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立委關說無罪 總統權鬥犯法 馬英九還搞不懂?

2017-03-15 06:30

?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遭起訴後,出席第一屆台大哈佛論壇開幕式,他反問「司法關說的人沒事,公理何在」?(陳明仁攝)

前總統馬英九遭起訴後,出席第一屆台大哈佛論壇開幕式,他反問「司法關說的人沒事,公理何在」?(陳明仁攝)

「莫須有的電話就是『羅織』,入人於罪,有沒有涉及到私人恩怨報復,我想各位可以去了解。」二年半前,前法務部長曾勇夫因為「馬王政爭」之「王柯關說案」,在行政院長江宜樺兩度逼辭下台前說了這段話。

當時,特偵組將「關說案」移送監察院調查,而監察院也主動調查該案,很快的以四個月時間,在隔年元月中完成調查報告,對曾勇夫因為一通電話的通聯紀錄致令不獲行政當局信任而下台「洵屬憾事」,遺憾也無用,他下台就是下台了。

不過,緊接著,捲入關說案而被國民黨撤銷黨籍處分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黨籍假處分官司勝訴,保住不分區立委和院長身份;移送曾勇夫的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則因為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罪刑確定;而「馬王政爭」二年半後,北檢以違反《刑法》、《通訊監察保護法》等起訴前總統馬英九,儘管並未求刑,卻在起訴書中以馬英九係「連續行為」,請求「從重擇一量刑」。做為中華民國第三位被起訴的國家元首,馬英九若細讀起訴書,不知會不會與曾勇夫同聲一嘆,檢察官「羅織」之功,確實超邁古人。

「羅織」語出唐代酷吏來俊臣,他還寫了本《羅織經》,從權術角度詳述入人於罪的各種辦法,簡直是「刑上權臣」的技術指導。千年以降,「羅織」即成「構陷」,而法網竟能「羅織」到元首頭上,沒有貶意,只有敬佩,這就是民主與封建皇權之別,而台灣這法網不分顏色,自有民選總統以來三位元首都得套上一套,一位沒事,一位下獄,馬英九則得繼續與司法奮戰。

細看檢察官起訴馬英九的三款雖非「微罪」也都屬「輕刑」,檢察官卻用了八十八頁五萬多字,翻來覆去,引用大法官解釋、德國法意、憲政要旨,闡釋非起訴馬英九不可的理由,原因很簡單,誠如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所言,檢察官把這個案子當成「憲法層次」的「案例」,當然,能否真的拍板成為未來約束總統的「法治原則」,還有賴法官的裁判,不是檢察官說了算。

法務部次長邢泰釗7日出席交通委員會。(顏麟宇攝)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強調,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是「憲法層次」的案件。(資料照/顏麟宇攝)

北檢在第一時間公布起訴書全文,值此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召開,陪審制猶在各說各話,北檢此舉值得給第一個讚!不論服與不服,就從白紙黑字中找論據,五萬二千多字的起訴書,北檢堅持的幾個「法治原則」,的確難以反駁,但還有討論空間:

第一、偵查不公開,包括總統也要受到約束

起訴書裡列舉大法官解釋和各國權力分立的意旨,即使立法院等機關要調閱也只能調閱偵查終結的案卷,總統亦然!馬英九並沒有要求調閱王柯關說相關案件,而是被動聽取黃世銘的報告。如果黃世銘不報告,沒有天大的政爭和後續爭端,身為檢察總長為什麼在案件未偵結前就急乎乎地往赴報告?這是第一個懸疑,即使涉案當事人是國會議長和在野黨團總召,同樣不能違反這條偵查鐵律。黃世銘自己捲入風暴核心後,沒有再對外解釋,或許他也尷尬和傻眼:誰曉得報告完,他前腳走,馬英九後腳就找了行政院長和總統府秘書長等幕僚,商討如何處理「危機」?甚至大肆召開記者會「宣告」王柯涉入司法關說?還要前行政長江宜樺處理法務部長人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