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信用風險的微觀結構

2017-05-04 06:50

? 人氣

示意圖

示意圖

J. P. Morgan曾於1912年在美國國會作證時說過:授信的首要考量不是錢,也不是資產,而是借款人的「品格」(character)。對品格的綜合判斷,仰賴銀行家累積多年的經驗所發展出來的「人工智能」。但要是借款人居心叵測,蓄意訛詐,甚至利用其冠冕堂皇的政經地位遂行其狼子野心,就算有了21世紀先進的電腦程式與基因監測,也難以保證掌握人性,何況是在半導體尚未被發明的20世紀?J. P. Morgan作證時不知是否記得西方歷史上的一樁著名公案。故事要從1668年的法國說起。

1668年的法王路易十四,正在進行對西班牙的遺產戰爭。該場戰爭的起源,是西班牙國王菲利浦四世 -- 路易十四的岳父 – 於1665年駕崩之後,路易十四即宣稱岳父欠他的嫁妝還沒付清,無視1659年法西戰爭和約明文禁止他以女婿身份繼承西班牙國王財產,出兵接收西班牙在西屬尼德蘭(即今日的比利時與盧森堡)的領土權益。這對當時稱霸歐洲、信奉清教的荷蘭是巨大威脅,導致荷蘭不顧荷法在三十年戰爭當中的盟友關係,出兵干涉,並與英國與瑞典結成三國同盟反法,要求法國退兵還地。路易十四眼看形勢不利,決定暫時降低衝突,並旋即展開一連串外交操作,準備與荷蘭決一死戰。在路易十四的這盤棋局中,英王查爾斯二世的角色,十分關鍵。

在西敏寺加冕時宣誓捍衛英國國教的查爾斯二世,不僅有個信天主教的老婆,母親(路易十四的姑姑,老公查爾斯一世叫伊莉莎白一世表姑,伊莉莎白一世的爸爸亨利八世正是為了離婚娶她媽媽才創立英國國教)與外婆(法王亨利四世皇后瑪麗,義大利豪門麥地奇之後)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嚮往絕對王權的查爾斯二世在第二次英荷戰爭敗北後一直想復仇。雖然在1668年參與三國同盟反法,卻私下透過小妹(路易十四的弟媳)與法國簽訂了多佛密約。密約中英法除了承諾自海陸分別出兵進攻荷蘭之外,法國還願意將西屬尼德蘭的良港讓給英國,路易十四還同意資助查爾斯二世一筆娛樂費。尤有甚者,查爾斯二世還打算廢除一系列排擠天主教徒的英國法律,與天主教法國隔海唱和。如此私通外國的行徑,當然不能讓充斥篤信英國國教的國會與貴族知道。

打仗需要軍費,當時英國財政困頓,倫敦倫巴底街上的銀行家對承做英國王室的戰債興趣缺缺。查爾斯二世決定鋌而走險,於1672年突然宣佈財政部停止支付一系列公債的本息,並凍結部分政府預算,以利造艦。這次嚴重違約行為不僅造成倫敦銀行界損失慘重,亦讓在後續對荷蘭戰局不利時英國國會及輿論無法再給查爾斯二世空白支票簿。查爾斯二世又在1672年突然宣佈不得對回歸天主教的英國國教徒刑法伺候,讓英國國會懷疑他是「英奸」,加上皇弟詹姆斯二世又被迫承認自己是天主教徒,面對政權合法性危機,查爾斯二世只能讓第三次英荷戰爭於1674年迅速收場。為了維持體面,查爾斯二世以其外甥兼姻親奧蘭治親王威廉三世(老婆是詹姆斯二世的女兒瑪麗)已經成為荷蘭執政官為理由,象徵性地接受了一筆「賠款」,並「確認」了在1667年第二次英荷戰爭時搶來的紐約(原稱新阿姆斯特丹)是英國屬地。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