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春節假期延長第一天掃描

2020-02-06 12:58

? 人氣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2月3日拍攝的武漢市(新華社)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2月3日拍攝的武漢市(新華社)

3日一大早,公車從各自場站駛出,奔向武漢四面八方。接下來24個小時,1151台公車會「接力」,讓這個城市的血脈流動起來。

武漢這座城市,一直還保持著流動、運轉,即便在這個特殊的時候。

因為疫情,全國庚子年春節假期少見的延長到10天。根據疫情防控需要,湖北,特別是武漢,假期會繼續延長下去。

3日,全國春節假期後復工第一天。武漢,經歷了一個非同尋常的「10+1」。

「相信母親也不願意看到我當個逃兵,我會堅守,直到我們打贏這場仗。」——武漢公交司機余偉

9時15分,公交司機余偉開著622路,穩穩停在新容村輕軌車站,送還在上班的超市員工。下午5點,他會再去超市店門口接他們回家。

5天前,行車途中,余偉接到母親突發心梗去世的噩耗。他強忍悲痛,處理完後事,不到3天就重返工作崗位。

「相信母親也不願意看到我當個逃兵,我會堅守,直到我們打贏這場仗。」餘偉說。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2月3日,一位環衛工人在武漢解放大道路旁進行清掃作業。(新華社)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2月3日,一位環衛工人在武漢解放大道路旁進行清掃作業。(新華社)

湖北省衛健委發佈最新資料:截至2月2日24時,湖北省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1177例,其中武漢市5142例。

連續5天,湖北新增確診病例呈四位數逐日攀升,2日更是24小時新增確診2103例。

與疫魔的戰鬥,依舊慘烈。

即便在這個延長假期的日子,還有許許多多武漢人不能「宅」在家裏。

3日,武漢疫情防控進入新的攻堅點。

按照2日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發佈的10號通告:全市全面開展強制集中隔離留觀、治療,對象人群是診斷有肺炎症狀的發熱病人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的密切接觸者。目標是加強源頭防控,切斷傳染源和傳播途徑。

3日,群防群控一線社區(村)工作人員達到創紀錄的3100多人。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2月3日,武漢市青山區鋼都花園123社區網格員鄂文莉(左)給社區裏不方便出門的居民送生活用品。(新華社)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2月3日,武漢市青山區鋼都花園123社區網格員鄂文莉(左)給社區裏不方便出門的居民送生活用品。(新華社)

對江漢區漢興街常二社區網格員祝璿來說,延長假期第一天是她朝八晚九連續工作的第13天,是電話24小時待命的第二周。

「從早上8點開始,電話一直響個不停,接了十幾通電話,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祝璿說。社區居民會通過電話報告身體狀況、尋求物資幫助、申請派車外出……沒來電話的空檔,她得主動撥打之前登記過的生病居民的電話,詢問身體狀況、安排住院事宜。

常二社區有3104戶、7333位居民。居委會有16名工作人員和6名安保人員。社區街道上行人很少,與居委會辦公室裏的繁忙有很大反差。

9個網格員,戴著口罩,要不停處理來電,登記居民需求,隨時準備出門把物資送到需要的居民手中。兩周以來,大家不停地與居民溝通,電話24小時不關機,很多人嗓子已經沙啞了。「也會因為居民的指責和不理解而委屈得哭起來。」工作人員華青說。

12時45分,趁著十來分鐘的空閒,祝璿匆匆吃完一份盒飯,又投入了登記社區居民情況表格的工作。而華青則繼續一刻不停地接聽電話、協調居民需求,直到下午1點以後才吃上飯。

「把他們九死一生的艱難人生和不太順心的煩惱人生,變成了有板有眼、有腔有調、值得‘鉚起唱’的生命勁歌。」——學者易中天

武漢肺科醫院仁醫樓十三層的重症監護室(ICU),收治著數十名危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

