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中雄觀點:談談—章嘉大國師印

2020-04-12 07:00

? 人氣

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作者提供)

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作者提供)

楔子

走過佑寧寺大殿,沿著後山階梯到供奉歷輩章嘉活佛像的古老殿堂內,向寺僧取得一大盞酥油燈,點燃在七世章嘉活佛像前,緩緩跪下凝視佛爺,心中湧現那張泛黃相片中母親抱著七個月大的我,佇立在佛爺靈前祭拜的影像。從兒時在佛爺故居的歡樂,直到改建為蒙藏文化中心而在其內工作多年,如今六十年來,好像一直在佛爺的護蔭中成長,平安快樂如佛爺所說的看開、放下。

 一把香、一鼎爐,從雍和宮的廟門直到最後一進的十八呎立佛大殿,為父親焚香祈福乃每次禮佛必作的功課。雍和宮乃有清一代尊崇藏傳佛教的殊勝寶地,更是乾隆與三世章嘉的佛緣之境,也是章嘉常駐錫之地。故雍和宮內保有甚豐的三世章嘉之法物,特別是其中一方章嘉大國師印最令人驚艷、讚嘆,無法不令人駐足凝視感受佛緣。

此行先去拜訪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召(無量寺)的主持嘎拉僧希日布,依舊受到熱情接待,在茶韻淳濃中,主持提到最近時常夢到與章嘉活佛過往的點點滴滴,很想念他老人家。心中頓然有了如何助一把力、圓這場夢,佛爺隨身最重要的就是那方大國師印,若能請迎一方印在絹上留給嘎拉僧希日布主持,當可解其思佛之念。由此也就結下了欲窺章嘉大國師印之堂奧的心願。

雍和宮收藏展出的章嘉大國師之印

三世章嘉國師印,質地:玉石,年代:清乾隆(1736-1795)。

三世章嘉國師印(作者提供)
三世章嘉國師印(作者提供)

此印右半為漢文九疊篆,義為: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印。左半為八思巴文所譯寫的藏文:chab srid chen po’I bla ma’i tham ka,義為:大國政上師印。可簡稱為:大國師印。

三世章嘉國師印(作者提供)
三世章嘉國師印(作者提供)

三世章嘉為何用八思巴文篆刻印章?

初見此印頗感驚訝,為何在清乾隆時期,三世章嘉用八思巴蒙文篆刻印章?因為八思巴文在元代是蒙古國書文字,亦稱八思巴蒙文。而在清代為何三世章嘉用來篆刻印章,是因章嘉主掌內蒙教區而意欲展現對蒙胞親合之意嗎?另外乾隆在官印制度改革過程中為何特別指出:在京章嘉呼圖克圖喇嘛的印章滿文篆寫,蒙文不必篆寫。但為何沒有特別針對達賴、班禪、哲布尊丹巴等設限?故引人好奇而欲窺堂奧。

藏傳佛教薩迦派五祖八思巴被元朝忽必烈汗封為國師,並受命創蒙古新字,也就是八思巴蒙文。忽必烈汗詔令全國頒行,並賜號八思巴 “大元帝師”,更賜玉印。元朝所賜印文大多為八思巴文篆刻體。元朝滅亡後,八思巴文作為文字停止使用,但因為薩迦之故,藏人視其為藏文系統,因此在藏區很多寺廟用八思巴字來豎寫藏文對聯,所以八思巴文能在藏區流傳下來,特別是作為藏文書法的一個字體繼續使用。在藏區寺廟中,布達拉宮的八思巴文保存得最為完善。另外,因為八思巴文篆體是方塊字,適合在印章內擺布,因此作為藏文藝術體而保存下來,對於後期藏族金石藝術的發展影響很大。故而在藏族高僧、大德、顯貴之間都流行用八思巴文篆刻個人專屬的印章,因而三世章嘉為何用八思巴文與漢文並列篆刻大國師印,也就明瞭其緣由了。

