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正亮觀點:川普的「美港脫鉤」恐將雷大雨小

2020-06-02 07:1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揚言「美港脫朐」,勢必雷聲大雨點小。(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揚言「美港脫朐」,勢必雷聲大雨點小。(美聯社)

5月29日,風聲鶴唳將近一週的美國抵制「港版國安法」方案,終於由川普親自宣布,美國將取消對香港的多種優惠,包括取消香港政策法下的特別待遇、制裁破壞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員、檢討對港旅遊建議、限制中國留學生、研擬限制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等等。

不少財經媒體都對香港前途感到憂心,認為很可能衝擊香港投資者信心,導致大規模資金外流和人才出走。美國財經網媒CNBC也持類似看法,認為「一旦美國全面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將會啟動美中經濟的真正脫鉤,而且後果不可逆轉」,CNBC因此提醒川普政府務必謹慎決策,以免飽受貿易戰和疫情折磨的全球經濟,再度雪上加霜。

弔詭的是,儘管川普自認為「美港脫鉤」聲明,是對中國「強而有力的回應」,但全球金融市場的初步反應,卻相當淡定。川普記者會結束後,美國道瓊指數不跌反漲,從原本大跌322點急拉盤上,最後以小跌17點收盤,納斯達克指數則從下跌9點急拉到大漲120點。即使是首當其衝的香港,5月29日港元對美元匯價,最弱也還有7.7542,仍然收在聯繫匯率允許範圍7.75-7.85的高點。6月1日週一亞股開盤,日、韓、台股市也是大漲開出,港股更以超過700點暴漲開盤,對川普宣示不以為意。

金融界認為衝擊有限,主因有三:一是川普只談抵制香港,並未提到取消美中貿易協定,讓大家鬆了一口氣;二是川普並未提到攸關香港金融地位的港元聯繫匯率;三是川普只提出「取消香港特別待遇」的大方向,並未提出具體的制裁措施,而且不給記者提問就走人,後續政策顯然還有不小的伸縮空間。

無獨有偶,香港政府的初步反應也很鎮定,例如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儘管擔心可能會衝擊香港投資者信心,但他卻一再強調,香港本土生產並出口到美國的貨物,只占香港總出口不到0.1%,即使取消特殊關稅待遇,對香港經濟衝擊不大。此外,陳司長也強調儘管香港飽受傳言困擾,但最近香港股票、期貨、貨幣市場都很穩定,港元匯價也堅挺,並未看到大規模資金外流的恐慌。

畢竟,川普提出「美港脫鉤」,充其量只是宣示政策方向而已。由於「美港脫鉤」涉及層面非常複雜、牽扯利益極其眾多,加上川普民調目前還落後拜登8-11%,能否連任都沒把握,更難想象川普政府將「美港脫鉤」落實為具體政策時,能夠獨排眾議、不顧當事人權益,不惜導致鈔票和選票流失。

香港國安法爭議儼然成為美中新冷戰導火線。(AP)
香港國安法爭議儼然成為美中新冷戰導火線。(AP)

以中美貿易戰為例,光是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前後就花了將近十個月,不但期限不斷拖延,加稅項目也不斷縮水。2018年3月9日,川普首度宣示將對中國展開貿易戰,兩個多月後,5月20日美中達成協議,美國同意擱置關稅,中國同意大幅增購美國商品,但川普才不過三天,就在5月23日推翻協議。

隨後雙方你來我往,進行了以牙還牙的加稅報復,直到2019年1月7-9日,雙方才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內容包括中國禁止強迫技轉、增購美國產品、開放部分市場、美國停止第三波267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稅,但雙方對中國減少企業補貼、智財保護等結構性問題,分歧仍未解決。

更重要的是,各種中國進口商品在最後成為加稅項目之前,還要歷經美國各方勢力的角力,美國政府不得不順應國會和企業要求,舉行長達兩個月的聽證會,允許美國個別企業、乃至整個行業得到關稅豁免。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也在各方壓力下,不斷被迫縮減加稅項目,例如2019年8月8日,USTR就公布對10類塑料容器、聚酯紗線、鋼製寵物籠等中國商品豁免關稅,甚至連過去已徵收的關稅,也可從2018年9月24日起算,申請退還。

