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改變中國歷史命運的228事件

2020-03-22 07:1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28日出席「二二八事件73週年中樞紀念儀式」。筆者認為二二八事件的重要程度不僅僅止於台灣,而是改變整個中國歷史命運。(資料照,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28日出席「二二八事件73週年中樞紀念儀式」。筆者認為二二八事件的重要程度不僅僅止於台灣,而是改變整個中國歷史命運。(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中國史上叱剎風雲的人名,有過一個有趣的對聯。上聯說「張學良張良,學良不良」,因為張學良自作聰明發動西安事變,讓陝北中共死裡逃生,終至神州陸沉。

下聯說「朱培德賠朱德,朱德無德」。因為1927年4月滇軍將領朱培德擔任江西省長,任命其雲南陸軍講武堂第一期的同班同學朱德,為南昌市公安局長。當年7月底朱培德上廬山療養,委託朱德負責管理南昌治安事宜,客觀上為朱德發動八一南昌起義,成為中共紅軍之父創造條件。據朱德自述,南昌起義後朱培德下山發現自己掉進了朱德給他挖的大坑,有人因此曾稱「朱培德賠朱德,朱德無德」,指責他辜負朱培德的同窗情誼及提拔任用。

現在如果再寫一句下聯,大概可能會是陳儀深評陳儀,儀深無儀。

台灣年度口水大戲二二八又來了,挾著817萬票狂勝的優勢。2月23日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行《拼圖二二八》、《南投二二八口述歷史訪談錄》、《1947之後:二二八(非)日常備忘錄3本新書發表會,其中《拼圖二二八》係前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員、現任國史館館長陳儀深自1991年閱覽前總統蔣介石日記以來相關研究回顧(https://www.storm.mg/article/2325124)。

二二八發生當時的時代意涵是甚麼?在整個東亞-西太平洋地區,在二戰後緊接著有一場革命與反共雙方做殊死鬥的國際區域戰爭,正在拉開序幕全面開打。之所以不使用亞太冷戰這樣的字眼來形容,是因為在東亞二戰後的革命與反共戰爭,包攝從1946年中爆發到1950年暫時告一段落的中國國共內戰,1950-1953的韓戰,也是1946開打卻竟然拖上30年到1975年才結束的中南半島戰爭,這三場戰爭的軍民死傷都以數百萬等級計算。大約同時太平洋地區則有1950年代的英國殖民統治在馬來亞剿共,1965年印尼當局剿共排華暴動,死傷也都以數十萬人計。

上千萬甚至幾千萬人的死傷總量,相當於東亞太平洋地區又發生過一次世界大戰。把這樣的暴力衝突稱為冷戰,光是對這些生靈不是很不尊重嗎?

二二八事件剛好發生在這場區域性連環戰爭時間上的起點,這是台灣成為東亞宿命悲劇一部分的歷史,正要全面展開的徵兆。

陳儀深指出,1947年3月22日國民黨第6屆三中全會,國民黨認定陳儀應對二二八事件血腥鎮壓負責、決議撤職查辦,陳儀深當年看到這段本來想著「不錯喔,國民黨有這種反省的聲音」,未料蔣介石在24日公開為陳儀辯護,認為看不出要把陳儀交付懲戒的理由、認為其「善盡職守」。陳儀深又舉「蔣介石日記」,對於這段三中全會的爭議,蔣直接在日記寫說國民黨員對陳儀是「挾怨報復」、「只求逞快一時而不問是非」、「不顧大局之行為」,這部分就更明確展現蔣介石的態度了。

其實這個場景最令人吃驚的地方,倒還不是在蔣介石與國民黨中央委員當時的意見如何相左。而是陳館長到底吃了大半輩子近代史研究飯,對當時蔣介石與國民黨官場文化之理解,竟是如此淺薄而無史識,抑或更糟有意扭曲操弄毫無史德。「蔣介石日記1945-1949」〈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89847?sloc=main

