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麟專文:近距離「阿扁觀察」,以及李光耀的「制」國理念

2020-01-27 07:20

? 人氣

李光耀治國,儒法並行。(美聯社)

李光耀治國,儒法並行。(美聯社)

一般人提到阿扁總統,總是觸及台獨、貪腐等詞。我在總統府工作五年,從近距離的觀察,我欲分享兩個小小經驗。

不談台獨,常自稱「中華民國總統」的陳水扁

二○○一年夏天,陳總統接見全球海外醫界聯盟代表,我奉諭陪見。在華府工作時,我知道美國醫界聯盟僑胞多持「台獨」立場,因此對於當天的會談感到好奇。果然,會見一開始,醫盟代表一一以台語發言,內容大多籲請總統勿忘台獨初衷等語。出乎我意料之外地,阿扁綜合答覆時,除了少數慣用詞以台語表達,多用國語,而且其中還間或自稱「身為中華民國總統」等語。

針對來賓的台獨建議,我當時並未逐字記下阿扁的答覆全文,但是記得重點是:「……各位的看法我都瞭解,但是我現在坐在這個位置,必須觀照全面,不能光顧及單一的出發點……」

二○○五年,「扁宋會」引起獨派人士反彈,給阿扁造成很大的壓力。他在與歐洲議會視訊的場合公開表示:「……在我任內,要把台灣的國號改成台灣共和國,我做不到。……『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當時輿論多以為阿扁改變了原有態度,但是對照前述他在府內的談話,我反而並不感到意外。

服務公職多年,跟隨過許多長官,不可諱言地每逢年節,總有收送禮物的經驗。有時我送長官,有時受長官餽贈,只要適度合宜,總是社交人情的基本禮貌,無傷大雅。說來很多人不相信,我在總統府工作五年,卻從未致贈陳總統任何禮物;反倒是跟府內所有一級主管一般,常接受總統的餽贈或犒賞。

二○○六年我外派出使非洲史瓦帝尼,行前向總統辭行,他面贈法蘭瓷禮物一件。因為啟程在即,我未及拆閱,將之原封不動地塞入待裝船運的貨櫃行李之中。抵達史國後我立即投入工作,也無暇拆封非急用的物品,久而久之遂淡忘此事。

三年後我調返台灣,遭當時政府「被休息」冷對期間,所有舊行李更被束之高閣。一直到二○一三年五月,我離開公職轉入金融界工作、遷居北京前,裝運行李時才重新找到這件隱藏於成堆紙箱中的法蘭瓷。拆封時發現禮品盒中附有卡片,其上赫然有陳總統親筆書寫的祝福話語!

這張卡片與文字,我遲了將近七年才看到。當時阿扁已入監服刑,讀著他墨瀋已呈淡黑色的留言,追憶同窗情誼與府內工作種種,再環顧自身被迫離開一心想要效忠的政府的周遭情境,心中五味雜陳!

20200103-前總統陳水扁出席一邊一國行動黨「台灣國家與台灣總統命運」影片發佈會,並發表觀後感言。(蔡親傑攝)
前總統陳水扁是作者的同學。(蔡親傑攝)

儒法並行,是李光耀政治圖像的縱橫座標

國際間往往把新加坡(簡稱星國)與已去世的李光耀相提並論,後者也被人習稱為「星國建國之父」。事實上,星國超過半個世紀以來的發展模式,深受李氏的治國理念所影響;而他的治國理念除了源自於年輕時從政的經驗以外,應與他的學術背景有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