換句話說,一旦川普政府試圖將「美港脫鉤」宣言落實為政策,美國各方勢力必然紛至沓來,尤其今年是總統大選年,川普民調持續落後,更不可能抗拒龐大的涉港利益團體反彈。

2019年美國對港貿易順差高達261億美元,支撐了美國本土將近18萬人就業,香港是美國第四大農產品出口市場(葡萄酒第三、牛肉第四),金額高達430億美元,顯然是重中之重。美國農業州是2016年川普勝選的關鍵,早就因為美中貿易戰陷入空前困境,2019年9月,美國農場申請破產案例,已經激增到580家(年增24%),創下2011年以來新高。一旦川普政府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要對香港進口商品比照中國進口商品加稅,香港恐怕只能以牙還牙,同樣針對美國進口農產品加稅,美國農業州必將成為最大受害者。

類似困境,也將發生在川普揚言取消港元對美元的自由兌換,恐怕也很難落實。首先,境外美元歷經數十年累積,早已形成不受美國政府管控的貨幣市場,光是歐洲美元,2016年就高達13兆8330億美元,完全在美國聯邦基金的掌控之外。換句話說,只要香港政府繼續推行港元與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美國充其量只能管制美國金融機構的對港交易,對其他國家的金融機構仍然鞭長莫及。

《香港國安法》引起國際強烈關注(AP)
《香港國安法》引起國際強烈關注(AP)

2018年,美國銀行在港總資產1480億美元,客戶存款790億美元,占香港銀行業大約5%,顯然並非香港金融的主導力量。根據2020年最新資料,香港前十大銀行,美國只有花旗香港勉強排入第十名,在港資產391億美元,年收入5億2700萬美元;對比排名第一的英國匯豐銀行(HSBC),在港資產高達2兆3750億美元,年收入598億3600萬美元,相去甚遠。

排名在美國花旗香港之前,還有排名第二中銀香港,第三香港恆生銀行,第四英國渣打銀行,第五香港東亞銀行,第六中國工商銀行,第七新加坡星展銀行,第八香港華僑永亨銀行,第九中國南洋商業銀行,分別屬於英國、中國、香港、新加坡,這些非美系銀行,根本不可能跟進川普推動的「美港脫鉤」,搞不好更加樂見美系銀行退出香港,以便搶食美國留下的金融地盤。

香港不但是非美系金融機構最愛,財政體質也相當強健,長期都是全球第三大美元交易中心。根據香港金管局公布資料,2020年4月,香港外匯儲備(包括貨幣基礎、政府的財政儲備等等)總值高達4412億美元,絕大部分都是美元資產,相當於香港境內流通貨幣的6倍。

如果川普不顧全球金融現實,執意推動「美港貨幣脫鉤」,甚至限制香港金融機構透過SWIFT進行港元兌換美元的跨境轉賬,不但有損於美國在港無本生利得到的好處,甚至還會衝擊全球美元霸權地位,導致其他國家不得不分散貨幣風險,轉向採取多種貨幣儲備。

香港金融界議員陳振英也表達類似看法:「美國制裁香港不會影響聯繫匯率制度,這是香港政府自己決定掛鉤的,如果美國執意要和港元脫鉤,香港大可換成一攬子貨幣掛鉤,降低貨幣風險」。至於香港市民兌換美元,也未必要透過美國金融機構,「美金來源並不單單是美國,市場上有很多兌換方法」、川普執意脫鉤「反而影響美元在世界的流通地位、交易地位,讓市場需求其他貨幣進行交易,影響市民對美元的信心」。

總之,一旦川普政府要落實川普的「美港脫鉤」宣言,就會逐步發現:不但美國企業和華爾街將陸續表達反對,農業州選民也會揭竿而起表達不滿,導致川普選情雪上加霜。此外,境外美元的全球金融運作,非美元貨幣的競相崛起,也早已脫離美國政府的掌控之外。結論是,川普的「美港脫鉤」威脅,最後恐怕將是「雷聲大、雨點小」,只能以虎頭蛇尾的紛亂結局收場。

*作者為前立法委員,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