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回家一趟,卻失去了一切,包括夢想」全世界最年輕的國家淪為性侵者樂園

2017-03-27 10:00

? 人氣

「老實說,這樣的案例在2016年8月到10月間,足足超過50起。」當地女力組織「瑪雅」(MAYA)的發起人拉巴迪亞(James Labadia)無奈地說道,一直以來他都在援助這些受害者的生活,但這幾年來,情況越來越糟,「我從來沒看過情勢惡化成這樣,2016年年底,是最糟糕的一季。」他說道。

南蘇丹的政府承諾過會調查,因此頒布的新法的確稍稍緩解了蒙達里的慘況,「政府下令,任何做出這些不法行為的士兵,將會受到嚴厲懲處。」阿瑪迪州(Amadi state)教育、性別及社會福利的部長肯伊(Abokato Kenyi)說道,「所以我們希望她們能從恐懼中勇敢走出來,指控他們。」但對大部分的倖存者來說,她們只想知道自己能如何重建生活。

逃往烏干達受害者:我一點都不想回南蘇丹

非洲國家南蘇丹自2011年獨立以來,就陷入戰亂、天災、饑荒不斷的絕境(AP)
南蘇丹民不聊生,人民正飽受饑荒、缺水等苦難。(AP)

但對某部分早已受不了的受害者來說,早就舉家逃亡到南部的烏干達渴望重獲新生,「那天他們闖進我家,帶走我的兒子,就這樣活生生把他溺死在水中。」伊塔雅(Edina Itaya)說道,接著她降低音量,向記者訴說她是如何在接下來的整整4天被政府軍性侵,「他們把我跟其他女人鎖在房間裡,每天挑一些人帶去樹叢中給好幾個軍人輪姦。」她輕聲說道。

最後伊塔雅忍無可忍,帶著剩下的家人逃往位於烏干達北部的比迪畢底難民營(Bidibidi settlement),在這裡跟其他27萬名南蘇丹難民生活,比迪畢底難民營開放後在短短4個月內爆滿,現已於2016年12月對外關閉,但每天仍有為數眾多的南蘇丹難民跨越邊境,進到烏干達找尋新生活,而烏干達開放邊境的作為,也被聯合國讚美為「首屈一指」,更提供物資大力援助,難民營的管理員,也會協助難民們重新習得簡單工作的能力,但目前充斥難民的北部,也正是烏干達最貧窮的地方,未來他們依舊有許多難題待解決。

「雖然我住的地方很簡陋,到處都是屎尿跟汗臭味,但我一點都不想回南蘇丹。」伊塔雅說道,「至少在這裡,晚上不會聽到窗外傳來的槍響。」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韓亞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