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衰退會引發下一場世界大戰嗎?國際關係權威學者華特深入分析

2020-05-31 11:00

? 人氣

美軍一艘作戰艦5月14日由北向南航經台灣海峽;美軍太平洋艦隊臉書粉絲團主動披露,為麥克坎貝爾號驅逐艦。(圖取自facebook.com/USPacificFleet)

美軍一艘作戰艦5月14日由北向南航經台灣海峽;美軍太平洋艦隊臉書粉絲團主動披露,為麥克坎貝爾號驅逐艦。(圖取自facebook.com/USPacificFleet)

從很多角度看,2020年都是人類數十年來最慘的一年,截至5月28日,瘟疫大流行已經奪去超過35萬條人命、逾570萬人感染,世界經濟呈現自由落體式下滑,失業人數暴增,而且一切還沒有停止跡象。大瘟疫遇上經濟大蕭條,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事情變得更糟?

答案可能是一場戰爭!哈佛大學貝爾福科學與國際關係研究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教授華特(Stephen M. Walt)日前在美國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專文分析,回顧歷史和各種理論,從過往危機尋找戰爭跡象的借鏡。

華特表示,大瘟疫跟大蕭條都不能阻止戰爭發生。1918年大流感發生時,一次大戰才剛結束,但流感疫情沒有阻礙俄羅斯爆發內戰以及「西征」波蘭等戰爭,1929年經濟大蕭條從美國開始蔓延,也沒有阻止日本在1931年侵略中國東北,甚至助長了法西斯主義興起,埋下二次大戰的遠因;凡此種種都表示,一場大戰很可能伴隨瘟疫或蕭條而來。

1918年西班牙流感期間,奧克蘭紅十字會設立的臨時醫院。(AP)
1918年西班牙流感期間,奧克蘭紅十字會設立的臨時醫院。(AP)

疫情影響太大,沒有國家有能力引戰

另一方面,也有人樂觀認為新冠大流行的性質不同以往,比較不可能觸發大戰。麻省理工學院(MIT)國際政治學教授波森(Barry Posen)指出,在重大危機後還有餘裕發起大戰的國家,通常受危機影響程度較小,但此次新冠大流行席捲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倖免於病毒或經濟衝擊。波森表示,一個國家敢於引戰,往往是出於過度膨脹的自信心態,但目前各國對中短期的未來都持悲觀看待,比較不可能貿然出兵。

而且,發動戰爭的基本準備之一就是聚集大量人群──作戰訓練、軍事基地、集結區及海上軍艦等,在當前傳染病威脅下,任何人都不想待在這些地方,各國也正在努力宣傳,讓人民相信政府正用盡十二萬分的力氣保護他們不瘦病毒侵擾。種種考量疊加起來,再怎麼好戰的國家都會對戰爭猶豫再三。舉例而言,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向來對沙國介入葉門內戰持鷹派立場,近期也不得不轉為低調。

經濟層面上,新冠大流行可能在中短期內減少國際貿易,某些人認為這可能讓國家之間更容易引發戰爭。但波森指出,近年來貿易問題也常常成為兩國產生摩擦的原因,減少貿易說不定也能減少衝突,中美貿易戰就是最好的例證。

戰爭轉移注意力、還能促進經濟?

如此看來,這場大瘟疫似乎更能促進和平。但若考慮更廣泛的經濟與政治條件,答案還是有可能不同。也許少數政治人物還是會認為,挑起衝突或戰爭可以增加國家的長期利益,甚至是自己的政治資本;而劇烈長遠的經濟下行趨勢,也難保不會造成更嚴重的國際性衝突。

大瘟疫可能引發戰爭的想法也許源自「轉移注意力」理論(diversionary theory of war),當一國領袖遇到國內政治、經濟、社會等騷動,就有可能主動挑起對他國、異族的仇恨感甚至戰爭,藉此轉移人民注意力。華特指出,部分美國人確實憂慮,如果跡象顯示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年底大選的選情堪憂,他可能會攻打伊朗、委內瑞拉等敵對國家,轉移國內人民對其政府抗疫無方的不滿。