還好都已經蔣家當年的愛將郝柏村摘註後出版,公眾都看得到蔣本人到底日記上這一天怎麼說的。

在一九四七年,全面內戰的變局這一冊的3月24日日記原文中,蔣介石不滿三中全會的是對「要求對子文、庸之(孔祥熙)清查其財產,陳儀撤職查辦與雪艇(外交部長王世杰)去職」,其後才評價為「挾意報復」、「只求逞快一時而不問是非」、「不顧大局之行為」,完全看不出來蔣這段話是單獨在袒護四人中的哪一人。

抗戰後期,大後方民間社會對孔祥熙宋子文及其家屬亦官亦商,利用權力進行投機及發展私人資本大感不滿。而美國人亦留意到孔家不正常的斂財手法。現在抗戰勝利結束民氣可用之際,當然應該對孔宋等人的財產一查到底。而倒楣的外交部長王世杰,因為先因為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與東北問題被指為對蘇屈膝,又因為前一年的沈崇事件被攻訐對美軟弱,成為中華民國雖為戰勝國,在國際上還是得對大國下跪,仍是弱國無外交的代罪羔羊。

3月24日,中國國民黨三中全會紀念周與中樞紀念周合併舉行,蔣在席上為前行政院正副院長孔祥熙與宋子文、外交部長王世杰及台灣行政長官陳儀辯護,稱「批評應有所根據,不能捕風捉影。三中全會通過之決議案大部分屬破壞性,黨內派別紛爭殊為扼腕」;更何況1947年初,中國共產黨頒布土地法大綱,準備全面進行暴力土改。並命令所屬各武裝單位立即撕下,原先抗戰時勉強屈就的八路軍(18集團軍)與新四軍番號,全部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面對中共正式對國府擺出宣戰姿態,蔣身為大家長,理所當然要求大家精誠團結,渡過此嚴重關頭。

政治大學,政大總圖,中正圖書館,蔣公蔣中正蔣介石銅像。(風傳媒)
蔣介石曾在1947年的國民黨三中全會評懲處陳儀為「挾怨報復」,筆者認為蔣介石為顧及華東戰事而選擇暫緩對陳儀的撤職。(資料照,風傳媒)

1947年這次三中全會上國民黨員與蔣的爭執明明就是在如何看待孔宋王陳四人的政治責任,作為一個整體來討論。到陳大國史館館長這就大筆一揮,對孔宋王這三位中央政府的大官要員一律不論,國民黨員與蔣的爭議所謂「挾怨報復」、「只求逞快一時而不問是非」、「不顧大局之行為」,就都只在台灣行政長官陳儀一個人身上。身為後學不禁想問,陳儀深作為歷史學家的史識與史德去哪了,您到底是歷史學家還是黨政打手?所以說陳儀深評陳儀,儀深無儀。

1947年3月是國軍還在清鄉弭平帶有共黨背景的二七部隊與台灣自治聯軍殘部之際,戰事尚未完全結束,這時還有賴行政長官陳儀配合。怎麼能在這時候拆他的台呢?蔣在日記指責黨員在綏靖尚未結束之際決議撤職查辦陳儀,評價為「只求逞快一時而不問是非」、「不顧大局之行為」,其實是這個意思。不是不該追究陳儀的責任,單純只是時機不對。

到了4月22日,所有民變者有意義的抵抗基本上都結束了,散失的軍火也大部分都已回收了。於是蔣介石主持行政院第784次例會,以台灣事變既平,陳儀引咎請辭臺灣省行政長官兼警備總司令。撤銷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改為台灣省政府,以魏道明為台灣省政府主席。陳儀這位在蔣介石留日以前就已經是日本士官學校的正期畢業生,這時只剩下了根本不必去上班的行政院顧問閒職,這對他來說事實上就是撤職。至於查辦陳儀?別開玩笑了,這位蔣介石的學長可是當時中華民國全國軍最資深的將領之一,以國軍論資排輩的傳統,誰好意思去查辦他呢?

