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還不認識的「李明哲」:遭中國監獄逼吃餿食暴瘦30公斤,他卻堅持作為「人」最基本的一件事

2020-03-21 09:48

? 人氣

前民進黨黨工、人權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當局逮捕屆滿3周年。圖為李明哲在湖南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宣判,遭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罪名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資料照,取自岳陽市中级人民法院@微博)

前民進黨黨工、人權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當局逮捕屆滿3周年。圖為李明哲在湖南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宣判,遭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罪名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資料照,取自岳陽市中级人民法院@微博)

台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至今已在中國「被消失」滿3年,因為推廣民主思想遭中國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被押入血汗工廠強迫勞動超過12小時、被迫吃餿食暴瘦30公斤,如今遇上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更是生死未卜。然而在李明哲事件3周年紀念講座上,長期救援李明哲的鄭秀娟、孫友聯、黃怡碧等人,卻道出鮮為台灣人所知的李明哲一面──即便遭受酷刑,他最在乎的仍不是「自己」,只為貫徹身為「人」之信念。

我想大家坐這聽演講,不只關心李明哲這人怎麼回事,而是想知道:這樣一個人堅持在那(中國)坐他不該坐的牢,他在想什麼?」李明哲事件3周年紀念講座上,李明哲的前同事、文山社大校長鄭秀娟拋出這樣的問題;而長期救援此案的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說,就算李明哲之妻李凈瑜有機會獲邀美國總統川普之國情咨文發表,李明哲盼望她傳遞出去的訊息不是救自己,而是李明哲在監獄親眼見證的、中國受刑人遭受的不人道對待。

是怎樣的意志,支持一個人即便為人權身陷牢獄也不忘人權?這一天講座談的,是一個多數台灣人未曾認識的、真實的「李明哲」。

為中國「被消失」人權工作者募款 「沒想到就回不來了!」

多數台灣人是因為「被消失」事件才認識李明哲的,然而對李明哲的前同事、文山社大校長鄭秀娟來說,李明哲早已投身人權工作超過20年,其出身野百合世代、經歷街頭、進入民進黨工作以後又離開,「他已有些經歷,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最後投身的是進入社區大學做人權教育,甚至包括本應沒有義務的、對中國的人權教育。

除了社區大學的教書工作,鄭秀娟說,李明哲私下也跟不少中國朋友聯繫──許多中國的人權工作者動輒被抓走、家人音訊全無又陷入經濟困境,一群人調查狀況後便以李明哲作為穿針引線的中間人,保護捐款者與接受捐款者、把錢送到這些家屬手上。

為此,李明哲每年都會去跟一些中國朋友吃飯聊天、去廈門一趟也順便帶媽媽去看醫生,未料在2017年的3月份,媽媽狀況嚴重到被醫師要求「不可以離開台灣」,李明哲便獨自一人前往中國,「最後,沒想到就回不來了。」

20181105-「任意移監如人球 APEC張習會,勿忘李明哲– 李明哲救援大隊」記者會,文山社區大學校長鄭秀娟。(甘岱民攝)
文山社大校長鄭秀娟(中)在座談上表示,李明哲已投身人權工作超過20年。(資料照,甘岱民攝)

鄭秀娟與李凈瑜都是在李明哲失蹤1天以後才知他「消失」的,他們投身人權工作、都能獨立工作,是香港朋友發現李明哲失去聯繫以後才趕緊透過臉書找人、找到身為妻子的李凈瑜,而鄭秀娟隨後也趕緊跟教育局通報,她知道,這將是非常巨大的問題:「我知道這是兩岸的問題,涉及到人權的問題、內政跟外交,所以做好通報的事情。」

隨後各種救援行動陸續登上媒體,而身為救援主力之一的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黃怡碧說,其實在那之前她並不曉得李明哲做了什麼事情,包括李明哲在中國的微信上做了個自媒體、傳播台灣一些民主經驗給中國人參考,包括李明哲與社運、與政黨工作的淵源,這些都是她與李明哲過去少少幾次接觸裡他不提的,「但因為我們基於因人權意識接觸的情感,我們開始救援行動。」

