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陳時中如何成為百年政治奇才?

2020-05-07 06:20

? 人氣

日前有記者提問小男生戴粉紅口罩去學校會被笑,陳時中在隔日記者會上乾脆請全體官員都戴上粉紅口罩。(取自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直播)

日前有記者提問小男生戴粉紅口罩去學校會被笑,陳時中在隔日記者會上乾脆請全體官員都戴上粉紅口罩。(取自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直播)

病毒和戰爭一樣,都能時勢造英雄,防疫百日造就了「順時中」,陳時中聲勢暴起確實出人意表,難怪民進黨高層有人形容陳時中是百年難得一遇的政治奇才,但套一句民間俚語,民進黨高層可能弄不懂的是,為何豬不肥肥到狗身上去?

陳時中和民進黨頗有淵源,更是蔡英文2016年總統大選時醫療白皮書的執筆人,是相當認同民進黨理念的政務官,但蔡英文連任後必然要裁培新人,這是她接下民進黨時的一項重大使命,因此要不是新冠肺炎,陳時中在五二0後續任衛福部長或繼續高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然而一場新冠肺炎改變了這一切。

民調支持度9成不稀奇 但領導人必須「決斷、溝通與誠實」

在多項民調中、陳時中高達9成的支持度讓國人驚嘆,這在台灣應該是前無古人,但環顧各國這並不稀奇,南韓曾因大邱出現超級傳播者爆發大規模疫情,但南韓執政黨日前選舉大勝;德國確診雖然不少、但將死亡率降到相當低,之前民調低迷的梅克爾支持度來到8成;因黃背心運動而聲望重挫的法國總統馬克宏,民調也回升;即使確診、死亡率都高到驚人的的紐約州,州長郭謨民調也一度來到9成。

和這些國家比起來,台灣疫情算是平緩,但是這幾國領導人的支持度和陳時中卻相去不遠,這很能說明在危機時刻,人民需要什麼樣的政府?這幾位領導人面對疫情危機的的共同特色是決斷、溝通與誠實,即使疫情嚴重仍獲得民眾的支持及理解。這段時間以來,陳時中也展現了決斷、溝通與誠實的強項,唯一的差別是,陳時中並不是真正的國家領導人,也不是民選政治人物,不需承擔民眾全面性的要求;陳時中有相當政治性的一面,但和和這些國外領導人並列,總有不倫不類之處,事實上,正是陳時中比較不政治的那一面,讓他成為疫情中一流的溝通大師。

所謂的比較不政治的一面,有公共的也有個人的層面,首要說的是台灣深厚的公衛背景;郭謨日前在記者會上形容紐約,可說是有醫院但沒有公衛體系,這在平常很難比較優劣,但到重大危急時刻就成為致命傷;台灣的公衛體系不但讓確診者及家人無後顧之憂,防疫體系也在經過2004年的SARS、到2009年的H1N1後,確立指揮體系、建立疫情監視、邊境檢疫、醫療介入等SOP;今年一月二十一日台灣出現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的當下,台灣配套防制疫情的法律及相關機制都已具全,中央疫情中心可以即刻成立,陳時中及衛福部相關人員只要帶著足夠的決心及耐心按表操課,就不會太離譜。

當然,有機制是一回事,但各人運用心法巧妙不同,在中央疫情中心每天下午二時的直播記者會中,陳時中除了少數一兩次不太妥當的動怒外,多數時間是有問必答、有求必應,連他都自嘲,別說中國不可能、其他民主國家也少有;這是一場場珍貴的公共教育課,陳時中和張上淳各自發揮專長的解說,不但提供第一手新冠病毒的資訊,其實也是國人集體的心理治療,透過一再的解說,讓未知不那麼嚇人。

每天記者會說明疫情   國人進行集體心理治療

陳時中較不政治的那一面,展現在醫生的專業,所謂醫生的專業並非醫術,而是長期浸淫於某種專業後形成的哲學或世界觀,例如,對醫生而言治好病人是最重要的,最好的醫師必須排除偏見和歧視才能找到病因,陳時中多數作為都環繞著這個目標,例如,他堅持不透露隔離或居家檢疫者的地點、拒絕公布確診者的足跡,這樣的作為利弊互見,但陳時中的邏輯是一貫的,就是不讓確診者及家人遭到污名化,當病人不敢說實話,病毒就可以暗中肆虐。

然而,談到偏見及污名化,醫生素養不錯的陳時中畢竟仍有其侷限,中央疫情中心一再堅持使用「武漢肺炎」四字,已讓台灣到武漢的台商甚至遊客被嚴重的污名化,事實證明,歐美回來者的確診率遠高於武漢回台的民眾,陳時中日前受訪時承認自己對歐美這一波高峰判斷有些失準,難道不是受偏見所累,這與其說醫師陳時中在此裁了一個大跟斗,不如說是政治陳時中就是會犯這樣的錯!

雖然如此,陳時中是不會令人失望的,疫情中心成立以來,他已有多次從善如流改弦更張的紀錄,但醫師陳時中有可能追求完美,政治陳時中就是另一回事了,之前提到那些國家領導人在疫情第二階段都要回歸經濟面、可能要面對選民的失望;同樣的,陳時中如果更進一步參選、走入政治深水區,他走下聲望神壇是早晚的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