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大作家王蒙為什麼要懷念毛時代、研讀習講話

2017-06-02 07:00

? 人氣

作家王蒙為何要研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演講?(資料照,美聯社)

作家王蒙為何要研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演講?(資料照,美聯社)

王蒙在整個毛澤東時代都是被打壓的,年輕時被打成右派,後來就被流放到新疆,直到毛澤東逝世後,他才得以返回北京,可以這樣推論:如果毛時代不結束,王蒙就只能在新疆當一介農民直到老去,那他為什麼還感念毛澤東呢?

而王蒙研讀習近平關於文化與文藝的講話,就像當年學毛選那樣寫心得,然後發表在中共的人民日報上,這也令人費解,因為在文藝或文化領域,王蒙應該是習近平或習中央的導師,而不是相反,習中央應該聽王蒙這樣的黨 的知名作家講課,而現在王蒙卻當起了小學生,發表文章寫心得談感想,視最高領導人為真理與智慧的化身。

秦帝國是以吏為師,中共的政制也一樣,誰當上最高領導人,誰就是全民導師,任何資歷的專家學者,都要聽取最高領導人的訓導,而且還要深入學習,認真領會,公開發表文章擁戴表忠心。

我直接見識到的王蒙

中國作家王蒙(取自維基百科)
中國作家王蒙(取自維基百科)

我現場聽過幾次著名作家王蒙先生的講演,而2004年中國藝術研究院的高層學術論壇,當時我是具體召集人,第一講我邀請的就是王蒙先生。王先生的講演多輕鬆隨意,但卻饒有興味,不經意的日常生活現象,他多能闡發出哲理意味,並能引發笑聲與掌聲。他是一個會講故事的作家,也是一個充滿生活情趣的官員(他會在家裡自己磨制豆漿)。

王蒙最令人難忘並受到尊敬的事情是八九民運事件後的表現,當時他擔任文化部長,當各省部級領導均紛紛表示擁護鄧小平的鎮壓「暴亂」時,他引病躲避,並稱病退休。保守住了一個知識人應有的品格與尊嚴。

2004年開始,王蒙等文化界一些官員、學者開始宣導中國文化復興,其中暗藏的價值追求,許多人心知肚明,因為馬列主義早已被國人唾棄,中國人如果不能融入世界文明,最起碼也應該回望一下自己的文明史,畢竟傳統文化還有溫存人性的一面,追求中和、中庸中和的文化,畢竟迥異於講階級鬥爭、分裂人民的思想。

外行人看熱鬧,把復興中華文化當成復興傳統文化,但中國社會科學院極左堡壘裡的馬列專家們坐不住了,對復興中華文化活動予以高度警惕,並上書有關中央高層領導,認為高調宣導傳統文化就是為了告別馬列,丟棄中共的意識形態。一些積極的宣導者被警告,有知情的學者告訴我說,王蒙對極左的壓力以及有關部門的告誡完全漠視,也承受一定的壓力,但仍然保有一位作家、學者應有的尊嚴,不屈服,亦不爭辯。

2008年前後,我參加一次在浙江主辦的中國文化與普世價值論壇,會上王蒙的講演也是積極開放的文化心態,在現場我記得他說:任何其它國家民族的文化,只要你接受並喜歡了,他就不僅是別人的文化,也是你自己的文化了(大意)。文化是沒有國界的,如果把文化分出彼此來,界碑森嚴,人類的共同性在哪裡?當時另一位退休的文化部原常務副部長高占祥先生也著意強調,如果文化沒有普世性,那麼中華文化如何推向世界,並為其它國家人民喜聞樂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