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青龍觀點:教師如此姑息,高教何可救?

2020-05-29 05:50

? 人氣

嘉縣稻江管理學院宣布退場。(圖/維基百科)

嘉縣稻江管理學院宣布退場。(圖/維基百科)

日前(5月13日)私立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宣布退場,109學年起不再招收新生,現有舊生約1700名,扣除預計今年的應屆畢業生後,還留存1100多名學生,校方允諾會協助學生繼續就學,而且也撥了2000萬元作為教職員的離職費用。消息傳出,雖然引起台灣高教界的一片嘩然,但是這似乎也是學界人士早已預料的結果,稻江的退場不過是繼永達、高鳯、台觀、康寧(南部校區)等私校的後塵而已,預計未來數年之內還會有更多私校退場。只是這麼明顯的退場趨勢,卻遲遲等不到政府一個合理的「私校轉退場條例」,而任由台灣各大私校不斷地在生存恐慌裡亂象叢生。

對此,過去十年來已有太多學界前輩撰文指出,於此就不再贅述了。倒是筆者注意到一則後續的相關訊息頗耐人尋味。在13日稻江宣佈退場後,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教授收到一封自稱是稻江老師的匿名信,信中指證歷歷稻江這幾年來所有的違法亂紀情事,控訴校方董事會及行政高層故意把學校「辦倒」,以規避教育部未來「私校轉退場條例」的校產處理機制。尤理事長收到匿名信時感慨地說:「為何事到臨頭才想起要投訴呢?」是啊,這也是筆者的疑惑,如果這些違法情事已歷數年之久,為何這些年來都不見任何稻江老師出面指控呢?

這些年許多私立學校為求生存而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早已明目張膽到路人皆知的地步,其中不管是遊走法條邊緣、或是誇大辦學成效、甚至乾脆直接偽造各式數據,顯然各校的老師們其實早就看在眼裡而隱忍不言罷了。至於為何隱忍?理由大概也可想而知,那就是:若揭發學校弊端而導致學校遭教育部徹查減招或嚴重到勒令關閉,於老師們又有何益呢?只是徒然讓自己及眾多教職同仁們失業而已。所以,雖然學校裡諸多弊端或違法情事不斷發生,但老師們多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得過且過就算了,何必自找麻煩呢。

至此,不禁引發筆者的反省與深思:做為大學教師,在這些年來高等教育敗壞淪喪之際,我們究竟為我們的學生樹立了什麼榜樣?

以筆者任教的大學為例,這幾年筆者常在學校裡扮演烏鴉角色,對學校一些不合理的行政措施或與政策發出不平之鳴。此舉當然為學校行政高層所不悅,多少次被某些公職退休轉任學校行政職務的雙薪主管們勸戒:「你們讀哲學的老師,什麼事都要講理念、理想什麼的,但是現在各大學的競爭早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殘酷現實環境,還有誰會談理想呢?」話雖說得委婉,但實際上的意思就是希望我向現實妥協,不要一天到講大學理念,只差沒直接講白話:知識份子又怎麼了,難道知識份子不用吃飯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