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王宗偉觀點:廢弛的軍紀與生鏽的寶刀

2020-04-05 07:00

? 人氣

大日本帝國海軍軍神之稱的東鄉平八郎是奠定日本現代海軍的重要人物。圖為現今日本海上自衛隊主力艦「出雲號」(JS Izumo)直昇機護衛艦(資料照,美聯社)

大日本帝國海軍軍神之稱的東鄉平八郎是奠定日本現代海軍的重要人物。圖為現今日本海上自衛隊主力艦「出雲號」(JS Izumo)直昇機護衛艦(資料照,美聯社)

 19-20世紀之交日本帝國的海軍軍神東鄉平八郎(Togo Heihachiro),有一段爭議已久的故事。據說他看見清國北洋水師的士兵在艦砲上晾衣服,就知道北洋水師軍紀廢弛。某次他又受邀登上俄國軍艦參加活動,結果伸手一摸艦上的鐵鍊,所戴的白手套立刻被鐵鏽沾汙,就又知道沙俄海軍對裝備保養極不確實。果然甲午日清戰爭一戰勝中國,1904年日俄戰爭再戰勝俄國。日本就此以世界第三大海軍國長期稱霸整個東亞-西太平洋地區,直到1945年戰敗投降。

到底清國北洋水師的士兵是否真的有在艦砲上晾過衣服,這個歷史問題有過劇烈的口水戰,一直到現在也未消減。但在2009-2011播出的,NHK描述關乎20世紀日本帝國崛起的兩場關鍵的日清-日俄戰爭,特別大河劇「坂上之雲」中,有描述到日清戰前,北洋水師派艦訪日,當時還只是中級軍官的東鄉,上艦參觀後所見所聞。

劇中沒有提到北洋水師的士兵是否真的有在艦砲上晾過衣服,但下船後東鄉告訴後來成為他重要參謀的秋山真之說,北洋水師的艦船內部凌亂不堪,士兵的衣物在艙內胡亂懸掛,並擁擠在狹窄船艙中重要道路上進食。由此可知北洋水師軍紀廢弛,如同一把生鏽的寶刀,給他們使用再好的艦船與火炮,也無法發揮強大的戰力。

在甲午戰爭開始時,歐美各國甚至日本自己都不相信戰爭的結局將會是如此。1894年7月25日早上7時45分在朝鮮牙山灣的入口處豐島海面,北洋水師「濟遠」和「廣乙」兩艦遇上日本聯合艦隊第一游擊隊「吉野」、「浪速」及「秋津洲」,有高航速和高射速的3艘新購置軍艦。第一游擊隊迅即與清國軍艦開炮互射,不宣而戰的甲午戰爭就此爆發。後來清軍不敵日軍,濟遠逃離戰場,廣乙重傷擱淺。稍後載有増援朝鮮清軍並懸掛英國國旗的英國「高陞」號商輪,剛好駛到此處準備要登陸。第一游擊隊留下浪速艦攔截高陞號,主力繼續追擊濟遠。

9時15分,浪速艦發出信號勒令高陞號停輪下錨,準備派出官兵登船檢查,命令高陞號跟隨浪速艦行駛,意在俘虜高陞號,英國船長抗議無效後表示服從。隨後「浪速」艦再次命令高陞號立刻跟隨其行駛。但船上的清軍官兵發覺並阻止了英國船員的行動,並憤怒地宣布誓死不降。

經過幾小時的交涉與糾纏,下午1時浪速艦長東鄉平八郎大佐,下令開火擊沉高陞號,並下令艦上官兵只救援落水的英國船員。船上清軍1116人淹死,只有數人被路過的其他外國艦船救起。完全不恤中國人生死的東鄉,這時可能是想起了清國艦船上所看到的這一幕,知道與清國作戰必勝且速勝。因此他完全忘記在英國留學時學到的海上行動準則,要盡力援救所在艦船遇到的落海人員了。

甲午戰爭以北洋水師掃地以盡的結局收場後,日本很快就與稱霸東亞的下一個障礙,地區大國帝俄槓上了,最後不得不訴諸戰爭解決雙方的矛盾。

東鄉平八郎大將在旗艦三笠號艦橋上指揮對馬海峽海戰的油畫。(維基百科)
東鄉平八郎大將在旗艦三笠號艦橋上指揮對馬海峽海戰的油畫。(維基百科)

到了日俄戰爭第一階段結束,日本以陸軍攻佔203高地後,以重砲轟擊旅順港,全滅俄國太平洋艦隊。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長官與相關列位重臣謁見明治天皇時,天皇勸勉臣下,現在的成功朕十分欣喜,但今前途遼遠,展望將來當比今日更加奮發努力。並特別垂詢東鄉,俄國增援艦隊現已在路上,可有準備?

「坂上之雲」中的東鄉司令長官,這時氣定神閒如此回答:「波羅的海艦隊(俄國海軍在歐洲的主力)若來,臣等誓擊滅之,以慰陛下」。劇中演到這裡時,眼見東鄉在天皇面前牛吹得如此之大,其餘海軍重臣伊東佑亨與山本權兵衛等人都用斜眼看他,心想萬一最後做不到的話,東鄉要怎麼辦,日本又該怎麼辦?

