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一個被內戰詛咒的國家,會被病毒挽救嗎?

2020-04-21 06:10

? 人氣

葉門內戰經年,民不聊生,兒童尤其可憐(AP)

葉門內戰經年,民不聊生,兒童尤其可憐(AP)

中東許多國家深陷戰亂與貧窮,葉門尤其是亂中之亂、貧中之貧,與敘利亞堪稱難兄難弟。從獨立前到獨立後,葉門長期陷入分裂與內戰,台灣還曾在1979年至1990年間派遣空軍參戰(大漠計畫)。2014年9月迄今,葉門內戰全面爆發,很快就演變為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的世仇角力,讓葉門付出10萬多人死亡、360萬人死亡、全國化為廢墟、瘟疫與饑荒橫行的慘痛代價。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如今,拜新冠病毒之賜,葉門的人道災難似乎逐漸接近隧道盡頭。

2015年3月,以沙國為首的聯軍大舉介入葉門內戰,打擊伊朗支持的叛軍「胡塞組織」(Houthis)。5年下來,葉門成為「沙烏地阿拉伯的越南」,沙國最重要「戰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打退堂鼓,窮兵黷武的沙國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灰頭土臉、進退狼狽。但世事難料,來自中國的新冠病毒竟然為葉門醞釀出和平的曙光。

葉門內戰經年,叛軍胡塞組織(Houthi)力抗沙烏地阿拉伯(AP)
葉門內戰經年,叛軍胡塞組織(Houthi)力抗沙烏地阿拉伯(AP)

4月8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陰影中,沙國宣布9日起單方面停火兩個星期,以「減輕兄弟之邦葉門人民的苦難,維護他們的健康與安全」。其實依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HU)的統計,葉門10日才出現第一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而且至今維持1例。換言之,「不存在的疫情」成為沙國的下台階。

曙光稀微,畢竟是曙光。儘管胡塞組織對沙國的停火動作嗤之以鼻,交戰雙方仍然衝突不斷,但聯合國葉門事務特使葛瑞菲斯(Martin Griffiths)還是打職趁熱提出又一套和平方案,期望達成全國性的停火,將胡塞組織、葉門政府與沙國三方拱上談判桌,擬定政治方案與經濟計畫,讓葉門慢慢走出人間地獄般的困境。

葉門內戰經年,聯合國葉門事務特使葛瑞菲斯(Martin Griffiths)極力調停(AP)
葉門內戰經年,聯合國葉門事務特使葛瑞菲斯(Martin Griffiths)極力調停(AP)

沙國長期在全球軍火採購排行榜名列前茅,但軍隊戰力與預算不成正比,在葉門早已師老兵疲。有智庫估計,沙國聯軍在葉門1天要燒掉2億美元。沙國是一般人印象中的「富國」,但始終無法擺脫對石油的倚賴,油價要每桶85美元才能預算平衡,可是近來國際油價跌到30美元以下,短期內不會有多大的起色。

連新冠病毒都與沙國作對,目前累計病例突破1萬例,死亡超過100人,政府被迫對全國施行封鎖,麥加(Mecca)、麥地那(Medina)兩大伊斯蘭教聖地也都封閉。往年會為沙國帶來大筆外匯的朝覲(Hajj)活動,今年恐怕完全停擺。差堪告慰的是,沙國死對頭伊朗的疫情更慘。

葉門內戰經年,首都沙那許多地區宛如廢墟(AP)
葉門內戰經年,首都沙那許多地區宛如廢墟(AP)

目前看來,情勢對長期控制葉門北部與首都沙那(Sana'a)的胡塞組織有利;哈迪(Abdrabbuh Mansur Hadi)總統領導的政府雖有國際社會承認與沙國支持,但一直是扶不起的阿斗,自家地盤山頭林立;沙國則顯然無心戀戰,不願繼續付出巨大的政治與經濟代價,接下來可能會解除對胡塞組織控制地區的海空封鎖,這也正是胡塞組織目前最主要的訴求。

對葉門而言,最理想的狀況就是戰火逐漸平息,政治局勢定於一尊(胡塞組織當家),人道救援工作擴大展開,新冠肺炎疫情則始終蓄勢不發,放過已經飽受摧殘的2800萬葉門人民。

但恐怕很難很難。沙國聯軍多年來狂轟濫炸,胡塞組織犯下的戰爭罪行也罄竹難書,葉門大約一半的醫療院所毀於戰火,每1萬人只有10名公衛人員,2400萬人急需人道救援,3分之2人口營養不良,食物、藥品、飲水、燃料一應俱缺。

新冠肺炎如果在葉門爆發,當地脆弱的公衛體系恐怕會後知後覺,因為篩檢的能量極其薄弱。更何況,困在難民營或是殘破家園的人們,要如何做到社交疏離(social distancing)?無論如何,國際社會必須先為葉門營造和平的局面。病毒瘟疫或許可以歸咎於自然界,但戰爭只能歸咎於人類自身。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