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習近平打造「肺炎共同體」,治中國也治天下

2020-03-01 06:20

? 人氣

作者認為,習近平不願放棄創造新意識形態、將中國打造成世界霸主的嘗試。(資料照,AP)

作者認為,習近平不願放棄創造新意識形態、將中國打造成世界霸主的嘗試。(資料照,AP)

毛澤東所說的「天下大亂,天下大治」,天下只是指他統治的中國。而習近平的天下,早已溢出中國的範疇,儼然要席捲世界。

習近平在二月二十三日的講話中說:「一百七十多個國家領導人和四十多個國際和地區組織負責人以電話、信函、聲明等方式對我國表示慰問和支持。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國……努力防止疫情在世界蔓延,不僅是在對中國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負責,也是在為世界公共衛生事業作貢獻。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國採取的堅決有力的防控措施,展現的出色的領導能力、應對能力、組織動員能力、貫徹執行能力,是其他國家做不到的,為世界防疫樹立了典範。」習近平不以武漢肺炎為恥、反以武漢肺炎為榮,仿佛中國不是禍害世界的根源,而是拯救世界的先鋒;仿佛自己不是玩火自焚的暴君,而是力挽狂瀾的超級英雄「中國隊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醫院為醫護人員加油。(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醫院為醫護人員加油。(資料照,美聯社)

與鄧、江、胡等前任相比,習近平不願放棄創造新意識形態、將中國打造成世界霸主的嘗試。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代表極左派的江青等「四人幫」被清洗、文革慘澹收場之後,具有強烈宗教性的毛主義暫時偃旗息鼓。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放棄征服人心和輸出革命之企圖,也放棄重塑官方意識形態的雄心壯志。鄧小平的「貓論」和「摸論」,是其實用主義的體現,可安慰文革後殘破的人心,卻不足以征服和撩撥人心;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企圖解決馬列原教旨主義與中國現狀之間明明可見的矛盾,卻自相矛盾,在民間淪為笑柄;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符合技術官僚按部就班的個性,更顯枯燥乏味。相比之下,習近平的「夢論」跟毛澤東「超英趕美」、「中國是世界革命的中心」的豪言壯語、開天闢地的想像有更多相似之處。

習近平號稱要打造「世界命運共同體」,也就是說,中國模式是唯一的康莊大道,唯一的「王道」。「全球命運共同體」的實現遙遙無期,「武漢肺炎共同體」卻率先實現了:在中國之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依次排名為:韓國、意大利、日本、新加坡,還有泰國、柬埔寨等惟中國馬首是瞻、縱容中國警察入境綁架流亡人士的中國的東南亞「準殖民地」。這些國家受武漢肺炎之害最烈,不是沒有原因的,它們要麼是精神和文化上「脫華」不足,要麼是貪戀中國遊客的消費和中國政府的投資,要麼是「一帶一路」的積極參與者,它們都被中國這個無邊無際的黑洞吸入其中,成為「武漢肺炎共同體」之一部分,真是貪心不足,自取滅亡。

不僅國家如此,國際組織更是紛紛呈現「中國化」之趨勢。《新美國》雜誌發文披露,中共將其長臂伸到聯合國各機構及其它國際組織內,並要求所有在國際組織任職的中共官員絕對服從黨的命令,這與國際組織的「超越國家利益的職務要求」相衝突。中共更已將其代理人安插在整個聯合國和「全球治理」機構中,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等原來西方獨大的機構亦逐漸淪陷。

2018年11月18日,APEC經濟領袖會議在巴布亞紐幾內亞閉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IMF總幹事拉加德(AP)
APEC經濟領袖會議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IMF總幹事拉加德並肩。(資料照,AP)

二〇一七年七月,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於出任聯合國副祕書長後,獲得了主管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DESA)的權力。《外交政策》報導,劉振民領導的DESA,正在幫助中共向發展中國家兜售「一帶一路」。該機構在劉的帶領下,已經成為一塊「準中國(中共)領地」,支持北京在全球發展領導地位的主張。

習近平癡迷於「全球治理」,北京外國語大學遂奉旨設立「全球治理學院」,培訓大批中共代理人,滲入所謂的「新世界秩序」機構。

此次武漢肺炎疫情失控,習近平政權首當其衝要承擔第一責任,與習近平政權沆瀣一氣的世界衛生組織則要承擔第二責任。世衛組織儼然是中國共產黨的海外分部,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賽儼然是習近平如臂使指的黨棍。有中國網友哀歎說,中國人從五四時代開始追求德先生和賽先生,求之不得,結果來了(譚)德賽先生這個禍害。

習近平擔任盟主的「武漢肺炎共同體」堪稱人類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國際機構,還有哪些國家和國際組織願意加入其中、與之同享榮華富貴呢?

*作者為旅美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