20200319-李明哲救援大隊19日主辦李明哲被抓三週年記者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委黃怡碧發言。(盧逸峰攝)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救援大隊19日主辦李明哲被抓3周年記者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委黃怡碧發言。(盧逸峰攝)

只是要從中國手上救一個人,談何容易?光是台灣社會內部就有阻力,鄭秀娟說李明哲被抓以後連文山社大都被社會指責:「大家都說社大幹了什麼、明哲幹什麼來指責社大,而不是說對方幹了什麼,抓人的人幹了什麼!這正是我們極權歷史文化還沒去除的證明……」黃怡碧也在百般絕望下則決定試試過去只在課本上學到的、聯合國的「強迫失蹤」人權救援機制,未料接下來救援大隊與李凈瑜遇到的,是中國對「人性」最深層的玩弄與考驗。

盼望半年終能與他在聯合國碰面 李凈瑜卻遭中國突襲「審判」

以聯合國人權救援機制,黃怡碧能立刻說出的便有2例。一是過去樂生療養院居民遭迫遷,一群樂生青年組團殺到美國、日內瓦申訴,後來聯合國健康權、居住權報告員發布聲明,界定台灣政府應重視「居住是人權」,如果不得不迫遷也要取得居民一個合作的程度、給居民相關補償;二是台灣歷史被關押最久、高度有冤的邱和順案,邱和順在2011年遭受最高法院草率速審,民間團體特別寫信給聯合國報告員、也受理、認為這是嚴重的人權侵害──這次聯合國不只發聲明,也特別透過外交系統請侵犯人權的國家提出正式聲明,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聯合國是透過「中國外交部」給北京當局,「北京當局號稱『一個中國原則』,但他沒辦法把他的手真正伸進台灣來。」

即便聯合國也未必能扭轉狀況,黃怡碧當時的心情,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了──2017年3月19日李明哲失蹤後,27日中國被記者問才有技巧說「正接受有關當局調查中」、不說李明哲在哪、被誰偵查,而李凈瑜也曾經買好機票要殺去北京問中國政府「我先生在哪」,結果到櫃台航空公司才說她的台胞證已被註銷,直到5月份中國才正式宣布逮捕李明哲,一開始的罪名還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不是最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
陸委會有力使不上、聯繫管道全斷,「我們是在這麼絕望的情況下,跟聯合國試看看。」但黃怡碧也說,真的必須說中國有多惡劣。

第73屆聯合國大會在紐約的聯合國總部登場。(美聯社)
李明哲救援大隊曾求助於聯合國人權救援機制。示意圖,圖為第73屆聯合國大會。(資料照,美聯社)

救援大隊決定把採取的每個工作攤在陽光下、明確說出幾月幾號有什麼行程,雖然聯合國大部份不會給當事人與家屬面對面報告機會,但受理李明哲案的「強迫失蹤小組」是例外,因為強迫失蹤被視為最可怕犯行,加上人道考量,要協助家屬能知道家人被關押在哪,「人在哪」是強迫失蹤小組最重要的問題。

2017年9月13日,聯合國預計安排李明哲與家屬在日內瓦萬國宮見面,聯合國原本要救援大隊不講,「怕我們被侵害人權的國家阻撓,要我們不能講」,但救援大隊本著李明哲的信念不妥協、公佈行程,沒想到在前往日內瓦前夕召開工作會議,李凈瑜就接到中國湖南法院的電話,說李明哲要在9月11日接受公開審判。

「從3月19日到9月11日,李明哲音訊全無,這是凈瑜半年來唯一能親眼見到,李明哲還活著!所以她放棄日內瓦陳述機會,選擇到湖南法院跟明哲見這一面……」黃怡碧直說,這就是中國的居心叵測、操弄人心。儘管後來其他人還是去了日內瓦,黃怡碧也記得那天晚上李凈瑜先飛了、隔天則是黃怡碧與救援大隊成員邱伊翎要飛日內瓦,在會議上邱伊翎眼淚掉下來、她也跟著哭,「絕望,完全被中國掐住的感受,非常非常難受……」

