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觀點:柯建銘總召,不要製造假消息恐嚇人民!

2020-06-30 07:00

? 人氣

民進黨總召柯建銘指民團參審陪審併行的版本將是災難。(顏麟宇攝)

民進黨總召柯建銘指民團參審陪審併行的版本將是災難。(顏麟宇攝)

最近司法院和民進黨又想出新招,為了掩飾「參審融合陪審」的怪獸制度,攻擊陪審與參審兩制併行的制度是舉世無雙、不可行。這些寫手,還包括法官,如果不是昧著良心、扭曲事實,就是沒弄清楚事情原委,就信口開河。終於6月29日,柯建銘總召在迴避兩個月後,再度公開針對陪審制度進行蓄意的造謠:民團的拼湊修法版本會變成一個災難。犯罪手段,已經從施行詐術升級為恐嚇。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把別人抹黑成怪獸,自己看起來就不像怪獸?

舉世無雙、拼湊這些帽子,都是民進黨和司法院想出來的,完全印證「一手指著別人,剛好四指指著自己」這樣的俗諺。司法院在兩次立法院公聽會表現得左支右絀之後,終於放棄全面攻擊陪審制,自己承認提出來的版本就是採納了陪審制的優點,這種部分採取參審制部分參酌陪審制的制度,不叫做拼湊,甚麼才叫拼湊?司法院提出,民進黨矇著眼睛、昧著良心支持的版本,剛好就是他們所攻擊的怪獸。

國際上有兩制試行和並行的先例和現例

偏偏人類的生活經驗告訴我們,有不少國家,在沒有確認自己的國家適合哪一種新制度之前,都曾經將兩個制度一起試行,因為這當然是最經濟的、耗費時間最短、只耗費一次資源,就可以同時知道效果的方法。依照我有限的知識,至少德國、挪威、奧地利都曾經長時間試行,而奧地利至今仍有兩制。所以民團推動的兩制一併試行,是人類社會的理所當然,只有不正直、行騙慣了的人,才會刻意扭曲抹黑。

在這些國家,參審制不曾害怕和陪審制一起試行,唯獨台灣的參審制不敢接受陪審制的挑戰。理由其實很簡單,當民間團體把陪審制的法庭程序和司法院版的參審制法庭程序,放在同一部法律近距離地比較之後,司法院版的草率和反改革就昭然若揭。民進黨不應該比較之下,私底下承認司法院版本還有許多缺點,卻默不作聲;柯建銘總召不要私底下稱讚民團的版本把適當的案件類型都挑走,卻公開含混其詞地用災難恐嚇人民。

當權者害怕陪審制有機會試行的另一個理由,極可能就是知道參審制一定失敗。因為日本的參審員制度,所要達到的三個目標,到現在都已經證明失敗。想要推廣法治教育,失敗;想要增加人民參與審判的機會,民調顯示,人民愈來愈興致缺缺,參與意願不高;想要降低有罪的定罪率,定罪率卻高居不下。如果參審制失敗,就可以回到現狀?正好可以實現蔡碧仲次長所說:還是職業法官制最好?在刑事訴訟法制改革歷史中,法務部前科累累,最奮力維持現狀,力抗改革的就是檢察系統,因為在人民參與審判的法庭,重視雙方當事人平等參與的法庭,檢察官必須努力為自己的控訴辯護,不能像目前在法庭中,遇到法官詢問的時候,只要回答如起訴狀或如上訴狀,然後公然在法庭上看報紙、滑手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