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縱火弒6親 判決書揭翁仁賢背後「只想讓家人痛苦、生不如死」人生

2020-04-02 09:30

? 人氣

除夕縱火弒6親翁仁賢於1日槍決伏法。對此,當時還是律師的黃淑芳揭露翁仁賢案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示意圖。(謝孟穎攝)

除夕縱火弒6親翁仁賢於1日槍決伏法。對此,當時還是律師的黃淑芳揭露翁仁賢案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示意圖。(謝孟穎攝)

「他覺得你們都不愛我、不重視我、你們覺得我是廢物,他從小就是爸爸媽媽不愛、哥哥姐姐很優秀,長期受了很長期的指責……」

1日夜間,蔡政府執政以來第2位死囚伏法,其名翁仁賢。2019年10月,行政院長蘇貞昌,有些罪惡是天地不容,比如燒死自己的爸爸、媽媽、親人死了6個人、或當著人家媽媽面前把孩子的頭割斷還滾到水溝的,「死刑判決定讞就該執行」此語被認定蘇貞昌點名的是尚未定讞的內湖女童命案主嫌王景玉、已定讞之除夕縱火弒6親的翁仁賢,2案皆轟動社會,然而在2018年10月「此人沒有教化可能性」,2018年死刑判決研討會上,當時還是律師的黃淑芳也曾道出翁案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

「這案子我遇到的最大難關,是當事人不想活了,他生無可戀,覺得我今天活到50幾歲,做這事就是走投無路、在家裡遇到的事就是沒有選擇餘地,我今天結束這一切我也願意付出代價、我就該被判死刑……」,當時黃淑芳並未明確說出翁仁賢之名,然而「么兒縱火案」一語與情節可推斷出此案正是翁仁賢。黃淑芬表示,被告覺得家人都不重視自己、覺得都是廢物、從小又常被優秀的哥哥姐姐比較而備受指責,最後釀成悲劇,而從翁仁賢案判決書(台灣高等法院107年矚上重更一字第1號刑事判決)也可見端倪。

20191216-女童小燈泡案16日更一審開庭,被告王景玉出庭。(顏麟宇攝)
內湖女童命案的主嫌王景玉(左)曾被行政院長蘇貞昌點名犯下天地不容的罪行。(資料照,顏麟宇攝)

2015年2月7日除夕夜,翁仁賢之兄翁仁君帶妻子黃慧玎、兒女翁宇霆、翁宇薇返回老家吃年夜飯,未料就碰上此生最震撼事件,就翁仁君於警詢、偵訊時證稱,當天全家人吃飯吃到一半,有人說聞到汽油味、與手足翁仁焜走出查看,看到一半屋內突然起火、發出爆炸聲,接著便看到女兒全身著火衝出、他抱住女兒也拍不熄,後來儘管妻兒都被送去急救,仍失去兒女,妻子則嚴重燒傷、未來復建之路漫長痛苦。

犯案的便是翁仁君的弟弟翁仁賢,這一燒帶走了包含爸媽在內的6個家人,其後果如判決書所語:

「翁廷凱、翁魏春霞、張佳滿、翁宇霆、程素津均當場因熱休克而死亡,翁宇薇則於急救後仍不治死亡,翁廷凱、翁魏春霞、張佳滿、翁宇霆、程素津之全身肌肉、骨骼炭化,內臟器官外露,其等均面目全非,不忍卒睹,於遭火焚時所遭受之痛苦實難想像……又翁仁焜、翁仁君、翁仁平於除夕團圓之際突遭此一橫禍,失去雙親,翁茂騏頓與配偶天人永別,翁仁君除失去雙親外,配偶黃慧玎受有嚴重燒傷,未來復健之道路勢非容易,且2人之1雙兒女翁宇霆、翁宇薇均因被告之犯行而慘死,老來喪子,其悲痛筆墨實難形容。」

就翁仁君供述,翁仁賢向來與家人不睦、對母親翁魏春霞的管教方式積怨已久、就業不順並且到處埋怨別人,頭髮跟衣服有被燒到的證人翁筱婷則說,翁仁賢平常都會因小事跟家人吵架、在家裡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證人翁茂濬說,家人與翁仁賢不合已經很久了,只要說話不順翁仁賢的意思,他的情緒就會很激動、沒辦法溝通,平常也不會和他來往;而翁仁賢的大姐翁麗芳表示,弟弟平常與父親翁廷凱、母親翁魏春霞、兄長翁仁平、看護程素津同住,弟弟的性格比較憤世嫉俗,覺得父母及家人都壓抑他、阻礙他的前程,對家人都不滿。

家人指翁仁賢中年無業啃老「像全世界都欠他」

證人紛紛指出翁仁賢狀況,中年無業啃老、與家人相處不合、好像全世界都欠他,然而其中讓黃淑芳印象深刻的,是大姐翁麗芳。黃淑芬說自己願意接這案子就是因為翁麗芳,翁麗芳身為被害者家屬同時又是加害人家屬,她的角色非常兩難,想幫助弟弟但家族的人反對、想繼續下去就是與家族為敵。至於為何翁麗芳會對翁仁賢抱有這樣的情緒,或許,便來自判決書上明載的、翁仁賢在家中的經歷。

