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工殤實錄4》消失的斷指殘肢!連合法職災移工也被漏接,勞動部如何補破網?

2020-06-30 09:00

? 人氣

還有數不清的移工不在《勞基法》的保護傘內,一旦意外發生,也只能自求多福。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還有數不清的移工不在《勞基法》的保護傘內,一旦意外發生,也只能自求多福。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如果真的有心想規避《勞基法》,他自成一格管理公司,沒人通報勞動部、勞工局的時候,你哪知道有什麼招數?」

移工在台灣死傷似乎已成再常見不過的新聞,據勞動部統計,每年均有逾千名移工請領勞保職災給付,2019年即有1502人斷指殘肢甚至丟失性命──但受傷的,真的只有這些人嗎?

除了檯面上的數字外,還有更多被「漏接」的無助移工,來自印尼的Wiwin便是其中之一。她做的是豆皮工廠、身份卻被仲介變成不受《勞基法》保障的看護工,工作期間發生任何意外都無法受勞保保障;更甚者,即便她有勞保,但當她工作到皮膚潰爛,也不符職災「傷病給付」的請領資格。當雇主刻意規避法規、不願通報職災,真正在台灣受害的移工,便成了難以想像的巨大黑數。

印尼女孩來台圓夢,卻以17K「看護工」身份做工廠、不受《勞基法》保障

Wiwin年約20歲,眼睛圓圓、笑起來很甜,與一般扛著沉重經濟壓力來台做工的同鄉不同,她是單純懷抱著「來台灣看看」的夢想申請工作,但與記者碰面時,談的卻是夢碎台灣的故事──她的世界後來只剩下雲林某豆皮工廠,剩下累到病倒、手臂被噴濺潰爛的日常。

Wiwin從高中畢業後就想去國外工作,最初想去韓國,但無法通過考試,便在雅加達擔任警衛一段時間,收入算過得去。後來表哥要到台灣當廠工,Wiwin陪他跑仲介流程,才知道女生到台灣不一定只能做看護工,便有了新目標:「哥哥也沒來過台灣,但從牛頭(仲介)說的話覺得台灣很漂亮很好。」

仲介向Wiwin介紹台灣的豆皮工廠,說上班時間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超時就給加班費──Wiwin跟家人商量,爸爸典當種水稻與紅蔥頭的田地支持女兒,付了近5萬台幣的仲介費,合約載明「豆腐皮工廠」,Wiwin就來到台灣。

只是,從下飛機開始就覺得哪裡怪怪的。等待體檢的宿舍好髒好擠、小小空間塞滿印尼同鄉、睡覺時腳還會踢到別人的頭,當台灣仲介說Wiwin的工作是「照顧阿嬤」,她更是一頭霧水──原來是因為合法廠工要走《勞基法》,基本工資與加班費對雇主來說太貴,仲介便以看護工名義申請,月薪節省到1萬7100元,Wiwin以「照顧阿嬤」的名義到豆皮工廠上班,這是「許可外工作」,並不合法,但仲介不准她說出去。

「當初在那邊講的,跟在這裡做的都不一樣,感覺被欺騙了……」不只合約造假,原先印尼仲介說的工作也不意外地是假的──工作時間從「早8晚5」變成清晨4、5點起床、凌晨11、12點下班,加班費沒有,連休假也沒有,能放假的只有台灣同事,印尼來的Wiwin放假要被扣錢。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