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美國的「政治正確」比員警濫權更濫用暴力

2020-06-14 06:50

? 人氣

政治正確正在違背常識,製造分裂與動亂,人們不知道,這是因為中美撕裂或者全球化失敗,由「黑白」種族問題導致的第一場帶有中國文革式的社會主義運動的預演,還是最後一次回光表演? (資料照,美聯社)

政治正確正在違背常識,製造分裂與動亂,人們不知道,這是因為中美撕裂或者全球化失敗,由「黑白」種族問題導致的第一場帶有中國文革式的社會主義運動的預演,還是最後一次回光表演? (資料照,美聯社)

題記

佛洛德之死是因為員警過當使用了「合法暴力」,造成嫌疑人非正常死亡。如果是一個白人員警與另一個白人嫌犯,一個黑人員警與另一個黑人嫌犯,它無法上升到種族問題,也無法引發遍及美國、泛及全球的一場宏大的政治運動。這個過程中,示威者沒有更多地關注案件的法律秩序進展,只用宏大的「黑人命貴」口號,來激起示威抗爭並引發嚴重的局部騷亂。

讓我們看這次因「弗案」引發的示威與騷亂造成的結果,員警涉嫌濫用暴力,致佛洛德死亡,但由此引發的騷亂,卻導致六名員警死亡,更多的人身傷害與公私財產損失無法統計。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理性和平地通過法律秩序來解決社會衝突,才是常態,動輒啟動大規模的激烈抗爭運動,升級暴力,是西方極端左翼製造的災難,也成為西方社會的痼疾。

騷亂者並不是為了「黑人命貴」,而僅僅是為了火中取栗;左翼政客的下跪,是一種表演,他們希望動亂能帶來「大變局」;歐美廣泛的示威呼應,意味著西方世界左翼力量在壯大之中;中共媒體利用美國的動亂來掩蓋自己國家的自然及社會性災難現場,也是習慣性的幸災樂禍;習近平的保守向左,川普的保守向右,中美撕裂與這次動亂亦有著深刻的背景關聯。

中美貿易戰,川普與習近平(A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保守向左,美國總統川普的保守向右,中美撕裂與這次動亂亦有著深刻的背景關聯。(資料照,AP)

一、弗案:抗議者無視法律直奔政治主題

2020年5月25日,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喬治·佛洛德(George Perry Floyd)被員警德里克·肖萬(Derek Michael Chauvin)逮捕,肖萬單膝跪在佛洛德脖頸處超過8分鐘,佛洛德在被跪壓期間失去知覺並在急救室死亡。次日,四名涉事員警被解雇 ,肖萬隨後被逮捕,他被控以二級謀殺罪和二級過失殺人罪,其餘三人亦被起訴協助與教唆謀殺罪。

整個法律追訴程式,都按規則與程式推進,及時快捷,並不受外力影響,也就是說,法律可以解決員警濫權或執法不公問題,法律與制度層面上,不存在種族歧視,也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涉事員警一直是種族主義者。在法醫還沒有完成相關報告時,示威運動已起,並很快演變成暴亂,堵路、店鋪搶掠、破壞公物等現象蔓延至全美30多個州。 6月3日,官方最終屍檢報告顯示,佛洛德生前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感染了中國武漢肺炎,但他無症狀,導致死亡的原因是心臟驟停。遺憾的是,抗議者沒有耐心去等待醫檢報告,也不會去分析嫌犯之死背後的多重原因,他們的眼中只盯著黑與白兩種顏色,然後立即提升到種族政治層面。

從社會學角度分析佛洛德之死,當事員警只是最後一根致命的稻草,因冠狀病毒導致佛洛德失業,因使用假鈔導致佛洛德被舉報,店員還表示,佛洛德「坐在自己的車裡,因為他醉得不省人事」(亦說有嗑藥),因身患病毒與導致身體虛弱,也是導致死亡的因素,但抗議者似乎無意於去尋找真相,或者尋找到有效的規避員警濫權的機制,而是找一頂大帽子,覆蓋所有的具體問題,這個大帽子就是「種族歧視」,因為是一位白人員警「致死」了一位黑人嫌疑人,黑白分明,政治正確的口號「黑人命貴」,最具號召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