上圖為中國國台辦人員,即為微博照片未入鏡者。他全程監控李凈瑜與隨行人員,所有人的證件都被收在他的黑色手提包中,直到機場才還給隨行人員。通關後其他隨行人員無需交回證件,但他要求李淨瑜需交回台胞證,不交回不准飛機起飛。(蕭逸民提供)
妻子李凈瑜飛往中國探視李明哲時,國台辦人員(見圖)全程監控李與隨行人員,所有人的政見都遭統一保管
直到機場才返還;而通關後其他隨行人員無需交回證件,但他要求李淨瑜需交回台胞證,不交回不准飛機起飛。(資料照,蕭逸民提供)

「明哲的臉第一次變得比我還要小…」被迫吃餿食、血汗工作暴瘦30公斤 

然而,李明哲的苦難不會到此結束。後來李明哲遭中國判刑5年確定、遭關押於赤山監獄,李凈瑜好不容易爭取到一個月1次的探監,開始往返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生活。然而黃怡碧說,2018年10月份、中國將接受聯合國普遍定期審查前夕,陸委會捎來台商的消息,無預警說李明哲要被移監河北的燕城監獄、離北京只有半小時車程、要接受另一種「教化」──救援大隊自然緊急召開記者會抗議,抗議後另一批台商又跟陸委會說李明哲要被移回赤山了,這兩次的移監都是毫無預警、救援大隊至今都仍不知道為什麼,但無庸置疑的是,這兩次移監對李明哲健康造成極大影響。

黃怡碧說,很多中國受刑人是不願吃監獄食物的,因為是餿食,很多受刑人是接受家屬接濟、開一個帳號有筆錢、可以買自己食物,李明哲2017年底在赤山監獄服刑以來也是這樣買食物──但因為移監一事,李明哲的帳戶被凍結、獄中表現也歸零、連在監所合作社買的機會也沒了。

「他被迫吃非常非常糟糕的食物,他體重一直下降,凈瑜去看,就知道他整個狀況差非常非常多……大家知道明哲胖胖的、很壯碩,但凈瑜去看了說:『明哲的臉第一次變得比我還要小……』」這件事李凈瑜也曾在記者會上說過,李明哲暴瘦了30公斤。

2018年3月28日,李凈瑜,李明哲,桃園國際機場。(AP)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妻子李凈瑜(右)曾透露,李明哲在獄中暴瘦30公斤。(資料照,美聯社)

黃怡碧也從李凈瑜那邊聽到,李明哲被安排在製鞋工廠裡,為了替中國賺取外匯,這工廠生產力甚至是赤山附近的「經濟命脈」──高生產力的代價是受刑人從清早6點一路上工到晚上6點,李明哲要吃飯就是與獄友就在淺淺屋簷下吃,下雨、下雪都在幾乎不存在的遮蔽下進行,「吃很難吃的飯,飯裡會有雨滴跟別人的汗水。」
到了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李明哲更是再次陷入音訊全無的狀態,李凈瑜近日也在記者會上罕見用上「哀求」一語對中國政府喊話,求中國政府讓李明哲打電話對她說聲:「我還活著!」

李明哲的前同事鄭秀娟提到,最初李凈瑜也是奮鬥一年都無法穩定去看李明哲、透過聯合國跟美國壓力才有穩定探監權利,而在2020年1月份大選前,因為必須透過台商作為中間人才能探監,李凈瑜選擇提早去看,李明哲還掛心著台灣選舉、直問她「怎麼不大選完才來」,他很想知道台灣發生什麼事──李明哲還在等李凈瑜報告選舉結果,但沒想到這就是最後一次,這幾個月,李凈瑜無法再見到他任何一面。