判決書指出,翁仁賢從小志願是開農場與牧場,之後在父母更改志願的情況下去唸汽車修護科,高職畢業後就未再升學,曾經做過電子、影印機技術員、化工廠、紡織廠、工地等14份工作,但常常跟老闆吵架,工作時間都不長,至多只能維持1年多。之後翁仁賢就不再去上班了,父母跟兄長都有提供金錢讓翁仁賢創業,但幾次創業失敗後,翁仁賢便回到老家打理農務。

換14份工作後回老家 翁仁賢:遇上「多年來的折磨」

然而回到老家,就翁仁賢所稱,遇到的是「多年來的折磨」。例如,翁仁賢曾帶了10年來才分6株的稀有孤挺花,父親跟隔壁不認識的人說「這花踩了沒關係」;翁仁賢培育貴賓狗賺錢,母親認定他只顧養狗、不正常上班,便拿鋤頭往狗舍丟;翁仁賢有一次池塘邊種了1排日本大蔥,哥哥卻直接開車將蔥輾過去,質問哥哥以後,母親還幫腔「把蔥種在那邊陷害翁仁平」。

儘管翁仁賢的志向是開農場、牧場,其工作看來一直受到家人輕視,有次培養吉娃娃、狗一直死掉、一直查不出原因,翁仁賢某天發現,替吉娃娃洗藥浴的小罐子被哥哥拿去裝農藥噴菜了。哥哥堅持罐子有洗過,翁仁賢則嗆,「你吃飯的碗,我泡過農藥再給你吃!」哥哥也動怒,說有什麼了不起、再買個瓶子就好。

翁仁賢也記得,父親剛坐輪椅時,全家禮拜天會一起在廚房看電視、哥哥會把父親推到廚房去餐廳,當時翁仁賢已經近量靠到最底,哥哥仍將輪椅從他腳上壓過去,當時翁仁賢氣得跟哥哥理論,卻被父親大聲斥責「為何那麼大聲跟兄長講話?」

大姐男友被嫌棄 翁仁賢:對家人非常失望

翁仁賢不滿的還有,雖然大姐已經50幾歲,之前交的男朋友到家裡都被人嫌不好、母親還大罵大姐「倒貼男人很丟臉」,大姐常是笑著回家、哭著回去。雖然後來家人終於同意大姐結婚,但過程裡,翁仁賢也對家人感到非常失望。

儘管法官認定翁仁賢所謂「家人多年來的折磨」客觀來說只是「人際相處間之衝突與摩擦,並非罪大惡極之凌虐」,一件件小事累積下來仍讓翁仁賢選擇動手,就翁仁賢供稱,犯罪所受刺激是這樣的:

「其想了好久好久,從4、5年前過年時,選在今年動手的原因是因為其好累好累,撐不下去,現實的人生、社會,其不逢迎媚俗,其的路都被封死。這麼多年來狀況沒有改善,只有越來越差,會讓其更痛苦,而且他們愈來愈認為理所當然,其已經把身上的錢花得差不多了,要不是出去找工作,就是其來結束一切,選擇在今年除夕動手的原因,就是其想在人很多的時候動手。」

黃淑芳說,替翁仁賢辯護最大的難關就是當事人「不想活了」,覺得今天結束這一切也願意付出代價、就是該被判死刑,甚至偵查筆錄也寫到,翁仁賢曾問過檢察官會判多重,檢察官說可能會判無期徒刑,翁仁賢竟當場拍桌:「怎麼能判無期?這要怎麼教小孩?」

判決書也寫到,翁仁賢一心求死的供稱,「其覺得很抱歉,程素津也是個苦命人,其深表遺憾……其覺得正常來講其燒死這麼多人,應該跑不掉了,就算法院判其有罪,其也要放棄上訴的權利,其希望這件事情早點結束,其也好奇人死後是不是還有靈魂。其覺得應該是要從死刑開始起跳才對,其想要的是別人不想要的東西……可知被告明知其刑責甚重,然面對司法及人生之態度均十分消極,亦無任何補償被害人或家屬之意。」

翁仁賢:家人覺得我是廢物

為何犯下縱火弒親重罪?翁仁賢說,是因為碰到家人多年來的折磨、付出很多卻未能得到相當回饋,至於被害人死亡或受傷他都不在意,他只想讓被害人痛苦、生不如死。

然而在黃淑芳看來,翁仁賢案件可謂一個傳統家庭下的悲劇,「在傳統家庭都會覺得你是不努力、你不做好,我們都可以、你為什麼不可?他覺得你們都不愛我、不重視我、你們覺得我是廢物,他從小就是爸爸媽媽不愛、哥哥姐姐很優秀,長期受了很長的指責……」

因為家庭而引發的悲劇不只一件,2010年9月13日,住在台北新莊的男子陳昱安也因為不滿被父親要求找工作,持菜刀、生魚片刀瘋狂砍殺111刀讓父親倒臥血泊而死,刀子斷了換1把繼續砍。

陳昱安最終在台北看守所,脖子綁50條橡皮筋自縊身亡,家人拒絕再跟他有瓜葛,而除夕縱火燒死6名親人的翁仁賢也於1日伏法,只是這些人死後,就不會再發生下一件弒親案?面對一心求死的翁仁賢,死刑,恐怕也不是阻止其犯罪的最大阻力。

本篇文章共 2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