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1993年首度全面改選的國會有部長、財閥、歌王

2020-03-26 11:10

? 人氣

1993年7月18日發行的332期《新新聞》介紹了第二屆立法院的新科立委。(合成照)

1993年7月18日發行的332期《新新聞》介紹了第二屆立法院的新科立委。(合成照)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黨國體制以「維護大陸法統」為由,強迫台灣人接受1949年從中國來台的立委無限期延任。經過了40幾年的抗爭,才讓被罵為「老賊」的老法統退光,終於在1993年台灣得以進行第一次的國會全面改選,而有了「第二屆」立委。

也因為是首次的全面改選,這一屆的立法院有特別多新面孔,而且這些人來自五湖四海,像是行政體系的王建煊、程建人,大財閥華隆老闆翁大銘,甚至有「寶島歌王」葉啟田,當年以本名葉憲修參選成功。或許可以說,全面改選的立法院構成,總算和社會結構比較接近了。

和之後的新科立委一樣,他們初入國會,有的適應不良,大嘆不如歸去;有的如魚得水,馬上在立院裡面成群結黨。而332期的《新新聞》,將當年這些新科立委的心路歷程如實地記錄了下來。(編輯部)

挫折感是許多新科立委普遍的感覺,尤其曾經在行政部門擔任過要職,或者對立院原本抱著極深期望的立委,難免會有不如歸去的感覺。

當過財政部長,這會期又加入財政委員會的王建煊,可能是立法院中際遇最特殊的立委。在財委會委員要求中央銀行降低利率,促進投資意願時,他保持緘默。他堅持北、中、南應設國稅局,所以反對者透過預算審查加以杯葛時,他也沒轍,他只有一票,說破嘴也抵不過表決;所以當立委圍著財稅官員討價還價時,他悄悄到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立院預算,雖然他並沒有投票權。

比較有趣的現象是,《信用合作社法草案》是他在財政部長任內擬定,在財委會審查時,只有他一個人在台下,條文一條接一條念過,因為已完全瞭解,他毫無異議。

王建煊表示,當立法委員是狗吠火車,想要做成一件事,須費冗長的時間與精力,他認為忙碌有餘,成就甚少,是當立委的主要感受。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還是會選擇當部長,因為那個位置的確可以為國家做很多事。

匆促參選、爆冷門當選的翁大銘,顯然已在立法院建立了班底。有人說,王令麟當初想做的,翁大銘花四個月就做到了。

二屆立院特殊景象:華隆幫

尤其財政委員會的郭廷才、何智輝及已故的吳耀寬,和翁大銘都是堅強的盟友;另外像陳癸淼、郁慕明、蘇火燈、鄭逢時都是華隆集團支持的立委;而像關中、王金平、郭金生與華隆的關係也很密切。

此外,民進黨的主席黃信介和翁大銘共用辦公室,雖引起非議,但黃信介仍不改其志。

寶島歌王葉啟田變成立委葉憲修之後,努力是大家看得見的,他的辦公室往往到了深夜還燈火通明,他常常自己寫質詢稿。

只是政壇畢竟不同於歌壇,在講台上演說的葉憲修,顯然沒有舞台上的葉啟田有吸引力,所以葉憲修上台之後,最常見的現象是,記者們先鬆了一口氣,然後說了一聲休息一下,紛紛離席。

寶島歌王葉啟田(左),當年選上立委被媒體讚以「認真」。(新新聞資料照)
寶島歌王葉啟田(左),當年選上立委被媒體讚以「認真」。(新新聞資料照)

葉啟田在面對別的立委譏諷「唱歌算了」時,會立即反駁「我不是來唱歌的」,他對自己的要求還滿嚴格的,稍早他給自己在立院表現打的分數是三十分。

新科立委要在短時間內浮上檯面,倘若本來就不是很有名氣,機會不大,除非像韓國瑜、施台生、林明義……等人,因衝突而聲名大噪,這是少數。

施台生在七月十日向行政院提了兩個相當「奇特」的質詢,一個是要把葉菊蘭認定為嚴重精神疾病患者,送到醫院強制住院,以維社會安寧;另一個提案則是要求國安局及情治單位調查立法院一位雙面人立委。

新科立委揭弊,訊息失誤傷及無辜

根據施台生質詢稿指出,該立委策畫在廬山某地建立武裝基地、訓練殺手,六月二十三日企圖謀殺他的兇手即為其中之一……。兩篇質詢稿看完,真不知教人該做何反應。

揭發弊案已經成新科立委迅速成名的法寶之一,只是有些弊案的訊息並不正確,常常流彈四射、傷及無辜。像立委許添財在質詢國防部長孫震時,一再詢問王昇當年為何以國防部長身分訪美,可以得到有如總統的待遇,孫震當場不知該如何回答,因為王昇從未當過國防部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