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反罷韓不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2020-05-20 05:4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的罷免選舉來勢洶洶,筆者認為可以藉由投票率低於25%讓罷免行動失敗。(資料照,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的罷免選舉來勢洶洶,筆者認為可以藉由投票率低於25%讓罷免行動失敗。(資料照,徐炳文攝)

依據中選會選舉資料庫,2018年的高雄市選舉人數大約為228.1萬人,以此資料計算25%罷韓門檻,大約57萬票左右。罷韓成功與否,第一是投票率,其次是罷韓連署者的投票率;前者是中選會可以計算出來的客觀投票率,後者則是罷韓團體倡議罷韓後,主觀投票可能與實際投票情形的交叉狀況。

反罷韓要能成功,首先要降低整體投票率,整體投票率若低於25%,罷韓絕對不可能過關;罷韓連署者實際投票意願若是降低,願意給予韓市長執政機會,就算「留市察看」,也算是反罷韓成功。對於中間選民,韓市府不鼓勵投票,這是正確抉擇,但對於挺韓者,倒是可以透過黨內大老鼓勵深藍或韓粉投下反對票。

罷韓團體主要訴求對象以年輕人為主,其次再以中間選民為輔,意圖兩者雙重動員,能夠激發出罷韓的最大能量。因此,反罷韓戰略的主軸,一者是減弱中間選民討厭韓市長的力道,二者是分化罷韓團體對連署者的煽動或鼓舞,三者就是由國民黨黨部出馬負責,小規模與低調動員深藍或韓粉投下反對票。

政治是表演的藝術,韓市長過去的表演,令人印象深刻!由此而生,討厭韓國瑜而罷韓者有之,市長參選總統,只要市府團隊運作正常,不能因此就逕下結論,認定高雄市政因為韓市長參選總統而荒廢市政。荒廢市政與市政進步的論辯,比起罷韓看板或是違章拆除,更甚重要。畢竟高雄人希望未來的高雄市,不是建立在藍綠惡鬥的政治輪迴。理性思考罷韓的「正當性」與「必要性」,這是罷韓與反罷韓的君子之爭。

黨部動員要低調與小規模,這不是選舉活動,而是反罷免動員。韓市長公開表態,請求市民與韓粉不要參與罷免的投票,動之以情,但是說理不足,容易被敵對陣營認為是干擾公民權的正當行使。比較適當的補強措施,應該推出一連串說帖與宣傳,為何市民不需要去投下罷免的同意票或不同意票?在6月6日之前,韓市府團隊還有時間與空間,可以進行絕地大反攻。

罷韓團體嘲諷韓國瑜(右一)是「封城秀急」,想藉擴大疫情恐慌逃過罷免。(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呼籲其支持者不要前往罷免選舉投票。(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國民黨以初選方式推舉韓市長代表政黨參選總統,這不是個人選擇問題,也不是高雄市長的高度與態度即能完全決定是否參選,箇中的委屈或意外,已是盡在不言中。讓過去的過去,國民黨才能避免「韓式謬誤」再度重演,也才能化解前主席吳敦義與前院長王金平的雙雄怨。

對於罷韓能量,韓陣營應該解析為至少兩部分。其一,主要是有社會影響力的個人與群體;其二,曾經參與連署的小市民。基進黨與民進黨部分民意代表,還有「罷韓四君子」都屬於第一類者,影響力明顯,具有媒體報導的吸睛能量,這部分的應對,需要高度智慧與政治經驗,應由市府團隊以專案工作小組串聯橫向聯繫與及時的因應之道。對於第二類小市民,不應該以公權力打壓或干擾,應該正面對待、低調處理,不要讓反韓情結成為群聚現象。

韓市府若可做到每位高雄市民,頂多3位市民出來投票,而且又讓同意罷免的連署者每5位至少就有2位不會在6月6日出來投票,寧願出遊或拚經濟,如此政治計算後,罷韓過關的機率可以趨近於零。

這場罷韓投票,攸關國民黨的執政氣數,更是未來地方大選的前哨戰,國民黨若是讓罷韓過關,接下來就是「倒黨」、「毀黨」的氣衰敗北!6月6日不是韓國瑜的個人戰場,至少是國民黨在地方選舉前的立足戰。6月6日若是罷韓成功,國民黨接近亡黨矣!罷韓不能視為針對韓國瑜一個人的力挺或反抗,而是攸關整個黨的興衰。國民黨若未見其及此,未來苦頭鐵定更多。

*作者為自由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