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領導人群像3》曾被「開放社會基金會」認可的「開放社會之敵」:匈牙利總理奧爾班趁疫情大舉擴權

2020-06-02 09:10

? 人氣

匈牙利總理奧爾班計畫修憲,極力反對歐盟難民配額計畫。(美聯社)

匈牙利總理奧爾班計畫修憲,極力反對歐盟難民配額計畫。(美聯社)

眾所周知,「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是哲學家卡爾·波普的忠實信徒,他所捐助成立的基金會正是以波普的大作《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為名,就叫做「開放社會基金會」。索羅斯透過這個基金會積極推廣民主、法治、人權,希望讓世界上的封閉社會都能保持開放,並且協助各國建設充滿活力又具有包容性的民主政體。

索羅斯(George Soros)是一名美籍猶太人,不過他1930年在中歐國家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出生,人生的前16年不但在這裡渡過,並且假身份(索羅斯就是改過的姓)在納粹佔領期間隱蔽了猶太人的身份,因此匈牙利相當於是索羅斯的祖國與鄉愁所在。索羅斯全家人戰後移民英國,索羅斯後來更到了美國成了華爾街金童,不過戰後的匈牙利雖然脫離了納粹,又隨即被關進共產集團的鐵幕。索羅斯心心念念要打開地球上的「封閉社會」,匈牙利當然更是他的目標之一。

從鐵幕中解放的匈牙利

1989年6月16日,就在匈牙利人民共和國即將放棄社會主義與一黨專政的前夕,匈國首都布達佩斯的英雄廣場(Hősök tere)舉行了一場國葬,將曾在蘇聯紅軍入侵時向西方國家求助的匈牙利前領導人納吉(Nagy Imre)重新光榮下葬,洗去他當年在匈牙利遭到赤化之後,被秘密判處叛國罪後遭到殺害的歷史悲哀。

就在這一天、就是在英雄廣場上,匈牙利新興政黨青年民主聯盟(Fidesz)的共同創辦人,年僅26歲的奧爾班(Viktor Orbán)對廣場上的數十萬人發表了一場演講,要求匈牙利舉行民主選舉、更呼籲蘇聯軍隊撤出匈牙利,振奮無數匈牙利的自由靈魂。奧爾班也是「開放社會基金會」在匈牙利的工作人員,他的演講也讓索羅斯留下深刻印象,奧爾班當年就拿著「開放社會基金會」的獎學金,前往英國牛津大學攻讀政治學。

索羅斯期盼的明日之星

不過奧爾班只在英國待了3個月,因為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放棄了一黨專政,他也在1990年匆匆趕回國參加匈牙利的首屆國會大選、並且當選國會議員,正式開啟了至今長達30年的從政之路。奧爾班在1998年與2010年兩度成為匈牙利總理。他首次擔任總理時推動了匈牙利加入北約,匈牙利也在2004年5月1日跟許多東歐國家一起加入歐盟(當時奧爾班在野),2010年奧爾班的回鍋執政更一舉延續至今,成為歐盟國家領袖執政時間第二久(僅次於梅克爾)的領導人。

奧爾班與匈牙利當年至為盼望的民主自由夢,想必已是這個中歐國家的現在完成式了吧?

恰恰相反。

索羅斯。(取自推特)
索羅斯。(取自推特)

其實奧爾班早年的發展與索羅斯始終脫不了干係,他當初在布達佩斯念的Bibó István學院正是索羅斯資助的學校,奧爾班還在唸書的1985年,索羅斯甚至親自到這所學校演講,盛讚「你們就是我所冀望的傑出年輕人」。奧爾班所成立的青民盟最初用來列印政治刊物的印表機,就是「開放社會基金會」寄給他們的。奧爾班曾在「開放社會基金會」的中歐研究小組工作,也拿著「開放社會基金會」給他的獎學金到了牛津。不過索羅斯1995年曾對《紐約客》訴說的擔心,卻無情地在奧爾班身上全部實現。

當「開放社會之敵」變成民族主義

當時64歲的索羅斯躊躇滿志地在《紐約客》的專訪中表示,雖然共產主義的崩潰(蘇聯解體、東歐國家民主化)讓一切都改變了,但他也看到了另一場危機正在展開。索羅斯說,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什麼,那就是向這些前共產主義國家提供必要的協助,對抗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不過雖然索羅斯看到了「開放社會」之敵從共產主義轉為民族主義,也培養了奧爾班這樣的年輕世代,不過他卻擋不住奧爾班跟整個青民盟向右轉,連索羅斯自己最後都成了祖國匈牙利的「國家之敵」。

索羅斯捐助成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翻攝官方推特)
索羅斯捐助成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翻攝官方推特)

索羅斯1991年在布達佩斯創辦的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以促進「開放社會」為宗旨,但奧爾班政府2018年拒絕讓中歐大學繼續在匈牙利運作,中歐大學也只能將大部分的課程都轉往維也納,索羅斯也被奉行反移民政策的青民盟當成對匈牙利大規模輸入難民的「罪魁禍首」,最後連「開放社會基金會」總部也只從匈牙利的布達佩斯遷往德國柏林。

