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江啓臣的第一要務─耐得住寂寞

2020-03-09 07:20

? 人氣

20200201-新任立委江啓臣出席109年立委就職。(蔡親傑攝)

20200201-新任立委江啓臣出席109年立委就職。(蔡親傑攝)

全民防疫聲中,國民黨主席如期補選,一如預期,投票率創下新低,只有三成五,遠不及二00七年補選的五成四,和二0一六年補選四成一;但此屬正常現象,一來國民黨才經過總統暨立委選舉大敗,全黨低迷;加以新冠肺炎橫掃全球,「政黨家務事」本來不容易吸引民眾關心;不過,「低冷」的「黨意」,與民意若合符節,也將是新任黨主席必須面對的嚴峻形勢。

由於投票率太低,比較兩位參選人郝龍斌與江啓臣成敗利弊意思不大,因為不論郝、江誰當選,敗選後的國民黨還是一個「黨心離散」的黨,而且,還是一個廢話太多的黨;隨便舉例,補選才結束就有論者批評,「江啓臣贏了,但國民黨輸了」─輸在全民防疫,這句話若郝龍斌當選一樣適用,換言之,只要國民黨產生主席那一刻開始,國民黨就輸了,有無數這樣的黨員,國民黨欲圖奮起,委實不易。

國民黨需要的不是延期陷在敗選夢魘,而是趕緊轉換陣容,讓自己也讓支持者有一個重新開始的想望,至少選舉債要還、政黨補助金有人接帳、龐大的黨組織(包括打官司中被查封的黨產)要瘦身、網路時代的話語權要重新掌握,即使不能主導也不能失語…,凡此種種,不選出黨主席就無人負責,江啓臣當選,無喜可賀,因為未來他就是國民黨各種倒楣事的「負責人」。

郝龍斌不必遺憾,低投票率的補選結果,基本符合敗選後國民黨的需要,因為他還是代表那個「過去的國民黨」,他的政治歷練在一切圖快求新鮮的網路時代,反而成為包袱,即使為了擺脫過去他還痛批「買辦文化」。

20200307-國民黨主席補選候選人郝龍斌7日至投票所投票。(顏麟宇攝)
國民黨主席補選候選人郝龍斌落敗,符合民意求新的氛圍。(顏麟宇攝)

江啓臣固然是三屆立委,曾在馬政府服務,但江不是長久浸淫於政黨事務(鬥爭)的人,國會問政亦無可批評,要用政治老框架硬套給江啓臣,還得費點心思,就像他當選沒有習近平的電報祝賀,硬說他中國是他的「背後靈」,就純屬為做新詞的莫須有;即使有電報也很難抹紅,因為他不那麼熱衷兩岸事務;國台辦以發言人層次隔空喊話:「希望江啟臣珍惜和維護國共兩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政治基礎,發揮兩岸溝通橋樑紐帶作用」,行禮如儀,不論誰當選都是這個套路,但因為江在選舉過程中,不只一次說過「九二共識」過時了,這個「喊話」還是有「一點」意義。

不過,一拜全球防疫之賜,二拜未來兩年沒有選舉之賜,三拜此刻執政的是民進黨蔡政府之賜,兩岸民間交流都降到最低點,遑論政黨交流,「九二共識」要不要調整、如何調整?在江啓臣短短一年兩個月的任期裡,或許都是不急之務,何況即使要調整也不是黨主席說了算,他得耐得住寂寞。

身兼立委的江啓臣能否把國民黨帶往「內造政黨」,不必言之太早,但他的主戰場毫無疑問在立法院,以及地方執政,而非兩岸;即使在立法院能發揮的作用也極為有限,畢竟國會多數是民進黨,推扭轉政策不易,但提出有新意的戰術戰法乃至政治語言,並不那麼困難,只要搶權搶錢搶位子的民進黨夙習不改,就有發揮空間。

江啓臣不會是國民黨人一時半刻能習慣的黨主席,四十八歲未過半百的他是台灣民主化之後,最年輕的國民黨主席,比當年五十二歲,肩挑民進黨敗選後重任的蔡英文還小四歲,排在他前面的「前主席」、「前榮譽主席」們,一個巴掌數不完;他不是蔣經國時代培養出來的政治菁英(如連馬吳吳),也不是李登輝時代「百年老店新開」所栽培的人物,換言之,他能出線,代表國民黨終於告別蔣經國,而且準備告別李登輝,他要操持的是富貴不過三代,已然破落的國民黨,他的難題也正在此,黨裡的老人肯定捨不得告別,在這麼老的政黨裡,他必然寂寞。

不過,歷史不可能永遠原地打轉,自李登輝接掌黨權以來,國民黨已經打轉三十多年;歷史時刻的轉折也不可能扭頭就過;一年兩個月的短暫任期,於江啓臣是個人政治生命的實驗期,於國民黨是轉型必經的過渡期,這個實驗期和過渡期,也是國民黨民選公職的共同考驗,他們的政治生命不必然寄托於國民黨,國民黨的「黨祚」却只能靠他們延續,一年兩個月之後,若轉不過來又「回到從前」,那麼民意再一次告別國民黨,也就不必離情依依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