另外在藏族地區也非常盛行象形印,亦稱圖案印、肖形印,是藏族治印藝術的傳統形式,通常飾以具有特定宗教內涵和吉祥象徵的圖形。藏族高僧、大德、顯貴都喜用象形印。例如十世班禪大師生前曾喜用一方以右旋海螺造型代表的象形印,與大師莊嚴的大印同時使用,即體現其不凡氣度,又給人以大師善德之親切溫馨。接下來談七世章嘉印章時,其中即有一枚象形印。

三世章嘉大國師的玉印

乾隆為確立官印制度,在改革過程中特別指出:在京章嘉呼圖克圖喇嘛的印章滿文篆寫,蒙文不必篆寫。故認為在雍和宮收藏展出的章嘉之印,應為其私印,謹敘明如下:

1、根據《大清會典·禮部·鑄印局》記載,清代公務印章在名稱上分為五類:“凡印之別有五,一曰寶,二曰印,三曰關防,四曰圖記,五曰條記。” 《大清會典》對公務印章材質有嚴格規定:寶用金、玉;印用銀、銅;一般關防用銅;圖記有銅有木;條記一般用木。本文所論雍和宮三世章嘉之印,其質地為玉石,不符皇帝頒賜官印的清制規定。清廷是全力加強與蒙藏的聯盟關係,故對藏傳佛教給予極高尊崇,對蒙藏的轉世活佛皆賜印厚賞,並依規成為定制,其中除皇帝所頒賜的玉印外,餘皆為純文字鑄印。

2、清代公務印章頒繳有序,管理制度十分嚴格。經查三世章嘉受清朝皇帝頒賜官印及封冊,有紀錄可查者計有三次:

1、1734年,雍正十二年,又覆准章嘉呼圖克圖呼畢勒罕,應照前身錫封國師之號,其原有灌頂普善廣慈大國師印,現在其徒收貯,毋庸頒給外,應給與誥命勅書。

2、1736年,乾隆元年,賜三世章嘉管理京師寺廟喇嘛札薩克達喇嘛之印。

3、1751年,乾隆十六年,三世章嘉獲頒賜振興黃教大慈大國師之印。

故本文討論的三世章嘉之印並未載於皇帝頒賜官印之紀錄。

3、依清代官印改鑄方案之規定:在京章嘉呼圖克圖喇嘛的印章滿文篆寫,蒙文不必篆寫。然而本文討論三世章嘉之印,係用八思巴文譯寫藏文篆刻與漢文篆刻並列的印章,顯然此印可確認為三世章嘉之私印。

4、自1705年,康熙四十四年封章嘉呼圖克圖為灌頂普善廣慈大國師,給予勅印後,至1904年,光緒三十年賜七世章嘉大國師印。其中除六世章嘉因圓寂時年僅十歲而未及獲頒官印,餘皆獲頒各式官印。依清代官印改鑄方案之規定,章嘉呼圖克圖圓寂後官印繳回銷毀,俟新任轉世章嘉呼圖克圖確認座床之後,皇帝將另行賜頒新印。另舉例如:乾隆時期琉球國王尚敬病故,清廷派遣使臣冊封尚敬之子尚穆為琉球王,並頒賜新印,同時將順治所頒之印由冊封使帶回繳銷。故三世章嘉大國師官印於其圓寂後,應已依規定繳回銷毀,本文所討論三世章嘉之印應確為其私印。

乾隆的官印改革改鑄

1748年,乾隆十三年十月,大學士傅恆奏准將內外文武官員印章按照皇帝指授的篆法另行改鑄。乾隆皇帝在此次官印改鑄方案之中確定了總督、巡撫、布按兩司等官的滿文寫法後,對改鑄工作的特殊情況也做了規定:明確理藩院印章的蒙文不必篆寫;外藩札薩克、盟長喇嘛等官員的印章,以及蒙古、西藏地區衙門的印章上滿文、蒙文、藏文不必篆寫;在京章嘉呼圖克圖喇嘛的印章滿文篆寫,蒙文不必篆寫;又指出大光明殿主持及上清宮提點兩印撤回;土司印章等到承襲的時候再分別換給新印9。

