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視何應欽如眼中釘:《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選摘(1)

2017-03-21 05:50

? 人氣

一九七○年代中期,臺灣電視公司製作一檔《面對歷史》的訪談節目,邀請何應欽上節目談抗日戰爭,卻被婉拒,理由是:「天下本來應該是我的,沒什麼好談!」(取自团结出版社)

一九七○年代中期,臺灣電視公司製作一檔《面對歷史》的訪談節目,邀請何應欽上節目談抗日戰爭,卻被婉拒,理由是:「天下本來應該是我的,沒什麼好談!」(取自团结出版社)

蔣介石貴為黃埔軍校校長,中華民國統帥旗與黃埔軍校校旗,則是何應欽所設計。在黃埔系中,蔣介石與何應欽有並稱的地位,但是蔣介石並不認同這個論點。蔣介石曾說:「沒有蔣中正就沒有何應欽!」先不論是否如某些媒體記載,何應欽是蔣介石的寵臣,至少在八年抗戰中,二人在戰場上合作無間,當時蔣介石是國民政府主席兼最高統帥,何應欽則是軍事委員會參謀總長兼中國陸軍總司令。

何應欽代表國民政府接受在華二百萬日軍正式投降,並分別與日本駐華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大將在降書上簽字。這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刻,蔣介石沒有任何角色。(取自維基百科)
何應欽代表國民政府接受在華二百萬日軍正式投降,並分別與日本駐華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大將在降書上簽字。這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刻,蔣介石沒有任何角色。(取自維基百科)

蔣介石評論何應欽時,措詞尖苛,毫不留情。他評論何應欽:「此人推過爭功之技術,可謂投機取巧,盡其能事,宣傳方法完全學習共匪所為。培養二十餘年,仍不能成材自立,始終為人利用而毫不自覺,無骨氣、無人格,誠枉費我一生之心血,此亦為余平生最大之失敗之一也!」可見蔣介石對何應欽,已不只是有心結,而是恨之入骨,只是無法公開撕破臉而已。退守臺灣後,兩人勉強維持相安無事的局面。

蔣介石之所以會視何應欽如眼中釘,肇因於何應欽在西安事變中,極力主張以強大武力轟炸叛軍,以及他擔任日本投降簽字儀式的中國代表留名青史兩件事,徹底得罪了蔣介石。

西安事變與代表中國接受日本投降,觸怒蔣介石

首先是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的西安事變,蔣介石遭張學良、楊虎城劫持,要求停止剿共,一致抗日。何應欽力主以武力進攻西安,被懷疑「意圖在討伐中置蔣於死地,自己取而代之」,招致宋美齡強烈反對。宋美齡並在美國顧問端納(William H. Donald)陪同下,親自飛往西安營救蔣介石,與張學良、楊虎城,以及中共代表周恩來談判。十二月二十五日,事件落幕,蔣介石獲釋,搭機飛返南京。

西安事變發生時,何應欽力主以武力進攻西安,被懷疑「意圖在討伐中置蔣於死地,自己取而代之」,招致宋美齡強烈反對。(取自百度百科)
西安事變發生時,何應欽力主以武力進攻西安,被懷疑「意圖在討伐中置蔣於死地,自己取而代之」,招致宋美齡強烈反對。(取自百度百科)

旅居紐約的黎東方教授,在談到西安事變這一段歷史時,曾親口告訴我:「自從十二月二十五日事件落幕,蔣介石獲釋後,宋美齡為了感謝周恩來相救之恩,每逢十二月二十五日這一天,都會邀請周恩來到寓所,共同歡度耶誕節,直到共產黨與國民黨決裂,全面宣戰,才恍然大悟,原來周恩來根本不是朋友,更不是救命恩人,但為時已晚。」

其次是抗戰勝利,日本無條件投降,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盟軍太平洋地區最高司令官、陸軍上將麥克阿瑟將軍,登上進駐東京灣的密蘇里號戰艦,與中、美、英、蘇四國的九位同盟國代表,參加日本投降的簽字儀式,代表中國出席的是中國軍令部長徐永昌將軍。

一週後,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何應欽代表國民政府,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接受在華二百萬日軍正式投降,並分別與日本駐華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大將在降書上簽字。儀式中,日本駐華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大將,象徵性地向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交出身上配戴的武士刀。岡村寧次的佩刀材質是手工鍛造鋼,刀身、刀柄上共刻有五頭獅子。這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刻,蔣介石沒有任何角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