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不再是「族群問題」 薛化元:該負責的負責任,才能化解族群間的疙瘩

2020-02-28 17:29

? 人氣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28日出席「二二八事件73周年中樞紀念儀式」。薛化元隨後在凱道共生音樂節致詞時表示,二二八事件不只是為了過去,亦是為了「我們共同的未來」。(顏麟宇攝)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28日出席「二二八事件73周年中樞紀念儀式」。薛化元隨後在凱道共生音樂節致詞時表示,二二八事件不只是為了過去,亦是為了「我們共同的未來」。(顏麟宇攝)

捍衛我們的自由、民主、人權,是我們紀念二二八最好的方式。」在二二八事件73周年的今(28)日,民間團體於凱達格蘭大道舉行第8屆共生音樂節,談起轉型正義與相關紀念活動之意義,政大台史所教授、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表示,這不只是為了過去,亦是為了「我們共同的未來」,包括向加害者究責一事,意義在釐清責任歸屬、讓該負責任的負責任,進而化解族群之間的疙瘩。

薛化元表示,自己在2017年也說過類似的話——希望二二八跟轉型正義的紀念活動,不只是為了過去而做而已。探究歷史真相、討論責任歸屬、撫平傷痕,這部份確實要有交代;但除此之外也應該做為了「未來」的事情:「二二八轉型正義是為了我們共同的未來,讓自由、人權、民主在台灣生根發展,做這些工作,讓自由民主的台灣變成我們共同的價值 。」

薛化元表示,透過對歷史釐清、責任探究,也讓台灣人有更深的體感,是「台灣共同體」形成的關鍵。二二八事件為何發生,就是因為「草菅人命、不重視自由民主的外來政權」,發生這事,透過歷史探究可以形成力量,讓台灣人未來如果面對自由民主外來威脅,能產生一些抗拒的精神力。

而為何面對外來威脅需要的是「精神力」?薛化元說,有先進的武器固然重要,但沒有捍衛自己的精神,先進的武器也未必能有效力,「精神力,即是捍衛價值的基礎元素之一。」

薛化元:外來接收者對台灣過去歷史文化不了解,是二二八重要因素之一

曾有一位友人問及二二八是否為「族群問題」,薛化元說,在1947年事發那時是,但現在2020年了,不再是族群問題——1947年國民政府接收台灣時,那時代、那對抗確實有發生族群衝突一面、政府施政不良侵害人權的一面,外來接收者對於台灣過去歷史文化不了解,產生嚴重的文化衝突文化摩擦,這是造成二二八事件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到了2020年,薛化元表示,儘管人任家庭出身都不同,但台灣人有共同的價值,內部基本上就是要建構自由、民主、人權等近代文化價值的新共同體,當今台灣面對的並不是內部族群問題,該思考的是怎麼面對外在民族威脅。

自由之家評比高於日本 薛化元:法律演化成台灣內在價值

薛化元也提到,台灣在「自由之家」評比比美國還高,甚至一位在日本求學過的教授也驚訝台灣分數居然跟日本差不多、還比較高,「他年輕時在日本打拚,沒想過台灣分數可以這麼高......這是透過我們的努力,透過法律制度演化,變成我們的內在價值。」

薛化元總結,台灣未來威脅不是內部,是外在,而「記取歷史永不再犯」就是提醒台灣人面對外來威脅如何捍衛主體價值,因此紀念二二八不只是為了台灣的過去,也是為了未來。而在全世界都能共同擁有人權與民主前,薛化元也盼大眾記得:「捍衛我們的自由、民主、人權,是我們紀念二二八最好的方式,不只是為了過去,是我們共同的未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