不過陳儀深認為陳儀的重要地位與孔宋王的中央要員齊平,也就是以台灣一省之的足以致中國前途於轉折,這樣看倒也有所本。只是得把228前後各3個月在華東戰場發生的事情再順一次,以重建當時國府高層領袖看到的事情,就可以知道了。1946年12月宿北戰役,國軍整編69師被共軍消滅,師長戴之奇自殺。請讀者在華東地區的地圖上找出江蘇宿縣,然後劃一個紅圈。

1947年1月魯南戰役,國軍整26師、55師與裝備大量美日式火炮、汽車與坦克的第一快速縱隊先後在魯南的嶧縣與棗莊遭共軍全殲,兩師師長馬勵武與周毓英均被俘。請讀者在山東省的嶧縣棗莊畫第二個紅圈。

1947年2月23日山東萊蕪戰役結束,國軍第十兵團被全部殲滅,共軍斃傷俘兵團司令李仙洲以下5.6萬人,請在山東濟南萊蕪畫第三個紅圈,這時距台灣228事件的爆發只剩下還有5天時間。

國共雙方由蘇北向魯南再向魯中前進的三個紅圈意味著甚麼?1946年夏季內戰爆發,國府為了解除華東共軍對南京上海的威脅,動用了國軍五大主力中的整74師與整11師,以及數十萬國軍由南向北肅清在華東戰場盤據已久的新四軍後,蘇皖兩省的共軍,1947年初已經從抗戰時的新四軍編制,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逐漸被國軍主力壓迫北上,退向最後的根據地山東。

2019十一國慶大閱兵、解放軍。(美聯社)
1947年10月1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發表,中國共產黨的軍隊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即便共軍每次退卻前都有能力先給國軍損失上萬的巨大打擊,華東戰場雖然逐漸成為國軍的墳墓。但華東國軍卻還是保持有30萬人以上的兵力規模,蔣介石規劃的強力圍剿共軍戰線其實卻還是不斷前進的,由西南向東北逐步收復山東省全境。他這是在師法晚清李鴻章剿滅東捻的策略,隨著包圍圈的向魯東北步步進逼,逼著陸上稱霸海空全無的山東共軍因為根據地的不斷減縮,民力與各種資源的持續消耗,最後只能去跳渤海。

就在這個計畫即將一步步走向成功之際,228事變平地一聲雷,民變者的怒吼打亂了蔣介石的如意算盤。國府被迫把作為華東戰場總預備隊的整21師拿去台灣綏靖,由於抽走整21師以後,華東戰場國軍對共軍已經無法形成高度優勢,1947年春連吃三場大敗的國軍不得不暫時停止對共軍大規模進剿,這一停就是兩個多月。

也就是差不多台灣省政府改組完成,新主席魏道明上任的同一時間,確定台灣綏靖不會再牽制國軍更多兵力後,南京的注意力又回到山東。國軍在1947年5月以張靈甫整74師為刀尖,胡璉整11師為刀刃,重新恢復對魯中北解放區的進剿,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孟良崮戰役。

但這時國軍已經時不我予,因為山東共軍抓住這兩個月的寶貴時間休整改編,在內戰爆發以來所繳獲大量美式裝備與俘獲大批技術人員的基礎上,華東野戰軍成立了擁有較大口徑火砲200多門與大批車輛的特種兵縱隊,能以強大的火力給國軍迎頭痛擊。並且輔以從渤海交通線運來東北旅大兵工基地生產的彈藥持續補給,發揚了國軍完全無法想像的強大火力。

1947年5月17日整74師在華野全力圍攻下全軍覆滅,師長張靈甫戰死,孟良崮戰役結束。6月底,中共華東野戰軍與中原野戰軍以劉(伯承)鄧(小平)、陳(賡)謝(富治)與陳(毅)粟(裕)三路大軍挺進中原,成品字型向國統區全面反攻。實現了將戰火引向國統區的全國戰略意圖,國軍從此喪失國共內戰中的主動,直至敗退台灣。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前30年可是年年紀念二二八人民起義的,誰能說二二八事件沒有改變整個中國的歷史呢?研究二二八的歷史怎麼可能脫離同時間正在發生劇烈轉折的國共內戰框架呢?假如陳儀深評陳儀,毫無歷史學家儀態風度的治學方法在817萬票加持下成為主流。以後台灣近代史學界不就可以關門大吉了嗎?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