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乃德觀點:權貴子弟的政治異想

2014-08-26 18:58

? 人氣

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的當落選可以提供台灣民主不同的想像。(取自連勝文臉書)

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的當落選可以提供台灣民主不同的想像。(取自連勝文臉書)

選舉經常不是比賽政見,而是敘述不同的國家故事,或者建構對未來國家的想像。陳水扁的故事是那一個世代臺灣人的故事:從逆境中崛起。歐巴馬和林肯的選舉,也都代表著國家的希望和對未來的想像。許多年輕人排斥連勝文並非因為「仇富」,而是民主的時代精神。連勝文如果當選將是另一個極端,敘述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也提供對台灣民主的不同想像。

人生充滿意外。陳水扁窮苦出身,在人生道上必須克服許多障礙,這些後來卻成為他從政的資本。他憑自己之力奮勉爬升,將烏魚子看成木瓜乾,戰後世代許多人有類似的經驗。許多人從他身上看到自己,或者未能實現的自己。如今有誰記得他競選總統的政見?我們記得的是:一個貧農之子在台灣居然可以競選總統、而且當選總統。當時許多年輕人受到鼓舞。我們當然也記得:可以為台灣人帶來驕傲的人,執政之後卻帶給台灣人巨大的恥辱。不過,這是後來的事。

民主選舉經常不是在比賽政見,而是在敘述各種不同的國家故事,或者建構對未來國家的想像。陳水扁的故事正是那一個世代臺灣人的故事:刻苦耐勞、辛勤工作,然後從逆境中崛起。美國總統歐巴馬的選舉雖然也有政見,可是其能激動人心卻是因為他身上所代表的美國故事:兩百多年的奴隸制度,接著一百多年白人對黑人的欺凌,黑人的解放運動,黑人的力爭上游,最後是他選戰所象徵的種族和解。歐巴馬和林肯一樣,競選總統之前毫無執政經驗,可是卻代表著國家的希望和對未來的想像。

連勝文誕生在權勢和財富之家。他的生活從來不需面對困境,他的職業生涯也非常順利。連每一個臺灣男生都需面對的最起碼磨練─服兵役,他都沒有機會接受。然後他娶了同樣出生於富家的妻子,一起住在台灣最昂貴的豪宅。連勝文的一生至目前為止非常幸福快樂,而且一切都來自於父親。然後他突然告訴我們,他要當臺北市長。台北市民能接受嗎?

民主社會建立在許多基本價值的基礎上,其中之一是平等。法律地位和政治權利的平等只是最起碼的底線;貧富和權力的不平等分配,都不符合民主的時代精神。絕對的平等當然不可能;二十世紀之所以成為人類史上最悲慘的時代,正是由於絕對平等的理念在蘇聯和中國所造成的悲劇。我們容忍某種程度的不平等,但其前提是:不平等的存在對全社會有利,甚至能增進弱勢者的福利。

在接受某種程度不平等的同時,民主社會也小心防範另一種型式的不平等:財富、權力、和文化等不同的資源,集中於同一羣人手中。財富和權力的不平等分配雖可接受,卻不能集中、或重疊。掌握較多財富的人,不能因此而享有較大的政治影響力。經濟領域的不平等不能侵略政治領域,造成不平等的政治影響力。民主體制對競選經費的限制,也是為了實現這個平等理念。貴族社會的不合理特徵,即是同一羣人同時擁有財富、權力、和文化,而且透過生殖延續不斷。這是民主時代精神的大敵。許多年輕人排斥連勝文並非因為「仇富」,而是不自覺地受到民主時代精神的影響。連勝文從政最大的障礙,即是此種民主的時代精神。他原先的人生優勢忽然成為從政的包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