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許宗力、呂太郎冷處理,司法宮鬥劇變石木欽獨腳戲

2020-05-08 10:00

? 人氣

石木欽(左)自認遭誣陷,7個月來祭出各項指控炮轟許宗力(右)。(郭晉瑋攝)

石木欽(左)自認遭誣陷,7個月來祭出各項指控炮轟許宗力(右)。(郭晉瑋攝)

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前委員長石木欽去年九月因被控涉及風紀案而下台,全案仍在監察院調查,但石自認遭誣陷,七個月來對司法院長許宗力及前秘書長呂太郎祭出各項指控。許則始終保持沉默,轉任大法官的呂也只發了份簡短的澄清稿,兩人的冷處理產生效果,一齣外界期待的宮鬥劇似乎逐漸淪為獨腳戲。

石木欽和許宗力為何撕破臉

司法院去年八月二十九日接獲一封最高檢察署轉來的台北地檢署函文,文中指稱在偵查訴訟關說案時未查獲犯罪,卻發現有司法官「行為失當」,這封函文震掉石木欽的官位。司法院法官人事審議委員會接獲政風處調查報告後,決議依石的意願將他移送監察院調查,這番霹靂手段也開啟石木欽長達七個月的罵戰。

雙方在檯面上撕破臉,其實此案爆發前,雙方也曾在檯面下交手。知情人士說,許宗力、呂太郎和石木欽平時毫無嫌隙,許還頗欣賞石,所以當看到檢方移送的內容時,許的震驚程度可想而知。據悉,當時石曾向許解釋檢方指控的來龍去脈,強調該案早在前司法院長賴浩敏主政時期就調查清楚;有人則替石緩頰說,司法院既然在前案查無不法,加上石又主動辭職申請退休,建議用比較和緩方式處理。

不過許宗力最痛恨法官涉入風紀案,也考量檢方發函時在司法院已經有「掛案號」,如果收案後不做任何行政查處,可能會給外界誤認「吃案」的不良印象,因此沒有採納這些建議,而是直接裁示政風處嚴查,雙方因此正式翻臉。

有法官私下說,在法界頗孚眾望的石木欽為什麼被檢方鎖定,法界流傳不少陰謀論。有人傳言石是因為「人紅是非多」,才被同僚舉報惡整;也有人傳言,二○一二年最高法院曾做出一起刑庭決議「限縮法院職權調查義務」,結果此事引起反彈,時任澎湖地檢署檢察官的吳巡龍甚至到最高法院前靜坐,釀成「檢察官六四運動」,這起爭議判決的源頭來自石木欽的同庭法官,導致石和檢方結下樑子。

呂聲明稿用字透露濃濃怒氣

這些傳言都難以證實,而石木欽是否真如檢方指控的「行為失當」,必須等待監察院調查釐清。

不過,石在這段時間似乎不想坐以待斃,他招數連連,緊咬時任秘書長的呂太郎向媒體洩漏調查內容,又到法院自訴許宗力等人誣告等,近日再向監察院檢舉許宗力等人關說公懲會釋憲案。他接受媒體訪問時更狠話盡出,痛批呂曾多次向他打探公懲會審理中的台大校長管中閔違法兼職案,更直嗆許擔任司法院長違憲。

石木欽指控呂太郎多次向他打探台大校長管中閔(左)懲戒案審理進度。(郭晉瑋攝)
石木欽指控呂太郎多次向他打探台大校長管中閔(左)懲戒案審理進度。(郭晉瑋攝)

有法官研判,石的動作有可能是想轉移監察院的調查焦點,只不過這種「玉石俱焚」的爆料方式很難收效,只會讓外界「看笑話」。這些言論讓法界看傻眼,自然也惹惱許宗力和呂太郎,但兩人顯然為了避免火上加油而選擇隱忍,隨著指控越來越多,呂太郎才被迫用個人身分發了一次聲明稿。

這份聲明稿是針對石指控呂打探管中閔違法兼職案而來,而稿子的鋪陳充滿玄機。有法界人士說,聲明稿全長六二八字,開頭引述石木欽的指控就用了三八五字,呂的四點澄清反而只用了二四三字,言簡意賅顯然是擔心擦槍走火;不過向來給人彬彬有禮感覺的呂太郎,罕見使用「惡意捏造、誣告、散播、抹黑、戕害司法」等強烈字眼,稿子的開頭雖以「司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前委員長」稱呼石,但之後全改成「石員」。這些用字遣詞的不尋常,在在讓人感受到文字背後濃濃的憤怒。

許定調沉默到底避免口水戰

呂發了聲明稿,不過在這場宮鬥劇裡同樣被痛擊的另名男主角許宗力,不管石怎麼使勁攻擊,卻始終沉默以對。

據悉,許不回應石木欽有著不同層次的考量。許認為石攻擊的是他個人,若透過公務系統澄清,恐挨批「公器私用」,他雖然考慮過用個人身分發公開信,但一一回應指控反而會衍生不必要的口水戰,因此定調沉默到底。值得觀察的是,許宗力和呂太郎的冷處理雖然發揮效用,但石木欽的獨腳戲裡恐怕還有未爆彈。

新新聞1731期
新新聞1731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新新聞》寵愛你的閱讀習慣,現在就加入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