歐洲價值之敵

奧爾班不僅僅是索羅斯與「開放社會基金會」之敵,他也是整個歐盟的民主或者說歐洲價值之敵。奧爾班2010年回鍋之後,體悟到全面掌握媒體與國家機器才是永續執政之道,因此幾乎系統性地破壞了匈牙利的民主與法治—由於掌握了議會三分之二的席位,這讓他得以肆意修憲以及其他具有高度爭議性的法律。除了強力控制媒體和司法,安插親信讓最高法院三分之二的法官效忠於他,更透過種種手段打擊反對勢力,選舉的公平性幾乎蕩然無存,對於批評監督政府的媒體,則用查稅做為威嚇手段,或將其貼上「遭到境外勢力操作」的標籤—索羅斯就是最顯著的例子。

2014年的國會大選青民盟維持了三分之二多數,奧爾班的民族主義論調更為強烈,他向選民保證會捍衛匈牙利與基督教價值觀。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在2010年爆發、加上利比亞與敘利亞的內戰,來自中東北非的難民2015年開始大量湧進歐洲,奧爾班政府拒絕承擔歐盟的難民配額,硬是在邊界搭建圍籬與鐵絲網, 讓難民無法取道匈牙利前往德國、英國等最終目的地。奧爾班當時強調,難民若持續湧入歐洲,西方世界將面臨「種族與文化的自殺」,更不能讓匈牙利人的膚色、傳統與文化混雜其他種族。

趁疫情濫行擴權的奧爾班政府

在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前,匈牙利的經濟成長率雖在歐盟名列前茅、失業率也大幅下降,但法治程度與新聞自由卻是節節敗退。新冠肺炎爆發後,宣稱歐洲的「自由民主制」(Liberal Democracy)已經破產,企圖以非自由的(Illiberal)「基督教民主」(Christian Democracy )取而代之的奧爾班,更讓他所掌控的國會在今年3月底通過了讓國家進入「無限期緊急狀態」的畸形法案,此後政府便可延後所有選舉、對媒體擁有生殺大權、「傳播假消息」最重可判5年監禁。

當初在英雄廣場籲求民主選舉的青年奧爾班,30年後卻成了歐洲極右派的民粹獨裁者,大西洋兩岸的保守派媒體都讚揚他是「幾乎擁有所有政治天賦」的鐵腕領袖,他的辦公室也成為許多極右派政客極欲造訪的聖地。

自由之家的《2020年轉型國家》(Nations in Transit 2020)報告封面。
自由之家的《2020年轉型國家》(Nations in Transit 2020)報告封面。

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今年5月發布《2020年轉型國家》(Nations in Transit 2020報告,指出民主體制正在中歐和中亞「驚人地崩解中」,因為與十年前相比,這些區域的民主政體數量下降了1/3。該報告將民主指數分為民主、混合、獨裁三個等級,2005年曾被譽為「民主先鋒」的匈牙利在奧爾班執政十年來,已經退出民主國家行列,成為介於民主與獨裁之間的「混合政體」。

「自由之家」認為,民主承諾如今在新興地區受到空前挑戰,越來越多的領導人不願再受到民主規則的束縛,甚至進而攻擊民主制度、試圖廢除對其權力的制衡機制。不過「自由之家」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提出的民主警語,匈牙利政府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他們的回應依然千篇一律:這是受到處心積慮干預其他國家事務的索羅斯影響,才會讓這份報告的內容變得偏頗扭曲。

2020年3月11日,匈牙利為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總理奧爾班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AP)
2020年3月11日,匈牙利為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總理奧爾班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AP)

5月26日,奧爾班政府對國會提交了一份法案,宣稱將終止「無限期緊急狀態」,而且強調匈牙利這次能夠控制疫情,就是因為及時宣告了緊急狀態,國內的反對陣營與西方國家的自由派媒體卻造謠「奧爾班趁機擴權」。問題是,不附截止日期的緊急狀態原本就違反憲政原理,把對於政府的批評一概視為假新聞,這本身更是以假訊息破壞民主制衡的防腐機制。宣揚民族認同、基督教文化、與愛國主義的民粹強人奧爾班,將繼續在後新冠時代挑戰歐洲價值,該如何處置以匈牙利為首的中歐與東歐反民主成員,也將繼續考驗歐盟的智慧。

全球抗疫領導人群像1》「以身試法」探鬼門關、「州官放火」袒護親信,英國首相強森玩很大

全球抗疫領導人群像2》紐西蘭總理雅頓「開直播」戰勝疫情,樹立新時代領導學典範

全球抗疫領導人群像4》跛腳鴨展翅高飛!德國總理梅克爾聲望回血、支持度飆至7成

全球抗疫領導人群像5》非洲最強業配王!馬達加斯加總統喬利納推動「神飲外交」,台灣友邦都想要

全球抗疫領導人群像6》南韓總統文在寅擺脫「青瓦台魔咒」谷底翻身、重獲塑造歷史地位契機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