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機改變世界的程度遠大於網路:《資本主義沒有告訴你的23件事》選摘(4)

2020-06-30 04:00

? 人氣

誰在乎人們是否誤以為網路的影響力大於電報或洗衣機呢?人們對最新變化的印象較為深刻又有什麼關係?(圖/pixabay)

誰在乎人們是否誤以為網路的影響力大於電報或洗衣機呢?人們對最新變化的印象較為深刻又有什麼關係?(圖/pixabay)

洗衣機打敗了網路

雖然許多人認為網路已經徹底改變世界,但是相較於洗衣機(和公司)所帶來的變化,網路的影響並不如洗衣機,至少到目前為止是如此。當然,網路改變了人們閒暇時間的生活方式,例如上網、在臉書上與朋友聊天、透過 Skype 與朋友說話,和坐在五千英里外的某人一起玩線上遊戲等。它也大幅提升效率,可以在網路上找到保單、假期、餐館等相關資訊,甚至青花菜和洗髮精的價格。

不過,當涉及到生產過程,我們尚不清楚其影響是否具有如此革命性的效果。可以肯定的是,網路已經深深地改變了某些人的工作方式。我憑經驗得到這樣的結論。拜網路之賜,我和朋友(有時是共同作者),也就是在科羅拉多州丹佛任教的艾琳.格拉貝爾(Ilene Grabel)教授,靠著一次面對面的會議,以及一、兩次的電話,便順利完成一整本書。不過,對許多其他人來說,網路在生產力上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力。許多研究一直難以證實網際網路對於整體生產力的正面影響,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勞勃.索洛(Robert Solow)所說,「證據隨處可見,就是沒有數字。」

你們可能認為我這樣比較並不公平。我提到的家用電器所發揮的魔力已經至少好幾十年,有些甚至有一個世紀了,而網路僅僅只有二十年的歷史。這是部分正確的說法,正如著名的科學史家大衛.艾傑頓(David Edgerton)在他引人入勝的著作《老科技的全球史》(The Shock of the Old ?)中所說,科技運用的極致及其發揮最大的影響力,往往是在該項技術發明之後好幾十年才實現的。即使以目前網路的影響力而言,我懷疑是否正如許多人認為的,它是一種革命性的科技。

職場 痛苦 手機(示意圖非本人/すしぱく@pakutaso)https://www.pakutaso.com/20180925268post-17637.html
許多研究一直難以證實網際網路對於整體生產力的正面影響,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勞勃.索洛(Robert Solow)所說,「證據隨處可見,就是沒有數字。」(示意圖非本人/すしぱく@pakutaso)

網路輸給了電報

在一八六六年跨大西洋有線電報服務開始使用之前,向另一端發送消息需花三週的時間,這是乘帆船穿越大西洋所花費的時間,即使是乘坐快艇(直到一八九○年代才盛行),也必須預留兩週時間,因為當時的紀錄是八∼九天。

以傳輸三百字的訊息為例,傳送電報所需的時間減少到七∼八分鐘,甚至可以更快。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一八六一年十二月四日,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發表七千五百七十八字的國情咨文演講稿,在九十二分鐘內從華盛頓特區發送到美國其他地區,平均每分鐘發送八十二字,不到四分鐘的時間內發送三百字的訊息。不過那是特例,一般大約是每分鐘四十字,三百字的訊息需要花上七.五分鐘。從二星期減少到七.五分鐘,以倍數而言,速度快了二千五百倍以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