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教育》莫因小而失大:如何看待校園環境中的「危險」因子

2020-03-16 05:50

? 人氣

校園環境安全很重要。(顏麟宇攝)

校園環境安全很重要。(顏麟宇攝)

環境是教育的一個重要因素,校園環境要做到多安全才是理想的?校園是學習的場域,不只是知識技能、人際關係,更是自我負責以及防衛意識的學習場域。因此校園環境中,不論是實體或是虛擬空間,在在都是學習場域中的重要元素。從環境營造的專業角度來看,如何拿捏設計的尺度,使有助於教育理念的實踐,是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

首先從欄杆的高度談起,行政院頒布且行之多年的「建築技術規則」中,則規定十層樓以下的欄杆高度不低於110公分,前些年新北市教育局以行政命令要求所有的中小學校園,欄杆高度都要提高到125公分以上。也就是說單行法高於國家標準,不僅新建築設計比照辦理,更溯及既往,所有既設的欄杆都要達到這個標準。於是乎掀起了一陣欄杆改善工程,每個學校都忙著立案進行設計、招標、施工一連串的工作。在原有110公分欄杆上加15公分看似簡單,但新舊欄杆間如何兼顧材料銜接、保固、美觀都是不小的挑戰。

這樣的行政命令應是為了「加強學童行進間的安全」,立意良善無可置疑。只是,原來的110公分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加到125公分與學童平均身高有關係嗎?還是因高度不夠發生學生推擠摔落意外,所以必須加高以為防範。但是有多少案例呢?在缺乏實證數據作為基礎情況下,近乎自由心證的行政命令,讓人不知所以!還不在於當局花了多少錢「改善」欄杆,也不在於各校花了多少力氣從事「改善」工程,而是主管機關那一份「良善的立意」到底有沒有意義?!

新竹縣長楊文科(左二)帶領警察局長黃家琦、教育處長劉明超,關心安興國小學童上學情形。(圖/新竹縣政府提供)
新竹縣長楊文科(左二)帶領警察局長黃家琦、教育處長劉明超,關心安興國小學童上學情形。(資料照,新竹縣政府提供)

尼加拉萬丈瀑布的邊緣,安全防護只是一道高不及腰、約90公分的護欄;扶欄俯瞰,還真讓人腿軟。法國埃特雷塔(Etretat),為了景觀沒有護欄,雖曾發生過失足意外,引起各界議論是否應增設安全護欄,但最後決定不加,讓每個人自我防衛,至今仍然如此。在世界各先進國家,這樣看似「怠忽職守,置民眾安危於不顧」的例子所在多有、屢見不鮮。這說明了什麼呢?

最近「罐頭遊具」廣受批評,究竟為何呢?是因為罐頭遊具絕對安全,不論是遊戲方式、材料組合、收邊處理,罐頭遊具幾乎達到爐火純青的零危險設計,也就是說怎麼玩都不會受傷。小朋友在那裡上上下下,狀似歡樂,但彷彿缺少了什麼?從教育的眼光看遊戲,是希望藉著遊戲,融入「探索—發現」、「冒險—化解」、「創造—失敗」、「修正—再接再厲」等獨立思考與心理歷練的因子。當小朋友快樂遊戲的當下、同時學習在各種狀況下保護自己又能與危險共處,是遊戲的重要意義。但罐頭遊具是不需要動大腦的,甚至不需要「意識」任何安全問題,小朋友付出的只是「體能」罷了。這樣的遊戲不只沒創意,久而久之甚至連趣味都談不上。

同樣的所謂零危險觀念也發生在建築設計,尤其是學校建築設計,容不得任何發生碰撞受傷的機會存在。牆壁轉角、廁所磁磚、地面高低等,不能有任何折角以避免觸碰刮傷,地坪的材質不能太粗也不能太細,因為太粗容易絆倒,太細容易滑倒。這樣的設計不是做不到,但其結果是讓學生毫無防衛性的奔跑,對可能發生的危險缺乏警戒心。大人們基於「善意」,自認為給學生最安全的環境,這到底是不是最大的愛心、最佳的作法?值得深思。

生物成長的方向,永遠是朝著與「外在環境」取得最佳「平衡狀態」發展。即使是一棵植物也能迴避不利於成長的因素,而朝向陽光、濕潤、空闊的方向生長。而動物的生存本來就是靠著不斷學習、觀察、與判斷以趨吉避凶,小至如何避免蚊蟲叮咬,大至如何避免發生意外。在不斷的失敗與傷害中,學習生存的技能,這些技能不是用教的,而是「體驗」出來的。可以說誰經驗得越多,生存的技能就越強。而人生有許多關卡遲早要邁過,每個關卡都是一種學習與淬鍊。越早歷練,就能越早學習因應,可以從容面對未來。

過去這些年來,不論是升學機制或是情感教育,都習於迴避問題。發生升學壓力時就開放升學管道,把競爭留到未來;當行為逾越常規時,以安撫取代責備,避免讓當事人直接面對問題。這些「疏導」作為,只是讓年輕人遲延學習面對的時機、失去隨著成長自我教育的機會;一旦在未來的某一天遇到挑戰,不得不獨立面對問題的時候,就很可能束手無策,失去應變的能力。

我們看到軍人的養成,尤其是特種部隊的訓練,可謂「置之死地而後生」。經過了實戰、困頓、恐懼、受傷、自我康復的過程,成就百折不撓的軍人。以此觀點,回頭看我們的校園環境,似乎突顯了環境教育的問題:我們到底是要基於什麼樣的理念,營造我們的校園環境?是一個全然安全,讓家長、教師以至於教育官員無憂無慮的環境?還是具有挑戰,但可以讓學生在生活中成長的環境?

最大的愛心,不是讓小孩不跌倒、不流血、不順遂;讓小孩從受傷中爬起來,懂得把自己武裝起來,學會獨立自主昂然面對世界,避免未來的危機造成受傷,這才是最大的愛心與施予。一個零危險環境,猶如期待一個無菌室;當離開這個環境後,他(她)可能面對的危機就可想而知了。而所謂「適度危險」的教育環境,就是讓學生認識環境中的危險因子,包括自然環境與人造環境中潛在的因素,譬如可能的碰撞、跌落、滑倒、燒燙、……等。

任何的設計,即使是飛機,都是在風險與成本之間取得最佳的平衡值。汽車也是如此,建築何嘗不是如此。就教育觀點而言,營造費用應該不是決定性的因素。一如前述,花了經費營造了一個零危險的環境究竟有沒有意義?相反的,我們是否應該營造一個存在「適度危險」的環境,這不僅是教育單位,也是家長以及社會大眾應積極探討的。

*作者為通識再現主筆群

喜歡這篇文章嗎?

通識再現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