歷輩章嘉大師的賜印及冊封記載表

1607年,一世章嘉出生於青海互助縣紅厓子溝張家村,幼年赴藏習經有成,返青海佑寧寺傳揚佛法,因此被稱為張家法王,後由康熙改張家為章嘉而沿用至今。

1693年,康熙三十二年,封二世章嘉札薩克達喇嘛,這是歷輩章嘉擔任清朝朝廷職務的開端。

1701年,康熙四十年,封二世章嘉為多倫諾爾總管喇嘛事務札薩克喇嘛。

1705年,康熙四十四年,封二世章嘉呼圖克圖灌頂普善廣慈大國師,給與敕印。在清代對藏傳佛教四大聖中,只有章嘉活佛被封為大國師,可見其地位之重要。

1713年,康熙五十二年,面諭二世章嘉:黃教之事,由藏向東,均歸爾一人掌管。由此,就將章嘉活佛提升到與達賴喇嘛、班禪、哲布尊丹巴相似的掌管一方格魯派教務的教主地位,奠定了章嘉總管內蒙古及青海兩翼蒙旗藏傳佛教的地位。

1734年,雍正十二年,准章嘉呼圖克圖呼畢勒罕,應照前身錫封國師之號,其原有灌頂普善廣慈大國師印,現在其徒收貯,毋庸頒給外,應給與誥命勅書。

1736年,乾隆元年,頒賜三世章嘉管理京師寺廟喇嘛札薩克達喇嘛之印。

1751年,乾隆十六年,頒賜三世章嘉振興黃教大慈大國師之印。

1786年,乾隆五十一年,欽定駐京喇嘛班次,以章嘉為左翼頭班。

1806年,嘉慶十一年諭,現在章嘉呼圖克圖之呼畢勒罕轉世,著仍賞給香山法海寺五臺山普樂院等寺居住,所有國師印信及金頂黃轎九龍黃坐褥黃繖等項,著在松竹寺妥為供貯,俟轉世之呼畢勒罕勤習經卷後,能維持黃教時,再加恩賜。

1819年,嘉慶二十四年,敕封四世章嘉管理京師喇嘛班第札薩克達喇嘛掌印喇嘛。

1834年,道光十四年,賜四世章嘉大國師金印。

1870年,同治九年,敕封五世章嘉大國師賜給金印。

1888年,光緒十四年,六世章嘉呼圖克圖呼畢勒罕示寂,年僅10歲。

1899年,光緒二十五年,七世章嘉奉旨入京,晉謁光緒帝,賜金印。

1900年,光緒二十六年,勅授七世章嘉札薩克達喇嘛,駐京任職。

1904年,光緒三十年,七世章嘉受賜灌頂普善廣慈大國師印綬和敕書。

1912年10月,民國大總統袁世凱加封七世章嘉為宏濟光明大國師尊號。

1916年1月,大總統徐世昌加封昭因闡化四字名號,冊封為大總統高等顧問、灌頂普善廣慈宏濟光明昭因闡化大國師,發給金冊。

1928年,國民政府任命章嘉為蒙藏委員會委員。

1932年12月26日,章嘉大師在南京國府大禮堂正式宣誓就職蒙旗宣化使,由國民政府主席林森授予印信。

1937年,國民政府任命章嘉為國府委員。

1947年,抗戰勝利,國民政府對章嘉大師予以表彰,晉封他為護國淨覺輔教大師,授予金印金冊。章嘉大師擔任中國佛教會首任理事長,並當選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

1948年,章嘉大師受聘為總統府資政。

1951年6月28日,章嘉大師因當年由成都奉令撤退赴台,未及攜出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電請蒙藏委員會轉請補頒鑄發,以憑昭信教眾。同年11月22日行政院已另鑄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送請查收,並於11月26日奉准啟用。

1957年3月4日,七世章嘉在台圓寂,其官印由蒙藏委員會代為保管。自2017年蒙藏會裁撤後,現由文化部蒙藏文化中心負責保管。    

本表主要參考資料:1、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卷七百三十七,理藩院,喇嘛封號,西藏及蒙古各部落游牧喇嘛。2、源遠流長,章嘉大師示寂五十週年紀念,華藏淨宗學會,2007年2月。3、釋妙舟,蒙藏佛教史,第五篇,第二章,章嘉呼圖克圖,文海出版社,1988年。4、土觀 洛桑却吉尼瑪著,陳慶英、馬連龍譯,章嘉國師若必多吉傳,中國藏學出版社,2007年。

