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貿易的起源─重商主義:《激進市場》選摘(4)

2020-05-07 05:10

? 人氣

對貿易的強調勝於對移民的強調,一個原因是在十八與十九世紀,自貿易而來的利得,遠比自移民而來的利得重要。原因在於,儘管各國歷經繁盛與衰退的時期各有起落,公眾生活水準在各國間持續的差異一直到十九世紀末期都不為人知。(示意圖/pixabay)

對貿易的強調勝於對移民的強調,一個原因是在十八與十九世紀,自貿易而來的利得,遠比自移民而來的利得重要。原因在於,儘管各國歷經繁盛與衰退的時期各有起落,公眾生活水準在各國間持續的差異一直到十九世紀末期都不為人知。(示意圖/pixabay)

自從農業發端,貨物與工具的遠距移動就一直是人類文明的特質。地中海貿易是雅典人、古迦太基人和羅馬發展的核心。穆罕默德是貿易商,而穆斯林世界的貿易路線,以及通往亞洲的絲路,維繫了西方整個中世紀的文明之光。

大量移民也是早期歷史的特質。許多大帝國建立,後來又被從北亞向南、向西、向東湧入的游牧部族所摧毀。日耳曼人、匈奴人、蒙古人、突厥人,以及其他族群,通常以暴力入侵已經建立的文明,以尋找、征服、最終安頓在更肥沃、開化程度更高的土地,直到下一波游牧民族的攻擊來襲。

激進市場、遊牧民族、騎馬、沙漠(圖/pixabay)
大量移民也是早期歷史的特質。許多大帝國建立,後來又被從北亞向南、向西、向東湧入的游牧部族所摧毀。(示意圖/pixabay)

十五世紀時,歐洲遠洋海權的興起,為這個時期畫下句點。在此之前,地球上大部分土地都為安土重遷的農業社會所占居。歐洲人探索海路與陸路,通往大半個世界,在他們視為弱勢或「次等」文明的地區殖民。隨著巡航技術進步,安定的母國之間在貿易、殖民地的掠奪也跟著擴展。貿易成為國家最重要的問題。

在十六與十七世紀期間,結合殖民主義與貿易的主要哲學是重商主義。重商主義者相信,統治者應該設法把貨物銷售至海外,同時進口愈少愈好,這樣才能累積資本,最好是累積強勢通貨。為了刺激財富累積,重商主義者支持由國家控制經濟,包括對出口品補助、對進口品徵稅。有些重商主義者,如《魯賓遜漂流記》(Robinson Crusoe)的作者丹尼爾.笛福(Daniel Defoe),就主張無限制移入移民,希望移民能與本地勞工競爭,壓低工資。同理,他們對移出移民戒慎小心,因為這會減少全國勞動力的規模,從而減損生產出口品的產能。

重商主義反映了當時統治階層的利益。重商政策加重一般人的負擔,但是為國家累聚積蓄,供統治者運用,建立軍事優勢,維持公共秩序。在那些統治者眼中,人口是可以剝削的資源,而不是他們應該為之服務的公民。

激進市場、貿易、帆船、海洋、木船、航海(圖/pixabay)
在十六與十七世紀期間,結合殖民主義與貿易的主要哲學是重商主義。重商主義者相信,統治者應該設法把貨物銷售至海外,同時進口愈少愈好,這樣才能累積資本,最好是累積強勢通貨。(示意圖/pixabay)

在十九世紀期間,許多我們在前述章節討論過的激進派思想家,發展出貿易的新理論。邊沁、亞當.斯密和休謨把經濟分析的焦點從君主累積財富的利益,轉移到庶民享受繁榮的渴望。他們相信,各種經濟自由(跨國界交易、借貸、土地和其他資金的新用途和出售等等)是一國經濟能帶給其國民的總福利達致最大化的關鍵要件。由於著眼於市場利益,他們擁護自由的國際貿易,反對獨占與國家對國內市場強加的限制,如價格控制。當時的激進市場是跨越國界的市場。

在移民還不重要之時

雖然早期激進派人士熱情地擁護自由貿易,他們對於移民的論述卻甚少。這點或許看似奇怪:自由移民與自由貿易的邏輯源出一理,也就是經濟開放的延伸,能為幾乎所有人帶來財富。順道一提,這些思想家當中也有部分人提到,不只是貨物,他們支持人民的自由移動。例如,亞當.斯密與李嘉圖都曾主張勞工可以從鄉村自由移動到城市,也可以自由轉換行業,並順理成章地論及,跨國界的移動也適用於同樣的道理。他們也強調思想自由流通的重要。不過,在他們的思想裡,自由貿易一面倒地壓過自由遷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