從元旦到2月3日,胡明大夫連軸轉了30餘天,700多個小時。

1月初,胡明就一直待在醫院,每天睡覺的值班室,與病房只有一牆之隔。同一醫院發熱門診的護士長王潔是他的妻子。

胡明一直被同事認為「蠻灑脫」的。1月28日,得知好友在連日救治重症患者後被感染,病情嚴重,他泣不成聲,落下男人淚。

好友倒下了,他的工作是不讓更多病人倒下。「大家都在同一個戰壕戰鬥,不能因為身邊戰友倒下了,你的戰鬥就結束了。疫情沒結束,我們不能退!」他說。

高度緊張狀態中,他聽到個寬心的消息。好友「高燒在退,呼吸困難在改善。但核酸還是陽性,還要等幾天看危險能否過去。」他說。

2日晚剛剛退燒的歐陽,3日一大早,讓負責做飯的媽媽弄了兩碗熱乾面,娘兒倆各自坐在房裏吃得乾乾淨淨。

平時,總是嫌棄吃熱乾面會長胖的她,現在也顧不得一碗面有多少卡路里。「難得有點胃口,就想吃這。」她說。

因為照顧母親被傳染發燒、咳嗽的歐陽,擔心去醫院容易感染,已經自行在家裏隔離了十幾天。幾天前母親的痊癒,讓她心裏的石頭總算放下一大塊。

平時總要精心化妝打扮才會出門的她,已經三四天沒有洗過頭髮,睡衣「包圓」了她整個春節的著裝。「今天終於有時間好好照照鏡子,我昨天晚上還來了張自拍,發到閨蜜群裏。」

她調侃自己,這麼多天胃口不好,體重也沒有輕一斤。好歹腿比以前細一點,「當然這是跟自己比。」

忙碌的、居家的武漢人,其實在咬著牙,忍和鉚。

這個城市的特質,這個城市中生活著的人的個性,此時表現到了極致。

「武漢人,不服周。」知名學者易中天曾在武漢生活了幾十年。他這樣評價生活在長江、漢水邊的武漢人:把他們九死一生的艱難人生和不太順心的煩惱人生,變成了有板有眼、有腔有調、值得「鉚起唱」的生命勁歌。

3日一大早,這些天睡得很輕的歐陽就聽見70歲的母親李月仙從床上爬起來,趴在窗台上看社區、天空、馬路。「你看,路上的三隻小鳥在散步,馬路隨便他們走。」歐陽笑了。

「這場戰役不成功,我們就不撤兵!」——院士李蘭娟

總建築面積超過3萬平方米,架設箱式板房近兩千間,接診區病房樓ICU俱全……這個建築面積相當於半個北京「水立方」的火神山醫院,從開始設計到2日正式落成,只用了10天。

武漢江夏區黃家湖畔,第二座集中收治的雷神山醫院建設正如火如荼。開工9天時間,醫院總體建設進度已完成80%。

抗疫之戰,推進在武漢。

舉國之力,彙集到武漢。

2日淩晨,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生健康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率隊馳援武漢,同行抵達武漢的還有來自感染科、重症監護室、人工肝的精兵強將,以及最先進的儀器設備。

3日,李蘭娟日程排得非常滿。「這場戰役不成功,我們就不撤兵!」李蘭娟說,「這次我來當一個醫生,儘快解除危重病人的痛苦。」

截至2日,來自全國29個省(區、市)和軍隊的68支醫療隊、8310余名的白衣戰士。此時此刻,都投入了戰鬥。

鏖戰10天,剛剛結束火神山醫院工程的數千名建設者,轉戰雷神山醫院建設工地。

一對夫妻,一輛卡車,星夜兼程1800公里,3日也趕到武漢。武漢諸暨泓濤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從廣東茂名緊急採購了20萬雙醫用手套,準備捐給抗疫一線的武漢協和醫院。吉林的一對夫妻自願報名承擔了這次運送任務。擔心丈夫范先生一個人長途開車容易疲倦,已經有4個月身孕的妻子魯女士堅持隨車同來。

3日下午,一段2分鐘時長的武漢城市新宣傳片在網路上熱播。

「等這個城市重新按下播放鍵,

等地鐵裏的人多到擠不上這一班,

等大排檔裏吵到必須扯著嗓子說話,

等去武大看櫻花的人比花還多,

等過早搶不到最愛的那碗熱乾面,

等汽車把二橋堵得望不到頭,

我們可以笑著飆一句:我信了你的邪!

武漢,我們等你。」

聽到最後這句,武漢人有的笑了,有的攥緊了拳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