但華特認為,轉移注意力理論有著明顯瑕疵,戰爭畢竟是場不小的賭注,可能發展成非常糟糕的情況,反而帶給川普政府致命一擊;此外,川普敵視的國家沒有一個會對美國產生立即威脅,川普的支持者恐怕都不會認同他出兵。更何況即使軍事行動成功,也不能增加工作機會、振興景氣或加速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發。相同理由完全也能適用於其他國家領袖。

美國總統川普下令除掉伊朗將領蘇萊曼尼(AP)
2020年1月,美國總統川普下令除掉伊朗將領蘇萊曼尼(AP)

另一種常見的鄉野理論「軍事凱因斯主義」(Military Keynesianism)認為,挑動戰爭的國家可以透過軍購、軍售案推動經濟需求,讓景氣復甦、就業增加。最明顯的案例是二次大戰讓美國快速擺脫經濟大蕭條的頹勢。但華特對此同樣抱持懷疑態度,要創造如此龐大的需求也必然需要非常龐大的戰爭,而在各國政府都債台高築的現況下,很難想像任何國家會為了經濟發動戰爭。

然而在某種條件下,經濟衰退確實可以引發戰爭,尤其是當戰爭可以幫助一國奪取極具價值之物的時候。例如,1990年的伊拉克歷經兩伊戰爭(Iran–Iraq War)的漫長十年,經濟糟得一蹋糊塗、失業率高得嚇人,同時又欠了科威特很多債務。強人總統海珊(Sadam Hussein)打著算盤想,攻下科威特的話不僅不用還錢,還能獲得大批石油資源,何況小小的科威特並不難拿下,出兵的決定確實頗為合算。

華特分析,但在2020年的今日,他幾乎想不出任何例子可以滿足這麼多條件,無論是俄羅斯強取烏克蘭,或中國意圖併吞台灣,戰爭的代價都比實質利益還大。

經濟衰退助長極端主義

儘管如此,華特仍然憂心,如果經濟長期低迷,法西斯主義、保護主義與極端民族主義等思想就有可能壯大,國與國之間相互談判的可能性就會降低,陷入更接近戰爭的氛圍,1930年代大蕭條過後就是如此。但他強調,光是以經濟衰退作為依據ˇ當然不合理,否則美國建國以來發生過40次大衰退,但實際上只打過20次的跨國戰爭,而且多數原因與經濟問題無關。

著名政治學家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也曾在著作《傳統武力的嚇阻》(Conventional Deterrence)指出,國家領袖若非志在必得、相信自己可以快速又不花多少錢就打贏勝仗,否則他們鮮少會投入戰爭。1914年一戰開打時,每個歐洲國家很快就能結束;納粹德國發明的「閃電戰」(blitzkrieg)也以縮短時程為首要目標;海珊攻打伊朗,也是誤判剛發生伊斯蘭革命的伊朗極易被攻下;最經典的案例可能是,美國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時,也是說服大眾一切很快就會結束,最後顯然付出代價。

Chilcot報告指出,英國2003年完全沒有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根據。(yougov.co.uk 供)
Chilcot報告指出,英國2003年完全沒有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根據。(yougov.co.uk 供)

引發戰爭最重要的關鍵之一,華特認為,國安因素還是遠大於經濟因素,當一個國家感到安全受威脅,而且敵方態度不太可能軟化,再加上政治領袖相信主動出擊可以化解危機,他們才會選擇出兵。如同著名歷史學家泰勒(A.J.P. Taylor)觀察:「(1848年至1918年之間)所有強權,都是為了預防危險而發動戰爭,不是為了征服對方。」

華特再三強調,經濟因素可能強化有利戰爭的政治氛圍,但卻只會是原因之一,很少會是戰爭的主因。即便新冠大流行可能帶來深遠影響,短期內還是不太可能成為戰爭導火線。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