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恐為中國招來強敵的《超限戰》

2020-05-11 06:11

? 人氣

曾是川普心腹,被稱為白宮黑武士的前白宮策略長巴農。(美聯社)

曾是川普心腹,被稱為白宮黑武士的前白宮策略長巴農。(美聯社)

寫作本書的動機緣起於一次世人矚目的軍事演習…其時東南沿海風聲日緊,海峽兩岸劍拔弩張,連美國人的兩支航母特混編隊也遠道趕來湊熱鬧,一時間山雨欲來,軍情緊迫,使人頓生「眼中形勢胸中策」之慨,於是我們決定寫一本書。

這段文字出自喬良與王湘穗所合著的《超限戰》後記,這本在21年前探討當時的中國該如何「以小搏大」、「以弱勝強」的軍事理論著作,原來催生自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超限戰》的兩位作者當時都在福建招安參加軍事演習,這場軍演是針對台灣首次總統大選而來,因為中國政府擔心李登輝當選後,可能讓台灣的事實上獨立正式浮上檯面。

王湘穗後來在《金融時報》專訪中表示,他當時發現李登輝真正擔心的好像不是落入台海的飛彈,而是中共軍演對台灣股市的影響。兩人也在書中提到「在看到李登輝對我三軍演習和導彈試射敢放『不必怕』大話,而對台灣股市暴跌卻心急如焚,迅速調資金救股市以及派航空母艦對我施壓的情況後,我們感到有必要認真研究一下防止台獨和應付強敵干預的辦法」因為股價要是下跌,人們可能就不會把票投給中共不喜歡的李登輝。王湘穗說:「這不僅僅是奪取一座島嶼」。「那時候我們軍人就已經意識到戰爭的目標已經不同」。

20190309-1996年中國試射飛彈,爆發第三次台海危機,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派出尼米茲號和獨立號航空母艦巡弋台灣海峽。(取自美國在台協會臉書)
1996年中國試射飛彈,爆發第三次台海危機,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派出尼米茲號和獨立號航空母艦巡弋台灣海峽。(取自美國在台協會臉書)

當時還是空軍大校的王湘穗,跟在演習中結識、同為空軍大校的喬良3年後合寫了《超限戰》一書,一本探討弱國如何在貿易、經濟、技術、心理等各層面擊敗強國的軍事理論著作。兩人也將美國視為中國的長期對手,甚至認為華府會出手遏制中國的發展。弔詭的是,這本書雖然是為中國出謀獻策,卻也引發了美國學界與軍方的高度關注,最終招來了一位危險的忠實讀者—曾將川普送進白宮、並且一度擔任白宮策略長的巴農。

巴農高度推崇《超限戰》一書,甚至認為是克勞塞維奇以來最重要的一本軍事著作。不過《超限戰》對巴農來說,其最主要的價值不在於拓展軍事眼界,而是這本書就是「中國正不擇手段想要弱化、甚至摧毀美國」的鐵證。巴農曾在《南華早報》的專訪中指出,《超限戰》讓他看懂了中國對美國發動的資訊戰與經濟戰,巴農的想法與向來認為美國對中國(以及其他國家)太過軟弱的川普恰好合拍,鏖戰數年的美中貿易戰可說正是由此而來。或者說,《超限戰》一書最終招來了強敵美國的「超限戰」。

如果從「超限戰」的定義來看—「超越一切界線並且符合勝率要求地去組合各種勝利手段」,目前的美國確實在對中國打一場「超限戰」。而且美國的勝算可能更大,因為喬良與王湘穗當初設想的是弱國如何擊敗一個強國,但如今美國卻是以強國之姿要遏止中國崛起(或者以巴農的觀點來說:來自中國的「超限戰」)—不過喬良與王湘穗都不贊同美國對中國展開「超限戰」。

喬良認為美國的衰退大部分是「自己造成的」,但他們卻把責任歸咎於中國,因為他們以「過時的帝國主義觀點」來判斷中國。喬良指出,美國應該憑藉競爭力與更好的體制保持超級大國地位,而不是製造障礙來拖累競爭對手,「所有超級強權被取代時都只是因為變得更弱,而不會消失」,「像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依舊存在」。王湘穗則認為。巴農確實看懂了書中的一些重要觀點,瞭解了中美之間的對抗不一定是軍事上的,但要說「中國希望與美國發動一場全面戰爭」根本是太簡化書中主張。

英文版《超限戰》書影。
英文版《超限戰》書影。

王湘穗還抱怨,《超限戰》的某個英文版竟然用了一張2001年9月11日賓拉登襲擊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的照片,還下了一個糟糕的副標題:中國摧毀美國的總體計畫。王湘穗說這個版本的《超限戰》根本就是盜版書,自己苦心積慮寫出來的軍事理論著作,卻在這樣的封面與副標題扭曲下,卻成了華府對中鷹派人士的必讀著作,「他們(盜版商)怎麼能把我們跟賓拉登相提並論!?」喬良則辯解,《超限戰》不過是出於中國先人的智慧,而且在中國許多領域都得到應用,他也否認中國正在對美國發動「超限戰」。

不過因為《超限戰》改變對中國看法的人,遠遠不只是民粹右翼的煽動者巴農。除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從2006年起,連續四年召開全美《超限戰》研討會,美國國防政策顧問、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中國戰略研究中心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也在2015年出版的《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中指出,許多對中國友好的美國專家在讀了《超限戰》後重新考慮了對中國的看法。白邦瑞還說,911事件之後兩天,喬良與王湘穗接受中共官媒訪問時指出,「攻擊『對中國有利』,也證明美國面對非傳統攻擊時非常脆弱」。

事實上,由於《超限戰》明確提及恐怖攻擊作為一種「超越界限的戰法」,因此被視為準確預言了該書出版兩年後的911事件。由此看來,在《超限戰》英文版擺上911攻擊照非但不是一種陰損,反倒是一種恭維—只是這種恭維也在各方面加深了美國對中國的敵意。如同王湘穗在《金融時報》專訪中所說的,《超限戰》實際上是一部關於「戰爭本質的枯燥著作」,如此一來不管是賓拉登還是巴農,要是真體悟到了喬良與王湘穗在書中所揭示的種種現代戰爭樣貌,並且加以靈活運用,這兩位作者反倒應該開心世上真有知心人—不過「當強國對弱國發動超限戰」(或者說針對「美國的反超限戰」)又該如何化解,恐怕還得兩位軍事理論家再動動腦筋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