七世章嘉的官印及私印

七世章嘉於1949年來台直至1957年在台示寂,其在台九年期間,在各式官私文書上用印,計有八方不同的官私印章。章嘉大師於遷台時因匆忙而未及攜帶印信及關防,抵台後即向政府提出補發蒙旗宣化使關防一顆及小官章一顆,然未見補發。現整理文化部本部及蒙藏文化中心資料,僅述章嘉大師在台所用八方印章如下。

1、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印座8.7cm x 8.7cm x 2.5cm其圓柱紐直徑2.6cm,高11cm,印面漢蒙藏文並列,印座背面右邊刻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左邊刻總統府第三局造。另印座右側刻中華民國四十年十一月 日,左側刻復字第一三三號。

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作者提供)
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作者提供)

2、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4cm x 4cm x 7.5cm,木製中文方形小印,未見使用紀錄。文化部蒙藏文化館藏。

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作者提供)
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作者提供)

3、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2.5cm x 2.5cm,方形小印。章嘉大師手書蒙文豎軸,於落款處用此印。此豎軸中文譯:佛陀之恩惠澤天下。蒙文讀音:Boγda-yin ačilal delekei dakin-dur tarqan kürtegdemüi.引自日本昭和女子大學Husel教授。

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作者提供)
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作者提供)

4、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1.7cm x 1.7cm,方形小印。1955年9月6日我國駐日大使董顯光先生致函章嘉大師有關玄奘三藏靈骨赴台事之函件,於右下角蓋有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但未有任何註記。引自文化部蒙藏文化中心章嘉大師檔案。

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作者提供)
大國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作者提供)

另章嘉大師1956年3月1日以中文親書記念玄奘法師靈骨由扶桑迎歸奉安台灣之事,於落款處用此印。引自源遠流長,章嘉大師示寂六十週年紀念,華藏淨宗學會。

5、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章,2cm x 2cm,方形小印。章嘉大師擔任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時,對外行文之用。引自文化部蒙藏文化中心章嘉大師檔案。

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章(作者提供)
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章(作者提供)

6、章嘉之印,對外行文之用,1.6cm x 1.6cm,方形小印。於抵台初期因尚未獲補發印信及關防,而以此章嘉之印對外行文之用。本件係章嘉大師親筆改稿之原件。引自文化部蒙藏文化中心章嘉大師檔案。

章嘉之印,對外行文之用(作者提供)
章嘉之印,對外行文之用(作者提供)

1951年6月28日,章嘉大師電請蒙藏委員會轉請補頒鑄發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引自文化部本部章嘉大師檔案。

於獲補頒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後,對外行文即用此大印並用此章嘉之印於名銜處。引自文化部本部章嘉大師檔案。

在獲補頒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後,對外行文即用此大印並用此章嘉之印於名銜處(作者提供)
在獲補頒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之印後,對外行文即用此大印並用此章嘉之印於名銜處(作者提供)

7、章嘉之印,對內批示之用,1.7cm x 1.7cm,方形小印。

於擔任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時批閱來文時之用。引自文化部蒙藏文化中心章嘉大師檔案。

章嘉之印,對內批示之用(作者提供)
章嘉之印,對內批示之用(作者提供)

8、象形印,圓形小印。1955年章嘉大師以藏文親書迎玄奘法師靈骨回台供奉之事,於落款處用此印。引自源遠流長,章嘉大師示寂六十週年紀念,華藏淨宗學會。

象形印,圓形小印(作者提供)
象形印,圓形小印(作者提供)

*作者為文化部參事。1920年代,祖父海穆從阿爾泰山的科布多移居新疆。1949年,作者父親翻過帕米爾高原,再從印度轉來台灣,定居在溫州街的新疆大院子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