方自美進口受到美方有關行動和其他情況的影響,中國有權提出與美國進行磋商,這有利於推動採購承諾實現。

雙向受益——農產品貿易不會影響我國家糧食安全

中美農業合作是雙邊關係的重要支柱。協議中的食品和農產品貿易一章,覆蓋乳品、禽肉、牛肉、豬肉、加工肉類、水產品、大米、水果、飼料和寵物食品等雙邊農業合作重點領域。

專家表示,協議的實施將大幅增加中方自美進口農產品,這一定程度上回應了美方關切,但不會對國內農業產生衝擊,更不會影響國家糧食安全,能確保中國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與此同時,自美進口農產品還應符合我國進口監管標準等要求。

中國是全球最大農產品進口國,進口額占全球農產品貿易額的1/10。其中,中國85%左右的大豆消費要靠進口,每年進口大豆約為9000萬噸。

中國人口比美國多10億人、耕地少10億畝,兩國有廣闊的農業合作空間,擴大進口有利於填補國內供需缺口。」張燕生說。

高淩雲分析,一方面國內需求越來越大,我國完全有市場容量進口農產品;另一方面通過進口農產品能豐富老百姓的選擇、降低消費成本。

一份平等互利的協議,不只是單純一方的買買買。此次協議一大看點是為擴大中國農產品對美出口打開大門,這是重要的實質性成果。

在經貿磋商過程中,美方公佈了允許中國熟制禽肉輸美的最終規則,中國成為繼加拿大、墨西哥、智利等國之後有資格向美國出口自產原料熟製禽肉的國家。美方還承認中國鯰魚監管體系與美國等效,並允許來自中國的香梨、柑橘、鮮棗等向美國出口。

資料顯示,2018年中國農產品出口近800億美元,其中對美出口77億美元,約占農產品出口總額的1/10。隨著此次對美農產品出口方面取得實質性成果,並解決了一些僵持10多年的出口障礙,我國農民和產業界也將實實在在受益。

根據協議,中國將從美國進口部分小麥、玉米、大米,但數量嚴格控制在關稅配額範圍內。據悉,中國的小麥、玉米和大米三大主糧自給率從未跌破98%,這意味著擴大從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市場進口穀物,只是為了品種調劑,不會突破配額限制。

「我們會堅守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國家糧食安全的底線不會突破。」農業農村部有關負責人強調。

助力創新——保護智慧財產權和技術轉讓體現雙方意願、符合中國發展內在需要

保護智慧財產權和技術轉讓一直是中美經貿談判關注的重點。此次協議在智慧財產權章節涵蓋了專利、商標、著作權、商業秘密、地理標誌以及藥品、網路智慧財產權保護等諸多內容,並在專門章節對技術轉讓作出具體規定。

協議的看點很多,如在藥品智慧財產權保護方面,規定了藥品專利申請接受補充資料,專利糾紛早期解決的有效機制等,有助於更好保障藥品研發;打擊網路侵權方面,規定了電子商務平台的通知下架責任,讓消費者權益得到更好保護;協議還規範了惡意投訴行為,打擊惡意商標註冊行為,並加強商業秘密保護等。

「智慧財產權有關內容體現了中美雙方為兩國企業和民眾提供高水準智慧財產權保護的共同意願。」張月姣說,近年來,中國智慧財產權保護水準不斷提高,出台諸多紮實有效措施。「細看協議,會發現很多條款與中方已經出台的政策法規方向一致。」

根據協議,在技術轉讓章節,雙方同意不得利用行政管理和行政許可要求強制技術轉讓等,這有利於創造尊重知識價值、鼓勵創新的環境,推動政府從研發管理轉向創新服務。

「入世之初我國就作出過承諾,迄今任何法律都沒有強制技術轉讓規定,今年1月1日施行的外商投資法也明確禁止強制技術轉讓,彰顯了我國重信守諾的國際形象。」高淩雲說。

值得關注的是,無論在智慧財產權還是技術轉讓章節,相關要求、義務等對於中美雙方都是對等的、平衡的,需要雙方共同遵守。

高淩雲表示,中方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旨在為包括美資企業在內的所有企業提供更加優良的商業環境,保障各類市場主體合法權益。同樣,美方也要對中國企業的智慧財產權提供同等水準的保護,更好維護在美中資企業的合法權益。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程大為表示,這符合中國自身推動創新型國家建設的需要,也是新發展理念的具體體現。相信協議落地後,中方會按照既定節奏,進一步激發全社會創新與發展活力,更好實現高品質發展。

穩定市場——金融服務開放自主有序,匯率政策絕非某種廣場協議的翻版

中美在金融領域互補性強,合作空間大。根據協議,中美雙方承諾在銀行、證券、保險、電子支付、金融資產管理等領域提供公平有效非歧視市場准入待遇。中方承諾開放措施一視同仁,依法合規受理各類金融機構的申請;美方則積極推動解決中資機構在美國開展業務遇到的實際障礙。

「中方關於金融服務的承諾,與近年來中國自主、有序推動的金融業開放是一致的,不少條款已對外宣佈過,諸多措施在推進實施中。」程大為說。

近幾年來,中國金融業開放步伐持續向前、沉穩紮實。目前,多數措施已經落實到位,不少外資金融機構已經進入中國實際開展業務。

張燕生強調,中國金融業開放並非是一放了之、放任自流,中國的金融業開放與監管始終是並行的,確保不發生風險。

中美均是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國家,兩國就匯率問題達成的共識對全球市場有序運行至關重要。

不少業內人士發現,協議中關於匯率政策的十多條條款,都是從「雙方」承諾開始,顯示出很強的對等性。雙方承諾尊重對方貨幣政策自主權,平等對待匯率問題,由市場決定匯率制度,避免競爭性貶值,並增強匯率政策透明度。

國家外匯管理局外匯研究中心主任丁志傑說,關於中美匯率方面協議,一直有擔憂聲音認為是某種廣場協議的翻版,此次簽署的協議證明這絕不是一方壓著另一方,而是一份相互尊重、相互商量的協議,體現多邊共識,可以說是大國之間協調匯率政策的範本。

此次協議還對匯率操縱作出了「大規模、持續、單向干預」等明確定義。程大為表示,按照這一定義範疇,此前美國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顯然與協議精神不符。協議簽署前美國取消此前對中國「匯率操縱國」的錯誤認定,為協議簽署掃除障礙。

協議好不好,市場說了算。專家認為,雙方自2019年12月13日宣佈就第一階段協議文本達成一致後,一個月來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作出了積極反應,美國股市更是連創新高。相信這一互利共贏的協議正式簽署後,將有利於管控分歧解決問題,有助於市場預期和信心的恢復,推動兩國和全球金融市場走得更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