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不僅有醫藥,還有護膚品和村上春樹的作品——探訪武漢方艙醫院

2020-02-18 08:00

? 人氣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方艙醫院內景。(新華社)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方艙醫院內景。(新華社)

「被收治進方艙醫院的病人,有些人會出現皮膚乾燥的症狀,所以我們給他們每個人都準備了一小瓶護膚品。」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中醫院辦公室主任袁婷婷一邊在病區巡視一邊對記者說。

2月14日,江夏方艙醫院迎來了首批新冠肺炎患者,這所由武漢市江夏大花山戶外運動中心改建的方艙醫院正式投入使用。

北京中醫醫院院長、江夏方艙醫院院長劉清泉介紹,這座方艙醫院目前可收治400位病人,二期工程完工後收治量有望再成長一倍以上。

從一樓病區入口放眼望去,一張張病床整齊排列,白色的床單、白色的被罩、白色的枕套,潔淨整齊,而病床之間的硬質隔斷和藍色幔簾,又為這一片白點綴了些許亮色。

每張病床旁的標配是一個帶蓋的小型垃圾桶和一個塑膠整理箱。整理箱裡為病人準備好了牙刷、牙膏、牙缸、毛巾、香皂、保暖拖鞋、衛生紙、保鮮膜和大寶SOD蜜。

病區四周,沿牆擺放著微波爐、全自動電熱開水器、電視、無線WIFI和充電寶。閱讀服務點的擱架上不僅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健康科普小知識》《論語》《詩經》,還有達維德·迪奧普的《靈魂兄弟》和村上春樹的《西班牙》。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江夏方艙的閱讀服務點。(新華社)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江夏方艙的閱讀服務點。(新華社)

「設置閱讀服務點,是為了讓病人在休息治療的同時豐富他們的精神生活。」袁婷婷說,通過掃描張貼在牆上的二維碼,病人還可以流覽江夏區圖書館的線上數字資源、在手機上接受線上醫學指導和心理干預。

「我最擔心的是病區裡的溫度,太熱或者太冷都不行,現在看來情況還不錯」。中央指導組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在江夏方艙醫院現場對記者說。每張病床上都鋪上了電熱毯、床位之間放置有電暖氣,所有病人在這裡都可以得到溫暖的呵護。

每一位到來的患者都會收到一封來自院方的信,信中這樣寫道:江夏方艙之家是我們共同的家,但是條件比較簡陋,這也是非常時期的非常安排,是對我們的一次考驗。希望大家能夠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共同度過這場災難。

「一到這裡馬上就會有醫生護士來接待我們,幫我們提行李、介紹各種設施、帶著我們辦各種手續,全都是一對一的幫助,所以感覺很溫馨。」33歲的向豔婷這樣回憶自己入院時的心情。2月7日,她成為「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的一名「居民」。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江夏方艙為患者提供的全自動電熱開水器。(新華社)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江夏方艙為患者提供的全自動電熱開水器。(新華社)

「醫護人員每天要給病人測量血壓、體溫、血氧飽和度,這樣的測量每天會有很多次。如果有人病情加重,醫生會馬上發現並及時轉院,所以在這裡比在家隔離要安全。」向豔婷說。

她告訴記者,除了新冠肺炎,如果病人有牙疼等其他的不舒服,醫護人員也會及時提供對症的藥品。病人需要口罩,也可以去找護士領取。

「這裡的護士真的很辛苦,而且服務態度特別好。我旁邊病床有一個老奶奶,生活有點不能自理,護士不僅給她送藥蓋被子,還要一遍一遍陪著她去上廁所。一些病人也會體諒護士,主動承擔一些清潔工作。護士和病人之間很融洽、很溫暖。」她說。

進入方艙醫院的第一夜,向豔婷休息得不太好。「因為方艙醫院裡面的大燈整夜都是開著的,這可能是為了方便醫護人員觀察病人情況,再說這麼多人住在這裡,如果把燈都關了確實也會有一些不安全因素。第二夜我就想出了辦法,把發給我的軍大衣帽子卸下來搭在臉上,這樣就可以睡好了。」她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心得。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江夏方艙為患者提供的個人生活用品。(新華社)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江夏方艙為患者提供的個人生活用品。(新華社)

向豔婷的病症很輕,最嚴重的時候也就是在深呼吸時會咳兩下。她期盼著能早日出院,最大的願望是「回家痛痛快快洗個熱水澡」。

「能夠看到各方面的情況都在好轉,慢慢都在改善。我覺得還是看得到前景和希望的。」向豔婷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