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推動報復式罷免,藍抗綠才有轉機

2020-06-16 06:0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的罷免案通過後,掀起「報復式罷免」的風潮,筆者認為此一風潮是有跡可循的。(資料照,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的罷免案通過後,掀起「報復式罷免」的風潮,筆者認為此一風潮是有跡可循的。(資料照,徐炳文攝)

「報復式罷免」並非意氣用事,也不是像政論常客沈富雄所說,沒有一個罷免得成。要論罷免,單一席次與複數席次的公職人員,必須先釐清區隔,例如縣市長、立委就是單一席次,縣市議員則是複數席次。單一席次的當選票數通常高過於罷免門檻,複數席次的罷免門檻通常遠高於當選票數。因此,暫且不論罷免動機為何,是否具備正當性與必要性,要讓罷免成案且通過,挑選何區、何種的公職人員,其成功與容易程度,將會因為區域、是否單一席次等因素的交叉互動而有難易分別。

其次,當選結果所植基的票源,一定不等同於罷免票源。當罷免案成立,公告投票日期時,依法計算有資格投票者,一定會包含過去沒有投票權的新鮮選舉人。換言之,選舉與罷免分由兩組不完全相同的選舉人來投票,過去沒有資格投票者,可能在罷免時就有投票權,這是現下選制的缺陷與荒謬。直言之,罷免案成立後,新民意的選擇是決定當選者能否繼續留任,舊民意的推翻與否,端看新民意如何決定。因此,只要烽火式罷免漫天連署,就政治操作而言,是要喚起新民意推翻舊民意,無關報復與否,更非情緒發洩,至於能否成案與通過,就要看政治操作的細膩與策略運用。

罷韓能夠成功,首先是喚起高雄人厭惡韓國瑜的背信毀諾,把韓國瑜參選總統,視為政治不道德、對市民進行政治拋棄的負面標籤;其次,配合反送中、港區國安法等反中潮流運作,把國民黨與韓國瑜視為親中、親共的同路人,利用紅色標籤區隔與挑起愛台灣與愛中國的族群對立;再者,「罷韓國家隊」有著看不見的手,網軍、時論、媒體甚至於官股相關事業的配合運作,都是「罷韓國家隊」的作用力。

蔡總統當然要否認「罷韓國家隊」的存在與影響,直接聲稱「民主」決定罷韓,這是真心說假話,完全是政治語言,只有黨同伐異的深化作用,讓罷韓者更堅定相信罷韓成功就是民主成就,也是台灣民主奇蹟。因此,綠營會把罷韓成功視為「榮耀」、「光復」云云。這是對立激情式的民主,根本就是民粹運動,把對立者打成「淪陷」、「恥辱」等等,把自己塑造成民主英雄,這不是激情對立、深化分裂,何者才是?

20191110-高雄市議員黃捷10日出席「守民主、護台灣」台灣大聯盟成立大會。(簡必丞攝)
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黃捷(見圖)被點名是下個被罷免的目標。(資料照,簡必丞攝)

蔡總統挾著817萬票新民意續任總統,然在第二任期立馬放縱自己與支持者,台灣已經分裂,不僅僅是因為反中親美緣故,更因為民進黨操作民粹過頭,讓支持者已經深陷對立情緒所帶來的勝利與自大氛圍。這種勝利與自大氛圍,只會加深藍綠區隔,更會裂解台灣內部,深化成意識形態的後果,嚴重者就是「不挺綠等同親中親共」、「反綠等同親中親共」等等僵固思想與政治桎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