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范瑋琪們的用處

2020-02-01 06:20

? 人氣

從抽象梯階(ladder of abstraction)衡量,范瑋琪們的人道關懐看起來不以「人」為終極單位(他/她們何曾關懐過其它國家的人?),而以「中國人」為出發原點,並把「台灣人」的概念置於「中國人」的概念之下,認為跟「湖北人」没什麽不同。換句話説,「中國人」與「台灣人」有等級層次之分,兩者難以相提並論,有差别待遇,自是理所當然。

這種見解似是而非,經不起仔細推敲。范瑋琪們忽略的是,由1949年起,儘管他/她們百般不承認,事實勝於雄辯,台灣人的概念早已隱涵主權在民的精神與操作。

一個簡單的驗證方法是,台灣人的護照和湖北人的護照不同,前者由中華民國核發,後者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是説,湖北人的屬地没有任何主權宣稱的意味,而在中國人身上。范瑋琪們自認是中國人,又一直保有台灣的身份證與健保卡,一付騎牆架勢,進可攻退可守,讓他/她們遊走兩岸,既愛「祖國」,更收名利。等而下之的,以中國的民族主義,透過台灣的自由民主,反過來糟蹋台灣人(狗官當道,人性低落)。

在情感上,面對武漢肺炎肆虐整個中國,范瑋琪們情感充沛,為中國人的疾病災難和死亡,四出張羅口罩,包括要求運送台灣供應有限的産量到對岸,在在悲天憫人。任何生命的喪失都是悲劇,他/她們感性流露,無疑是將心比心的投射心理,没有誰應該為人溺己溺的心懐感到愧究,或受責難。

武漢肺炎疫情升高,上海的民眾也紛紛戴起口罩。(美聯社)
筆者提到,當武漢肺炎疫情升高,范瑋琪們急著為中國人的疾病災難和死亡,四出張羅口罩,展現自己「愛中國」的情操。圖為上海民眾戴口罩防疫。(資料照,美聯社)

范瑋琪們的問題不在感性,而是背後扭曲的理性思維。不論有意或無意,他/她們在臉書或其它社群媒體上,高調展示「愛中國」的情操,並立此存照,即使三言兩語,也可以為自己的生涯添加一點政治資本(有案可查),水到渠成,為往後在中國的行動(公開演出或充當商業買辦),換取更大的經濟資本。

感性不必是濫情,更不必在價值取捨上,以民族的大帽子區隔中國人或台灣人的生命輕重(他們都是人)。一旦感性壓倒理性,范瑋琪們站在中國的立場,責問台灣對武漢疫情的立足點(如前總統馬英九),把台灣人的自主權置放於中國人的庇蔭之下(對台灣被排斥在世界衛生組織之外視而不見),他/她們的情感便顯得過於廉價,只見强者笑傲於江湖(中國船堅炮厲),不見弱者於燈火闌珊處苟延殘喘(台灣不堪一撃)。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在行動上,范瑋琪們大可言行一致,劍及履及,以實際行動向中國或台灣的第一線醫護人員捐贈大量口罩,為自己的話語背書(他/她們比一般人更有能耐如此做),或者更進一步,深入災區充當義工,為受苦受難的同胞獻上一個口罩,或高唱一曲「我們與你同在」。

不幸的是,范瑋琪們看不出中國在各種行動上對台灣的打壓。當美國、日本和法國幾個國家派出專機到武漢撤僑,台灣卻不得其門而入,他/她們不吭一聲;當世界衛生組織為武漢肺炎召開緊急會議,中國的政治霸權阻絶台灣於門外,他/她們冷眼旁觀;當許多國家為台灣加入WHO仗義直言,北京一再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他/她們何曾為台灣的獨立自主大聲抗議。

范瑋琪們的變異,推到極至,足以讓海峽兩岸的所有「人」同聲一哭。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