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族群歧視、仇外情結病毒正在蔓延,下一個遇害者會是誰?

2020-02-25 06:10

? 人氣

2020年2月22日,德國小城哈瑙(Hanau)的民眾走上街頭,悼念被極右派狂徒殺害的9位民眾,這位女子手持海報,「我會是下一個遇害者嗎?」(AP)

2020年2月22日,德國小城哈瑙(Hanau)的民眾走上街頭,悼念被極右派狂徒殺害的9位民眾,這位女子手持海報,「我會是下一個遇害者嗎?」(AP)

「我會是下一個遇害者嗎?」女子雙手拿著一張海報,參加德國中部小城哈瑙(Hanau)的一場萬人集會,不是示威,不是抗議,只是問一個問題:「我會是下一個遇害者嗎?」(AM I NEXT?)

2月19日,一名男子闖入當地兩家酒吧開槍,9人化為亡魂。男子與死者素不相識,為什麼要大開殺戒?因為他想要殺光德國的外來移民,那兩家酒吧是當地移民經常光顧的休閒場所。

德國19日又發生槍擊案,兇嫌晚間10時在中西部城鎮哈瑙、凱瑟爾施塔特的兩家水煙酒吧開槍,造成至少8人死亡,5人受傷。(AP)
德國19日發生槍擊案,造成慘重傷亡。(AP)

似曾相識?2019年3月15日的紐西蘭基督城(Christchurch)清真寺恐怖攻擊,51人罹難。同一年8月3日美國德州帕索(El Paso)槍擊慘案,22人罹難。從2000年至2006年,德國的「國家社會主義地下組織」(NSU)殺害了9名移民與1名女警。德國政府統計,1990年迄今,將近100人在極右派攻擊事件中喪生,哈瑙慘案又為這項統計增加了9人。

其實,不必血流成河,我們也能體會族群歧視、仇外情結的黑暗。案例就在眼前,去年12月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從中國、亞洲其他國家、歐美國家到台灣的社會,面對「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亞裔」,病毒每每能激發某些「心理的免疫反應」,甚至讓人慨歎,族群歧視、仇外情結恐怕才是真正的「全世界共通語言」。

對許多歐洲極右派而言,哈瑙慘案是美夢成真。凶手留下一份滿懷仇恨的〈宣言〉,主張世界人口應該減半,尤其要優先消滅下列國家的民族: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利比亞、埃及、以色列、敘利亞、約旦、黎巴嫩、整個阿拉伯半島、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哈薩克、土庫曼、烏茲別克、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孟加拉、越南、寮國、柬埔寨、菲律賓。

〈宣言〉中還充斥著各式各樣的陰謀論。瘋狂?的確。但是在極右派網站與社群網絡,這些言論一點也不「瘋狂」。不到一個世紀之前,由另一個「瘋子」在德國建立的政權與軍隊,屠殺了數百萬人。哈瑙慘案的凶手在一段影片中說道:「我不認為今天大笑的人們,日後還笑得出來。」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第一次進入國會,一名議員開心亮出名條。(美聯社)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第一次進入國會,一名議員開心亮出名條。(美聯社)

極右派的另一項武器是選票,代表性案例就是「德國另類選擇黨」(AfD)。AfD在近年德國各項選舉中聲勢日盛,讓傳統保守派政黨基民盟(CDU)壓力大增。今年初圖林根邦(Thuringia)地方選舉,CDU地方黨部不顧黨中央勸阻,打破政壇禁忌,與AfD攜手合作,連立場偏左的自由民主黨(FDP)也願意蛇鼠一窩。

CDU領導人克朗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原本被梅克爾(Angela Merkel)欽點為接班人,威望大挫之餘,只能宣布放棄角逐總理大位。相隔不到10天,哈瑙慘案爆發。

處心積慮要淡化納粹歷史罪行、反對德國人為歷史道歉的AfD,創立才7年,如今在德國16個邦議會都有席次,更是聯邦議會的最大反對黨。與此相映,德國民間的極右派組織形形色色、此起彼落:NSU、夫來塔幫(Gruppe Freital)、肯尼茲革命(Revolution Chemnitz)、戰鬥18(Combat 18)、S集團(Gruppe S)……

德國極右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黨魁高蘭德(資料照,AP)
德國極右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黨魁高蘭德(資料照,AP)

希特勒(Adolf Hitler)屍骨已寒75年,德國政府政策與法律也對納粹惡靈防範甚嚴,但族群歧視、仇外情結似乎永遠都有機可趁、伺機而動,可能是一場屠殺,也可能是一場選舉。

可能是一個持有槍械的狂徒,也可能是一個超級強權的領導人。哈瑙慘案發生之後,德國各盟邦領導人紛紛表示哀悼與譴責,但美國總統川普卻默不吭聲,備受他寵信的美國駐德國大使格瑞尼爾(Richard Grenell)也毫無反應。

這情況其實並不意外,川普也會強烈譴責重大恐怖攻擊、大規模槍擊案,只不過有一個前提:凶手有穆斯林或移民背景。如果凶手是極右派、新納粹、白人至上主義者,受害者是穆斯林或移民,川普往往沉默是金,暗示不妨等閒視之。這種作法的可鄙與危險,不言可喻。

2017年8月12日,美國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另類右派(Alt-Right)、極右派大遊行,納粹旗幟出爐(Anthony Crider@Wikipedia / CC BY-SA 2.0)
2017年8月12日,美國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另類右派(Alt-Right)、極右派大遊行,納粹旗幟出爐(Anthony Crider@Wikipedia / CC BY-SA 2.0)

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院長艾倫(John R. Allen)是美軍陸戰隊退役四星上將,曾經擔任駐阿富汗美軍與北約部隊(USFOR-A)最高指揮官,對伊斯蘭教基本教義派恐怖主義再瞭解不過,然而他在日前投書《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談的卻是另一種主義:白人至上主義(white-supremacism)。

艾倫的一段話發人深省:「今日有太多白人至上主義團體飛揚跋扈、改頭換面,儼然躋身當代政治主流,打出『歷史傳承』或假科學的旗號,來掩飾自身真正的暴力意圖。」不幸的是,今日美國政壇的白人至上主義代表人物,就在白宮。

2020年2月,德國民眾以花車表達反對種族主義(RASSISMUS),要 「將言語化為行動」(AP)
2020年2月,德國民眾以花車表達反對種族主義(RASSISMUS),要 「將言語化為行動」(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