1天僅能用1杯水擦澡 他卻沒忘「用自己的苦難替受苦的人爭取權利」

即便受到如此磨難,在李明哲與李凈瑜最後一次見面時,他仍心心念念的是台灣的選舉結果、台灣的未來。而黃怡碧說,李明哲在獄中希望李凈瑜協助傳遞出去的也不是他個人的處境,是中國所謂的「勞改」,他希望李凈瑜可以把中國監獄這種強迫勞動、惡劣的生活環境傳遞出去:「現在赤山監獄只能用從早到晚熱水機接的一杯水來擦澡,但明哲就算自己受苦,也想用自己的苦難,來替一起受苦的獄友爭取權利……」

「明哲心理狀態還是健康的,他在監獄看到的是人權問題。」鄭秀娟則說,原本赤山監獄是強迫勞動、全年無休的,但在李凈瑜揭露狀況以後,變成1個月可以休假2天。雖然李明哲很清楚獄友是因為他才有這種「福利」,但他也很清楚隔壁座監獄是沒有的,因此他也會希望把自己工作資訊傳遞出來、說他在做哪牌的鞋子,讓大眾知道某品牌企業用的是中國監獄非常不人道的勞動力。

李明哲事件3周年以來,救援大隊近日也不是沒考慮過「假釋」這個提案,救援大隊成員之一、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便說,他當然希望李明哲能趕快回來、擔心疫情不確定性、中國有幾座監獄是有感染的,「我們當然希望他明天就回到台灣」,但提案時也經過不少掙扎:「假釋是建立在『有罪』的前提下,我相信他有所堅持,這有所堅持看在我們心裡是心疼的,因為我們期盼他回來……但在中國打壓人權方式下,我相信也不會那麼輕易放他回來。」

一名關押在土耳其艾迪尼市一所高安全級別監獄裡的政治犯,在獄中寫了序文:一封從獄中寫給你的信。(取自pixabay)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即使在獄中處境艱難,仍不忘為獄中人權發聲。(資料照,取自pixabay)

事到如今,還能怎麼辦?發提案「寫給李明哲的365封信」的孫友聯說,持續寫信給李明哲是有用的,過去他在國際特赦組織每周寫信給另個國家救援的政治犯、過去國際也在蔣介石執政時期寫信給台灣的政治犯過,這一封封信都在提醒威權政府「我們在盯著你,他如果消失了,我們都會知道」──不過最重要的功能或許還是給予政治犯鼓舞,孫友聯還記得有天李凈瑜就在會議上流著淚說:「你們一定要寫下去,大家的信對李明哲來說很重要。」

儘管這些信未必能寄到李明哲手上,孫友聯知道至少有20封的內容是成功傳達到的,就算沒收到,他也不管信會不會被中國收走,他希望關心李明哲的人也可以持續寫信過去、不是完全沒機會收到。

「假釋到底要不要用,我不知道,跟凈瑜聊天我心疼……我想說好吧,如果能夠回來,不管怎樣的方式都好……但沒有,明哲那樣的堅持也是對的,那是作為人最基本的。」孫友聯推測,或許中國也早已對李明哲安排如周子瑜「被道歉」的劇本、要他拿著中國擬好的台詞一字一句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中國絕對不會放過任何想用這樣方式羞辱台灣社會的作法,但孫友聯也相信,李明哲是有堅持的。 

20181128-台灣人權促進會28日舉行「李明哲宣判一周年。再度失聯。各界集結捍衛台灣自由與人權。」記者會。台灣勞工陣線成員孫友聯。(台權會提供)
20181128-台灣人權促進會28日舉行「李明哲宣判一周年。再度失聯。各界集結捍衛台灣自由與人權。」記者會。台灣勞工陣線成員孫友聯。(台權會提供)

5年現在已過一半,出身野百合世代的鄭秀娟談起李明哲的遭遇,仍發出非常沉重的感嘆:「我們會說『天賦人權』,但哪有這種事?人權絕對是打拚來的、流汗流血。」

李明哲流汗流血,卻快要被台灣人遺忘,到底該如何讓李明哲回家,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教授葉浩,於講座開場說的一段話,或是即是最重要的提醒:「我們可能特別要去記得,有這樣一個人權事件……這類政權(中國)能仰賴的,就是我們忘記這事,所以我們這邊要記得李明哲事件,對這類政權的提防,是很重要的事情。」

本篇文章共 20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0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