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青龍觀點:新冠病毒疫情下的人性考驗與生命思索

2020-02-27 05:50

? 人氣

南韓武漢肺炎確診人數已衝破千人大關,圖為天主教首爾總教區教座明洞大聖堂正在進行消毒工作。(美聯社)

南韓武漢肺炎確診人數已衝破千人大關,圖為天主教首爾總教區教座明洞大聖堂正在進行消毒工作。(美聯社)

從2019年12月8日中國官方確認首例「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簡稱「新冠病毒」,原俗稱「武漢肺炎」)以來,至今不僅中國大陸各大重要城市皆已淪為疫區,甚至全世界所有國家都陸續傳出疫情,台灣鄰近的日本、韓國等國家也開始有社區感染的跡象。截至目前為止,台灣雖然尚未有大規模爆發的危機,但防疫措施一刻也不敢鬆懈。為何各國對此新型冠狀病毒的防疫措施如臨大敵?因為這是從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來,最有可能演變成全球性的感染事件,而在距今100年前的那一次全球大感染事件中,至少有5億人受到感染,5千萬到1億人死亡,其死亡人數竟然超過人類歷史上的任何一場戰爭。

這次新冠病毒的疫情幾近失控,除了原先中國大陸對疫情的隱瞞與掉以輕心之外,病毒本身的傳播性質亦屬罕見。一般我們常用R0基本再生數(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作為對於傳染性疾病傳播力的評估指標,例如若R0等於2,則1傳2、2傳4、4傳8;R0等於10,則1傳10、10傳百、百傳千,一般流感的R0值約為1.8~1.9;麻疹的傳播能力最強,為18~20。若與2003年爆發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簡稱SARS)疫情相比,SARS的R0值約為2.5~3,而此次的新冠病毒R0值則落在2.39~4.13之間,明顯其感染傳播能力較強。究其原因,雖目前尚無定論,但一般認為,它在宿主體內的潛伏期較長和致死率較低有關(SARS的潛伏期2~7天、致死率約為10%;COVID-19的潛伏期為14天、致死率約2%),將來成為流感化的可能性極高。

新冠病毒橫空出世,降臨在中國武漢這個千年的古老城市,然後,隨著一座又一座的中國城市封城防疫,且一個國家跟一個國家的防疫失守,傳播至今,儼然已是全球性的世紀瘟疫一般,人人聞之色變。面對病毒感染的爆發,立即突顯出了各個國家醫療體系與公衛政策的完備性與否。

如同17年前的SARS期間,和平醫院因院內擴散感染而不得不封院的事件,問題的根源並不在醫師或醫療人員,而是營利醫療體系的結構性因素,強調績效而缺乏人文關懷與倫理思考,過於大意自信的結果讓專業警覺性降低。現今武漢肺炎在中國大陸的失控,不也是如此嗎?就像武漢新冠病毒疫情最早的發現者李文亮醫生(1985-2020),竟被武漢警方要求「不得散佈謠言」而簽署訓誡書,但最終李文亮仍因接診患者被感染而於2020年2月6日晚間10點左右傳出過世(院方「正式公布」死亡時間則為2月7日凌晨2點58分),消息傳出,中國人民群情激憤,體制殺人莫此為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