1905年5月27-28日,日本聯合艦隊在對馬海峽與繞過好望角從歐洲前來,改稱太平洋第二艦隊的俄國海軍遠征艦隊遭遇。聯合艦隊白天以中大型戰艦炮擊俄軍,夜間以小型魚雷艦艇採不斷襲擊態勢,由於日軍幾乎每擊必中,並使用了戰史上赫赫有名威力強大的下瀨火藥,給俄國艦船造成巨大的損害。

相反俄軍的艦炮開火幾乎都在打水漂,每擊必不中,甚至是在聯合艦隊縱隊變橫隊而必須停止轉彎的關鍵點上,也無力給對方造成重大損害。僅經兩晝一夜將近40個小時的海戰,日本海軍就迅速底定局面。以壓倒的優勢擊敗俄軍擁有各型艦船30多艘的最後一支主力艦隊。俘虜對方司令並使其艦隊幾乎全軍覆沒,逃離戰場的俄國艦隻不到10艘,而日本聯合艦隊僅損失3隻魚雷艇,被譽為戰爭史上的奇蹟。東鄉平八郎深遠且勇敢的預言最後完全實現,帝國海軍軍神的地位就此徹底奠定。

作為東亞-西太平洋面對強鄰而天天面對戰爭威脅的國家,台灣人民對於自己身旁不過百多年前發生過甚麼事情,似乎經常一無所知。現在問台灣年輕人東鄉平八郎是誰,恐怕十個有九個半不知道。雖然這個政府經常說自己已經準備好面對戰爭,但看一下近日幾件與軍事相關的新聞,其實應該是讓人心中直打鼓的。

20200324-國民黨立委吳斯懷24日於立院質詢。(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日前的「共機繞台不算挑釁」之說,立刻引起朝野及社會大眾的議論。(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民黨軍系不分區立委吳斯懷屢爆爭議,成為民進黨「提款機」。吳斯懷日前聲言「共機繞台不算挑釁」,讓國民黨火速發聲明切割。台北市李明賢日前在政論節目表示,「如果繼續放任吳斯懷在立法院這樣下去,2022就不用選了!」他甚至要求吳斯懷要「要知所進退」,但稍後卻傳出有退役上將施壓,認為若無端「拔吳」就是破壞制度,將後患無窮。

在黃仁宇的「從大歷史角度讀蔣介石日記」一書中有提到,蔣介石反對黃埔軍人研究戰略問題,甚至揚言在軍校講戰略的人,黃埔師生要「鳴鼓攻之」。看來

退役中將軍系立委吳斯懷果然是蔣大元帥的好學生,所謂「共機繞台不算挑釁」,就是典型戰略眼光淺薄的無腦發言。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不顧疫情嚴重,至今持續以戰機做環繞台灣的長程飛行。對台灣是否構成挑釁,這本身就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假命題。

因為在國際關係的戰略思考上,評估對手已經或將要採取的作為,頭一條準則就是不在其意圖,而在其能力。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持續以戰機做環繞台灣的長程飛行,距離愈來愈遠,範圍愈來愈大。這很明顯是以台灣做為目標的針對性練兵,以利熟悉戰場空域氣象,有效及時阻絕外軍介入。因此到現在為止的「共機繞台都還不算挑釁」,這句話可能確實還是成立的,因為解放軍目前還未具體養成挑釁乃至於威脅台灣的航空戰力,尤其是在軟體與通情指管等無形戰力部份。而現在以多種戰機持續繞台飛行本身,就是培養空地人員與裝備建立此種戰力的重要步驟。

但等到足以挑釁台灣的戰力形成以後,北京產生這種意圖並加以實現,可能就只是須臾之間的小事。這才是整個國軍應該要去思考的問題,作為前高級主官的退役將領現任立委尚且劃錯重點,著實令人嘆息。這當然不能不令人憂心,黃埔軍人學到的,是否其實只有北伐時蔣總司令對國民革命軍的那句重要訓詞:「你們趕快去死!」這樣的立委與他背後的那位退役上將,真的知道21世紀的戰爭是如何進行?讓這些穿軍裝多年的外行人佔著軍系立委的這個位置,對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有何好處與必要性,答案應該是不證自明的。

搞笑的立委不只於此,基進黨籍新科立委陳柏惟在立院質詢時,提出讓香港人來台當兵構想,又問國安局長說:「你覺得中國好打,還是美國好打?」國安局長邱國正聞言呵呵兩聲,只說「你覺得我好不好打?你覺得我好不好打?」四兩撥千斤帶過這些個持續下去只會浪費時間的話題。

更糟的是台灣現在不只是不分朝野立委堅持秀下限,不斷有這種輕率發言滑稽表演,捍衛台灣領空第一線的空軍,現在問題嚴重程度也跟當年的北洋水師差不多。週刊報導,廉政署及調查局接獲檢舉,指空軍司令部逾百名官士兵假借公出或加班等理由,每天申請150元的誤餐費,涉嫌偽造文書,經過1年多深入調查及約談,在今年春節後送交台北地檢署偵辦。空軍司令部說,目前案件已在司法偵辦階段,根據空軍的調查結果,總共是有29人涉嫌浮報121筆誤餐費,並非週刊報導的上百名軍士官那麼多人涉案,因此民眾大可放心。

才剛以817萬人的意志展現捍衛國家決心的台灣社會,主權意識強大固然十分可喜,戰爭準備短缺不免令人憂心。而空軍集體貪瀆雖是小錢,居然在首腦機關司令部行之有年,官兵都將軍紀視為無物,一如東鄉平八郎在北洋水師的軍艦上看到大搖大擺的那些兵大爺。

現在我們只能祈禱天佑台灣,近年一再要求所屬人員要做好準備,聽黨指揮能打勝仗,鼓吹強國夢就是強軍夢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他們的東鄉平八郎尚未出生。不會認為台灣軍隊戰備廢弛如此,若採軍事冒險,必可一鼓而定。天可憐見再給我們一些時間,讓我們不如把自己的軍隊戰備先整頓好,再來對北京說硬話。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